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儿子帮我管女儿 四

我们是希腊晚间时分给两孩子打电话的,美国时间那会儿是中午左右,依然拨的是儿子的手机,我们希望与兄妹倆讲话,可哥哥说妹妹在卧室里还在睡觉,于是,我们就与客厅里的儿子聊了起来。

 

儿子觉得女儿有很多问题,不为别人考虑、自私、自我、懒散、孤僻、怪异......等等,我对他说请以对一个病人的态度对待妹妹,他质疑我这种parenting 的方式,但我们母子一贯这样,说说笑笑,相互挑剔一下再赞扬一下,说完我把电话让给他们父子讲,却听到我的手机轻响了一下,女儿短信问我是否正在与哥哥通电话?我说是的,以为她在睡觉,所以没叫她,并问她要不要我们打电话给她?她没有回我的问话。

 

父子俩说完挂了电话,我正等着女儿的要不要我们打电话给她的回音,却听见先生手机不停的轻响,先生忙查看手机。

 

还没等到先生告诉我详情,我手机也“叮”一声响,女儿把写给她爸爸的蛮长的信息也复制给了我,主要几点:觉得爸爸辜负了她的信任,不论她多努力,永远不如哥哥对父母有影响力;哥哥说她不考虑他人的感受、利用他人,认为她的抑郁不是问题,行为才是问题;说她用抑郁症为自己的不当行为做借口和挡箭牌;她还说我们在外度假每次打电话都是给哥哥,从来没给她打;现在哥哥在电话里说她坏话,影响爸爸妈妈,以后,爸爸妈妈也会像哥哥一样看她。

 

我赶紧回复她,告诉她哥哥有他的想法,并不能影响到我们,作为父母我们很认真地对待她的情绪和心理问题,我相信随着她年龄的增长,成熟度的提高,她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我会为她骄傲的。

 

可接下来她发来的短讯就令我担心了,她写道(中文大意):对不起,妈妈,我要实现自己说过的话了,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对不起,我爱你,妈妈。

 

平常女儿会对爸爸说她爱他,很少对我说她爱我,这段模凌两可的似乎告别语,让我有点心惊肉跳,我不停地在手机上打下诸如黑暗会过去,我们爱她,甚至把我当年高考失利也对她讲,把自己十六岁时的失败扩大很多倍,告诉她我也mess up过,可我今天比同辈人中的大多数站得要挺拔等等,就是想鼓励她,希望她继续跟我对话,可是我五六个短讯过去,没有任何回音。

 

于是,我只好短讯问儿子妹妹还在房间里吗?儿子说妹妹刚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开大门出去了,还对我说让她自己出去走走也好。那时是美东下午时分,我有很多可怕的念头在头脑中乱窜,我觉得她那种告别话是自杀的前兆,我冷汗直冒,把我的感觉告诉儿子,我说妹妹好像是说要自杀,儿子也紧张了,问我什么时候说的,我说就刚才。儿子立刻说马上打电话给她,可她没接电话。儿子给B打电话,B说没见到妹妹,儿子说妹妹说要自杀,B说不会的,他知道她。但儿子还是立刻拿了车钥匙,对我说马上出去找,如果找不到,他会报警。

 

我那会儿是又担心又后悔,觉得真不应该把女儿送去让儿子照顾,如果女儿有个三长两短,不仅我的余生会是暗淡的,这样的创伤做哥哥的恐怕也要背负一辈子,而我远离他们十万八千里,眼睁睁的无能为力。

 

在人力所达不到的时候,我唯有仰望上帝。我把电话交给了先生,他在不断地跟女儿和儿子短讯和电话联系,而我躺下,闭上眼睛,开始祷告,请求圣灵的帮助,保守两兄妹都平安无事。



本系列从头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这趟玩儿得揪心,摊谁身上都会急死。

 
若敏的头像
 #

好紧张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是挺担心的。妹妹主要因为哥哥过于优秀而显得她有点相形见拙,殊不知她也是可爱而有才气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