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方向感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 我没方向感。  

 这不我刚找着一张多年前跟法国朋友让吕克在东京街头约定下一站碰面地点时,让吕克给我画的两张图。 傻瓜版坐车指示:

 到了 HIGASHI NAKANO, 换到 MATANI方向火车, KOENJI 站下车.

 “下车后呢?”

 他又火速画了幅街道图:“小人儿脸是大广告牌子, 出站口左手应该是广告牌, 在那儿站着一动别动等着!”

 心说了, 小样儿的, 就比我早来两天, 莫非这条道已经淌了十几回了?

 虽然我没走丢, 不过见面我批评他来着:“以后画图注意比例啊, 广告牌子画太小了, 差点没瞅见。 ”

 还是我们俩, 当年在法国安纳西。 我们绕湖穿山四处溜达, 走着走着我多嘴问了他一句哪儿是北, 没想到捅篓子了。 他仰天长叹:“I DON'T  UNDERSTAND!”

 他捡了一块石头, 蹲着画地图坐标: “一共五个湖, 这是湖一湖二, 咱们在这座山头, 这儿! 。。。。。。”

 看他哈腰忙乎半天,我赶紧使劲点头说明白了。 但心里还是不服:没回答北在哪儿么。

 十年后的昨天, 让吕克又来芝加哥了。 这次约的我早上去芝大接他。

 我按照他给的错误地址 (后来追根儿错在制片人) 输进借来的导航仪。 我这是第一次用导航仪,吐口吐沫, 把导航仪沾到前车玻璃上挂着,将信将疑,心惊胆战地上了高速。

导航仪废话真多, 嘴碎。口令还不清楚。 来不来就说前方 700 feet 向左。。。 没等我算明白700 feet是几脚38号鞋就错过口了。 一路上尽打U TURN 。  

终于到达导航仪里的目的地 ,内急! 我央求看大门老头要厕所钥匙, 跑三楼拐了N个弯过游泳池上完厕所, 回来踏实坐在车里发短信。

闹半天走劈叉了!让吕克在另外一栋楼前等着呢。

再输新地址吧, 关键时刻,导航仪从车窗玻璃上掉下来了(估计吐沫没给够?)。按哪个钮都不亮。 我开始着急, 摇下窗户, 边开边靠嘴招呼了一溜过路行人, 等找到目标,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唧唧歪歪的。

老朋友还是了解我。有准备,一上车就递给我一个芝加哥地图。

 “还看图?! 走哪算哪儿吧。 导航仪用不上。 咱凭感觉走了啊!”

 “你知道往哪儿走吗?” 他担心地问。

 “大概齐, 反正油箱是满的。”

在城里转半天,好容易找到一个停车位。我用肉眼估计大概有700 feet 左右,我把车熄火,下车拦住后面交通,把钥匙交给让吕克:“快!你来停,地方太小我停不进去。” 

让吕克接令, 进我车里一通乱按,原地踩油门,紧急灯也闪上了。不过人毕竟是巴黎来的,街趴是小菜儿一碟。三下两下就把车停进去了,居然前后还富裕一大块地方,我估摸还有700 Feet。 我指挥放行交通,领着让吕克进了餐馆儿。。。。。

三个小时后从餐馆出来,一眼就看见我的车了- 特醒目,还闪着紧急灯呢。

论坛分类: 
海云的头像
 #

哈哈,我特有方向感,我倆配合应该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