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死狱玫瑰 10 零落(完)

 

白衬衣、黑长裙,八点差五分的时候,她独自一人走出了东亚饭店。

六月的夜晚早已失却了寒意。然而,习习和风却并未带给她好心情,反倒让她陷入了更深的郁闷和烦躁。躁郁的源头在东亚饭店212室,时间是半小时前……

“小关,你这次做得不错,组织正考虑为你记功。假如李……李巡视员,他就这么被人杀了,我们会在舆论上陷入很大的被动。人一死,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到时候就不是编个特务罪,枪毙个把人那么简单的了。唉,人总是要死的,关键是看他怎么死,哼哼……小关啊,你知道中央为什么要调李雄上京吗?

“……‘政治影响’,当然,也算一个因素,但那并不是最主要的。呵呵,小关啊,你还是太年轻了……算了,今天跟你透个底吧!你讲对了一点,李雄过去是做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让他继续待在上海,确实不利于华东的统战工作。但有一点你不知道,李雄做的那些脏活儿,一部分是为了我党的利益,但还有一部分却是为了他自己,为了满足他个人和他那个小集团的私利。组织早就查明,这个人是个政治投机分子,孤岛时期他和76号联系密切,从那时起,他就成了一个多面间谍。日伪、美帝、苏联人,全都和他有私下的交往和协定。最要命的是,去年我们发现,他还是个托派分子,和第四国际早有勾结!小关,现在你该明白了吗?”

……

带着未消的余讶,她徜徉在大街上。街道两旁的百货公司还在营业,橱窗内的霓虹灯依旧流光四溢,暗示着尚未远去的繁华。在这个贫弱的国度里,这座繁华的都市无异于人间天堂,外面的人都想钻进来,里面的人都不想被挤出去。她本人就是这样,那个已经被挤出去的李雄,对了,还有他那个宝货儿子李时英,他们同样也是如此。只可惜,想要在这座城市谋一席之地历来都不容易,今日更是难上加难。纵然卧薪尝胆,吃得苦中苦,极尽算计,不惜沾上一手血腥,到头来也未必能得偿所愿。李雄就是一个例子,而她本人则是另一个……

“……听你的意思,是希望组织除掉那个人?呵呵,小关啊,你是不是太性急了?不行!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至少现在不行!

“……他知道了黎竞雄案的真相?哼哼,知道又怎么样?只要他不抖出去不就行了?小关啊,我们不应该奢望留用人员,他们不可能对我们绝对忠诚。站在他们的阶级立场,肯定是仇视我党的。所以,关键不是猜他们怎么想,而是要看他们怎么做!我看那个人就做得挺不错嘛!他对我们大体上还是肯效忠的。要不是他,李雄肯定逃不过那一枪,到时候组织的麻烦可就大了。这次事件再次反映出一个事实,要是少了这个旧警察,我们在西南区还真是镇不大住。毕竟我们的同志初来乍到,还缺乏经验……”

……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到了大世界游乐场。游乐场的门口,一小队哨兵正巡逻经过。士兵们个个肤色黧黑,大多还算年轻,满脸的土气和拘谨,覆盖于其上的,是虚张声势的傲气和矫揉造作的道学气。虽然极力想做出目不斜视的姿态,但变粗的呼吸和亢奋的步点,这些都不可能瞒得过一个女间谍的眼睛,甚至连寻常人也瞒不过——就在快走过大世界之际,两个队伍末端的士兵不禁瞄了一眼墙头海报上的摩登大腿,还偷偷咽下了口水。

天呐!有没有搞错?就这种货色也配做大上海的主人?她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一定要让这帮人当权,她还情愿回到两年前,乖乖做她老师的好学生。她老师虽然贪财好色,虽然是个老不正经,虽然有时会像小孩子一样胡闹,但至少是个有品位的男人,人很风趣,舞跳得也不赖。和他在一起尽管提心吊胆,随时都有暴露的风险,但好歹也能苦中作乐,偶尔偷得半日闲娱,比如去年黑猫舞厅的那支伦巴,至今让她难以忘怀……只可惜,此人非除不可!只要他还在位一天,她就要当一天卧底,永远见不到天日!两年了,这样日子已经两年了!对于一个二十出头又野心勃勃的女人来说,两年的时光意味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什么?换工作?小关,你想跟组织讨价还价么?

“……不是就好。你入党也好几年了,应该知道组织的纪律。不过……尊重党员的个人意愿也是我党一贯的传统。要是你一定要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现在上海各部门的职位都很紧张,这你是了解的。外地还有许多优秀的同志申请来沪工作,组织部里还堆了好几千份报告。小关啊,说句大实话,以你现在的资历和级别,要帮你安排其他工作,组织上感到很为难。除非……

“……那我就直说了。最近军管会里有一位师长因为工作需要,要调到东北军区。呵呵,人家可是老革命了,28年就参加了红军,打了半辈子仗,不小心把个人问题给耽误了,现在组织正在帮他物色合适的人选。怎么样?小关同志,愿不愿意考虑一下,陪这位首长一起去东北?

“……别紧张嘛,我党从来是讲民主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强扭的瓜不甜,哈哈哈……所以小关啊,我劝你还是安安心心继续做你的工作,好好待在钟少德身边,早点把他的本事学到手,到时候你不就能独当一面了吗?年轻人嘛,最重要的是要沉得住气,要耐得住寂寞,再等它一、两年嘛!放心,机会总是会有的……”

……

“册那妈!!”走到跑马厅的时候,关玫终于吐出了她老师最喜欢的沪骂。

机会?狗屁机会!她很清楚对方是在耍她,全无一丝一毫的诚意。无奈自己早早上了红船,早已是骑虎难下,如今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没错,机会总是会有的。只要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爆发,只要共产党能在上海站稳脚跟,总有一天会是她关玫的出头之日!到了那时候,她要把那些侮辱和压迫过她的人统统打下地狱!不管是老色狼钟少德,还是刚才那个狗屁刘主任,统统踩在脚底下,狠狠碾成碎片!

“哎呀!!”正思忖间,一个瘦小的身影已经倒在了她的脚下。

定睛一看,那是个小女孩,十岁上下,衣服打满了补丁。方才是关玫走得太急,一不留神撞到了她。纵然已经倒地,小女孩手中依旧紧紧握着一束鲜花,那是一束红玫瑰,大约六七朵。

一见此状,关玫生起了一腔怜悯。

“小妹妹,不要紧吧?”她一改几秒钟前的凶神恶煞,变出了最和善的笑脸。说话的同时,她俯下身子,向对方伸出了援手。

“啊!对……对不起!”对于她的这番突变,卖花女孩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阿姨,我真不是故意的!”

关玫的动作瞬间僵住了,虽然已是初夏时节,她却感到了一股真真切切的寒意……“阿姨”,为什么是阿姨?!上次碰到这样的小鬼头时,对方不是还甜甜地叫了她一声“姐姐”么?而今天却是阿姨!差了整整一辈!阿姨,天呐!究竟是从什么时候……

“阿姨,”对方的稚音继续锤打着她的耳膜,“请你帮帮忙,那个……买支花好吗?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阿姨,求求你……”

小娘皮!侬想作死吗?!关玫顿时怒从心生,但一见到对方怯生生的模样,尤其是那对因营养不良而显得格外大的眼睛时,满腔的怒火又硬生生地被浇灭了。

于是,很老套地,她和气地掏出了皮夹,和气地把钱送到了孩子手里,最后,还和气地摸了摸对方的头:

“小妹妹,早点回家吧!”

“嗯,谢谢阿姨!阿姨再见!”

挟着一整束的玫瑰,关玫风一般地拐进了一条小弄堂。在一个灯光照不到角落,她停下了脚步,将花束举到了眼前。在夏夜的微风中,这束玫瑰已经开了,而且开得正艳,所谓风华正茂。

关玫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随即,她信手摘下一朵花苞,毫无怜惜地揉成了碎片。然后是第二朵、第三朵、第四朵……

鲜红的花瓣不断从她指间飘落,落到了坚硬的水泥地上。

不知是在第六朵还是第七朵的时候,她无意中刺破了无名指。于是,带着点点殷红,最后几瓣芳华陨落在地,掀起了一阵无声的呼啸……

 

 

 

 

——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Song的头像
 #

你的小说很有特色。最近不写了

 
关令尹的头像
 #

天太热,歇一段时间,估计九月份再动笔吧。

 
Song的头像
 #

期待你的的作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