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韻亞有神经病(34 )

余韻亞有神经病(34 )

 

   「醒亚,麻烦妳告诉贵姐姐,请她不要动我书房里的东西。 」栋柱很不高兴地对醒亚说。

   「动了些什么东西? 」醒亚很心虚地问。 根据以往的经验,她实在不敢保险韵亚在她上班的时候在家中做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说不出来,反正有人动了我的东西。 」栋柱非常坚持。

   「会不会是小玫呢? 她也常常到你的书房去整理你的东西。 」醒亚随口敷衍。

   「我问过小玫了,她说如只是进去擦擦桌子扫地,要知道小玫是很有分寸的姑娘。 」栋柱很肯定地说。

    醒亚不作声,叫她说什么呢? 心里着实不高兴,因为醒亚也说不准韵亚已经做了些什么事,姐姐倚老卖老,既不肯吃药,也不肯打针,不但不肯接受任何治疗,将来要做些什么,更是一个未知数。

    十分令人生气的是栋柱那么偏护小玫,只要是小玫做的事都是好的,凡是韵亚做的....。 而最令人心痛的是韵亚不但不替她争一口气,反而常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来丢她的面子,这不令她生气什么令她生气呢?

    其实叫她生气的事多着呢!

   「小玫呀,妳穿的这件新衣真正漂亮啊! 在哪里买的? 」韵亚用装腔作势的声音夸张地喊道。 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小玫近来常常穿新衣,不得不令人注意,因为她的箱子里没有带什么旧衣服。

   「表哥带我去买的。 」小玟红着脸,笑嘻嘻地看着栋柱,那样柔嫩的鹅黄色的连衣裙,显得年轻的她的笑容格外娇艳。

   「在哪里买的呢? 」不识相的韵亚还在追问。

   「普通的购物中心罢了。 」不等小玫回答,站在一边的栋柱代替她回答了。

   「呀,栋柱,什么时候也带我们俩姐妹去买新衣服呢? 」醒亚斜睨着眼,酸酸地地看着栋柱。

   「你们两姐妹的衣服,成箱成柜,哪里轮到要我带你们去买? 」栋柱金丝眼镜后面黑黑的眼睛,就是不看余家俩姐妹,却是一面说话,一面盯着小玫的眼睛瞄着。

    这是怎么了? 眉来眼去吗? 近来醒亚耳朵听的眼睛看的,都使她受不了,她将手中提着的大不锈钢的茶壶,当地一下,死劲地扔在电炉上,匆匆离开所谓的"现场"。

   「我们要买的衣服是要男士们喜欢的那种,所以你带我们去比较好。 」可恨不可恨,韵亚竟然永远那么不知趣,还要留在那里与他们胡扯。

    醒亚工作的那家公司,为了要训练中下层基本干部,将人事室新近改名为人类资源部,对内开了很多课程,教导员工如何肯定自己,创造自己的正确形象,另外又训练个人如何做个成功的领导人材,如何开会,如何处理人际关系....,不一而足。

   「亟待改善的是赵府的人际关系呀! 」醒亚很悲伤地想。

    改善成什么样子? 目标很显著,按醒亚想法是栋柱这一家之主的注意力,需得集中在这一家的主妇身上。

    现在,在赵家的日常生活中如何达成这种目标呢?

    醒亚左思右想,覚得栋柱与小玫天天在一起,所以感情愈来愈近,自我检讨的结果,认为可能是自己太忙碌,对栋柱太疏忽太不经心造成的,应该想办法找些机会与栋柱单独相处才是。

    她们家里每天都是醒亚早早上床,栋柱都是迟迟才去睡觉,醒亚天天天不亮就起床来匆匆梳洗,而栋柱正在好梦方酣,除了因为起床时栋柱还在床上才能确定他还在睡觉,不然的话,每天连同在在一张床上睡了没有都有㸃愰忽不清。

    如何单独相处呢? 左拖右等,就是找不到一个适当的机会。

    最后,醒亚下了一个决心,机会要自己找,怎么能等呢!

    星期六,醒亚又起了一个绝早,栋柱还在床上睡觉,这次她下定决心了,当然不能胡乱吵醒他,吵醒他天下马上无事变有事,更加不能太平,所以还是要让他睡足。

    对了,要使他觉得家里环境还好,起床之后心情一定要好,自己特地下楼来到处巡视了一番,又各处略略整理了一下,比如,将杂志放回杂志架上,烟灰缸中的烟灰倒掉之类。

再想了一下,她又在保温杯中倒了一杯滚烫的咖啡,加了一茶匙牛奶,一小块方糖,就像小玫替他做的一样,醒亚替栋柱搅好咖啡之后,又巴巴地端上楼去,放在栋柱的床头灯旁边,才又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中去梳洗。

    醒亚在厨房中梳头洗脸完毕,就坐下来特意打扮自己,按照往常习惯的办法;洗脸、刷牙、擦化妆水、梳头、喷发胶、涂粉底、擦胭脂、眼睫膏、擦口红之类。

    等醒亚仔仔细细地打扮好了,照了一下镜子,又假想自己是栋柱,暂时用他的眼光来看一下镜子里面的自己。

    哇! 面孔果然像一幅水彩画,又像民族舞蹈家要上台了!

    毫不迟疑地,醒亚匆匆地用肥皂和水把脸仔仔细细洗了一遍,用毛巾擦干脸的时候,发现没有化妆的脸皮蜡黄一片,她呆呆地看着镜子里面的的自己,正在迟疑的想着,要不要淡淡的抹一点胭脂呢?

   「不得了!打翻了! 」耳边传来楼上卧室中栋柱大喊的声音。

   「什么人把咖啡放在床边? 现在打翻了! 」大概栋柱起床上厕所,一不小心碰到了滚烫的咖啡,吓了一跳,大声喊了起来。

   「是我倒给你喝的! 从今天起,我要做贤妻良母啊! 」醒亚提了手中的洗脸毛巾,匆匆奔进房去擦拭栋柱打翻的咖啡。

   「咦? 今天不是星期六吗? 居然没有去替美国资本主义的老板加班? 」栋柱看见进来的是醒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搞不清楚他是不是嘲笑,大概太吃惊了,忘了为打翻了咖啡的事情生气。

   「怎么样? 我今天请你吃早午大餐,也就是晚早餐兼作早午餐,庆祝我这个星期六不加班,好不好? 」打蛇随棍上,良机不可失,醒亚特地给栋柱献上一个热吻。

   「真是,有人今天心情好,竟然觉得别人也应该跟她一样心情好! 」栋柱喜欢頼床,星期六早上更喜欢赖在床上呼呼大睡,现在被打翻的咖啡这么一惊,只得呆呆地坐在床上。

   「今天外面天气很好! 」醒亚说,把栋柱的上衣递到他手中。

   「我是从来不管早晨的天气好不好的。 」栋柱穿上醒亚递过来的衣服,正在扣衣扣,醒亚连忙过来帮他。

   「走吧! 」醒亚拍拍他扣好的扣子。

   「咦? 走? 勇勇及小玫呢? 」栋柱问,打算去找他们。

   「今天只有我们两人去吃! 」醒亚斩钉截铁的说。

   「只有两人? 不合适吧? 」栋柱露出迟疑的样子。

   「勇勇与他的朋友早就约好了,今天要开勇勇舅舅送他的二手车他朋友家去读书。 」醒亚生硬地说。

   「为什么一定要到朋友家去读书? 」栋柱就是不肯迈步。

   「这孩子才拿到驾驶执照,哪里舍得呆在家里看书呢? 」醒亚一面说一面观察栋柱的脸色。

   「那小玫呢? 她从小在公社长大,公社里吃的不怎么好,现在应该让她吃点营养丰富的美式早餐。 」栋柱说,眼睛一直朝外看。

   「小玫要考试,她要在家做功课。 」一听就知道,这是醒亚临时找到的借口。

   「昨天不是才考过吗? 」栋柱不识相地追问。

   「今天还要准备下一次的考试! 」醒亚坚持道,脸色已经越来越青。

   「何必把考试看得这么严重? ....」栋柱天天只看见青春靓丽小表妹小玫的脸,已经很久不看老婆的脸了,今天突然看见醒亚沉着一张不施脂粉腊黄色的面孔,真正吓了一大跳。

    栋柱知道老婆的脸画得五颜六色,但是很少去正眼瞧过,现在醒亚如此一脸惨象,看起来真是注目惊心。

    醒亚像上战场一般的铁青着冷脸,她的心里已经下定决心,不要方小玫来参加他们夫妻俩罗曼蒂克的双人餐。

    若是栋柱仍然要坚持,那就要誓死反对,醒亚把这件事当作婚姻保卫战来看。

醒亚铁青着脸,提了皮包,匆匆将一个公司给他的紧急呼叫器塞到皮包里去。

    当她抬眼向栋柱望去时,大大的吓了她一跳。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