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再见兰迪

                                                                         

                                                                                ()

 有人把人生比着一趟坐火车旅行,每个人都有预定的目的地,每到一站都会有人上车有人下车,这些人中有的虽和我们搭上同一辆列车却毫无交集;有的情义深重的旅伴途中却去了其他车厢凑热闹,和我们渐行渐远;有的却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改变我们对人生的态度,以至于他们下车后我们还念念不忘。今天让我动容的是一个已经到站的乘客--兰迪(Randy)。

兰迪曾经是我的同事,共事一年多,我们坐落在不同的州,那时每天早上8点我会参加他主持的电话会,每天早上,有一杯浓浓的清咖和兰迪清脆的男中音伴随,以清新的好心情开起新的一天。

第一次与兰迪见面还是四年前的夏天,他说暑假会带儿子来圣路易斯,顺便来公司见一下我,那天他到了后在楼下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他穿着Texas Rangers T-shirt. 我这才想起虽然每天通话,还真不知道他长啥样,他想得真周到,在 Cardinals 的地盘应该很难找到另一个穿Rangers T-shirt 的。电梯还在下降我已迫不及待地往大厅里望去,因为快到午餐时间,大厅里已有很多人等着,远远看到靠大门花坛有个穿篮色Rangers T-shirt ,留着胡须,大约有六十出头的男士,莫非这里还真有第二个穿 Rangers T-shirt 的?怎么也不能把眼前的人和动听的声音联系起来。我还在东张西望,他已冲我和蔼地微笑。
我们找了家附近的餐厅TGI Fridays坐下,我现声明他是远道来的客人,不可以AA制,他要我保证下次由他买单。他说每年暑假都会来华盛顿大学医学院为儿子做手术。随后给我看儿子的照片。怎么是一个残疾的亚洲孩子?我在脑海中打了个问号。
“是领养的吧“我问。
“是啊,是去中国领养的,那时他快5岁。”
“你领养时知道他有残疾吗?“ 
“知道的,我第一眼看到他心头就一阵震撼。事先看过照片,见面更认定了他就是我的儿子。“
兰迪又给我看已经长大成人的大儿子照片,得知他已经有个亲生的儿子,领养纯粹是为了给那些被遗弃的,没人要的孤儿,一个个温暖的家,顿时肃然起敬,更为我想当然地认为他是被蒙了而感到羞愧。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在为兰迪不是想象中的帅哥而遗憾,此时看上去他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帅气。
 
 
 
 
                                                                       (二)
兰迪回去不久我就调动了职位,不再加入他每天早上的电话会,我们也没有更多的接触。转眼又到了第二年的夏天,那时我常常在家上班很少去办公室,有天正巧在办公室时突然接到兰迪的电话,高诉我他就在楼下,着实给了我一个不小的惊喜,我下楼时又差一点认不出他来,短短一年的时间他的胡须、鬓发全白了。看着他忧郁的眼神,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上前给了我一个轻轻的拥抱,陌生感顿时消失贻尽。
我们步行去一街之隔的老地方TGI Fridays, 好久不见,一路说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正进门等着服务员领位,听到后面有人叫”兰迪!” 回头看到一群青少年,兰迪立刻欢快地和他们交谈起来,眼神中再也捕捉不到一丝忧郁。那帮孩子也兴奋不已,他们是兰迪德州教会青年组的,暑假来圣路易斯夏令营。世界直小,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会在此时,此刻,此地遇到他们主日学校老师。接下来的话题变得不轻松了,我这才知道兰迪的妻子得了癌症,这一年来兰迪不但要照顾残疾的儿子还要帮他的妻子和病魔抗争。既使这样,他的每个星期天照样奉献给了教会,照常在主日学引领那些年轻的孩子们。最后孩子们懂事地告诉兰迪不用担心,大家会和他在一起渡过难关。
坐下点菜的时候我想找菜单上最便宜的点,这次是兰迪买单,想到他要给儿子做手术,妻子又得了绝症,开销一定很大,然而谁能说兰迪不是富有的?他富
有满溢的爱心,回报的是比金钱更珍贵的东西。
 
 
 
                                                                              (三)
兰迪回德州后我们成了脸书朋友,我经常在网上关注他,他妻子病情好转时为他打气,复发时为他祷告。2015年的初春他妻子安然地离去了,在一片庆祝声中告别。身前她是社会工作者,无论是在平时的生活中还是在职业中,她用了一生去扶持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夏天到来的时候我和兰迪又约了在TGI Fridays见面,不过那次我不在办公室,午餐不方便,约了晚餐,可是他临时有急事没能赴约。我开车在回家路上,夕阳的余晖把无边的地平线染得色彩斑斓,旖旎的晚霞折射在层层叠叠,深浅不一,飘忽迷离的浮云上,宛若一幅光 和谐的油画,令人陶醉,足以融化世间的一切烦恼。我想日落的尽头一定是一个崭新的世界,那大概就是美妙的天堂吧。
不曾想到的是和兰迪的第三次见面竟要退迟到天堂。一年后兰迪也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即使饱受病痛,也从来没有怨天尤人,只是掩盖不住对爱妻的思念之情,最关心的还是小儿子以后的照料安排,最自豪的是参加了小儿子的毕业典礼,让他得以圆满完成在世的使命,可以安心地去与自己心爱的人团聚,永生永世。
无论我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每个人来世都带着上帝的使命,这使命不分大小,不分轻重。虽然我们有时并不能理解上帝的旨意,有人看似英年早逝,却可能是最佳的退出,有时发生在周围的事看似不公平,但过后反思会发现如果没有克服这些障碍,我们从来就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真正潜力。生活的每一个教训都会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让我们足够强大地去担负起天父赋予的使命。
活着与其寻求延年益寿的林丹妙药,不如认识上帝,发现自己的天赋,充分地活出自己的的潜能,活出最好的自己。浮生若梦,近十年祖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为中文也添来了不少新词汇,什么颜值,身价,什么白富美,高大上,我们在世执着追求的都瞬间即逝。与永恒的来世相比现世只是短暂的停留。
”神爱世人,将他唯一的儿子赐给世人,凡相信他的不至灭亡,必得永生。”
火车到站了,不是旅程的终极,而是旅程的开始。
再见兰迪!天堂见!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感动,多好的人哪。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