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儿子帮我管女儿 二


应该说就在女儿状态很不稳定的当口,我把她送到了纽约长途汽车上,叮嘱她去哥哥那里,要听哥哥话,好好与哥哥相处,十一天而已,我和爸爸就回来了。

再打电话给大孩子,告诫他妹妹状况不大好,主要是停药的反应很大,身体和情绪都极度不适。他说知道了,让我们放心去玩,一切交给他。儿子总是那么的贴心和令人安心。

我和先生人一到希腊,第一件事就是给两孩子打电话。当然是拨的大孩子的手机,儿子说他在妹妹来的前一天,特地上网搜了如何做肉圆配意大利面,妹妹吃的很好,说好吃。当然他看得出来妹妹情绪不高。我听了很安慰。这第一次电话算是相安无事,我和先生也很庆幸把女儿送去了儿子的大学城,同感觉是英明的决定。

我们在希腊海岛上玩了一天,到半夜又累加上时差,睡得很沉。可即便那样,先生手机轻微的一响,还是把他从梦中唤醒。 我朦胧中看见他不停地在手机上打字,打完又伏头再睡,过一会儿又是一声轻响......直到我被这种循环完全弄醒,我问:怎么了?先生说是女儿在不停地发短讯给他。

原以为儿子说的他妹妹只是情绪不高,吃的喝的都还不错,可在妹妹自己的眼里,却是万事不如意。她被哥哥安置在客厅的沙发床上,抱怨没有隐私,这个可以理解。爸爸当即与儿子商议,儿子也立刻同意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给妹妹,他睡到了客厅里。我们建议儿子带着妹妹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去餐馆吃饭聊天,费用我们出,儿子说他试过了,想介绍他也是艺术学院艺术生的女朋友给妹妹,妹妹很冷淡,邀一起去吃饭,妹妹不去。我立刻意识到女儿的敏感和自卑,她如今休学在家,却要面对哥哥那个在RISD最好的艺术大学念书的女朋友,别说她那会儿还处在停药的副作用中,即便平常也会觉得不那么舒服的。让儿子理解女儿,儿子便任其妹自己在他的公寓里睡觉到她愿意起来的时候。

然后就这样过了两天,我们正在旅途中,儿子打电话来,十二分抱歉对我说:妈妈,我知道你一直说希望我能给妹妹一些正面的影响,可是她天天除了睡觉就是在手机电脑上,根本不愿跟我说话,我想带她出去她也总说no. 现在她与B在一起,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B打过招呼了,告诉他不可以乱引导我妹妹,妹妹在那里暂时也不会有事的,而且我规定她十二点前得回来......

B曾是儿子的好友,两人在加州三年初中同学,高中也同学了一年。后来我们搬到美东,两个孩子也常见面,一起约定考进布朗的八年本医连读,竟然双双如愿以偿。本来两人应该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可是这孩子自大一开始出现情绪起伏的问题,最后被诊断是躁郁症,他的情绪化、成绩下滑、抽大麻等在藤校优等生儿子的眼里是痛心的且不可思议,儿子从劝说到努力相帮无效,渐渐的疏远了B,却没想到投奔他没两天的妹妹,不理睬他的任何沟通,却毅然决然地“投靠”了那个不学好的B。儿子觉得有愧于父母的期望,对自己的影响力不如B也是困惑起来。

我感觉是因为本身这三个 孩子从小就认识,女儿觉得哥哥对自己的说教烦不胜烦,更加感到哥哥完全不理解她,而对B却有一种同病相怜的亲近,加上B其实是个好孩子,为人大方善良,只是躁郁症使得他转向大麻和懒散的生活方式。要说他的父母都是医生,他母亲更是心理医生,可心理医生的孩子也不能幸免会有心理问题,正如很多为人师表的老师的孩子也不成器,医生的孩子也会生病一样,很多事是我们无法自己掌控的。

待续  

 本系列从头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世事难科,孩子大人都不易。

哥哥真好!

 
司马冰的头像
 #

做父母不易。每个孩子都不同,他们都会长大,只是有的长大得快,有的长大得慢,需要多操心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