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农场记事(1)

农 埸 记 事(|

                           (根据李X X 口述整理)

曾经流行一时的名词老三届,是指文革前进中学,期间毕业的中学生,即666768三届。而老五届是指前进大学,期间毕业的大学生,即6667686970五届。我便是老五届的。

 

(一)基本情况

我是64年考进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应于69年毕业,但时间己是70年初春,仍未毕业分配。春节后通知下来:我校69届、70届的学生全部到农場接受再教育,边劳动鍛炼边等待分配。我们这一走,学校空空荡荡,直到77年恢复高考前,并无一个在校学生了(当然其间也招了一些工农兵学員)

我们劳动的农埸是四川省彭县(現彭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0023部队五七农場(红塔埧地区)。该农场本由解放军战士耕种,我们去了以后,解放军就被调走了,畄下少量的管理人员。学生到农場后,一切全按部队编制。原二系643男生和原647班的同学(包括女生)合成一个连(即三分场),。女生则編成女兵班。連长、副连长、连级干部全部是解放军担任,排长也是解放军,副排长才是学生。(我曾担任副排长)。学生们在学校搞文化大革命,不按常規生几年了,也懒散惯了,突然要过军事化生活,加之毕业不分配、工作不拿钱,学生思想上有包袱,有情绪,而解放军呢,对学生要求很严,一切按部队的做法要求学生,从而导致发生了一系列戏剧化的事情。

(二)农场的一天

      早晨,高音喇叭里响起了起床号同学们必须迅速起床,必须象解放军战士一样,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整齐划一。然后出操跑步,跑步后才回宿舍刷牙洗脸吃早饭。如果仅仅就这么正常出操,学生们还能勉强为之,但时不时地要搞紧急集合,就抓狂了。学生们豈能象战士们那样,在几分钟之内就把背包打好揹在背上,並站好队列。来不及打背包怎么办呢?晚上多练呀,拆了捆,捆了拆。但有调皮的、胆大的学生干脆抱着松夸的被子站进队列,引得全埸哄堂大笑,连长批评他时,他还说没有发背包带,弄得解放军哭笑不得。

早饭后上课,即天天读。整个上午都是政治学习,接受再教育,中途休息一次。学习的内容是毛主席著作,中央文件,首长讲话等等。並安排有讨论。讨论时很有趣,谈到正题时无人发言,鸦雀无声,为了不冷场,组织讨论的解放军便千方百计地引导大家开口,比如先问某个同学是哪里人,家中情况等,一谈起这些,立即热闹起来,除了被问的同学回答外,其他人就七嘴八舌地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 ,有好事者会发点小牢骚,赋点打油诗之类的。比如:年过二十五,鬍子两边舞,衣破无人补,吃饭靠父母.......等等,但就是在这些好像不着边际、偏离主题的“讨论”中,连队的解放军干部才摸清了同学们的思想,才知道我们这些人虽然毕业了,但设有拿工资,仍然还要父母养着(因为以前到农场的大学生是666768三届,他们每月有40多元工资)。因此他们理解了大家的情绪,从而有针性地又人性化地和同学们交谈,并要大家相信党和国家会为我们考虑的。因此我们连队的军人和学生关系除开始很短时间外一直很好。

下午劳动锻炼。在我们学校这批人进该农埸之前,己有一批学生在此 ,他们是前几届的,即666768届的臭老九,但他们有工资拿42.5/,而且他们来自五湖四海,相互之间原夲不认识。这批人在此劳动规规矩矩老老实实,象劳改犯似的,不敢乱说乱动。农有拖拉机能耕田,但却要求他们人拉犁,说机器不能代替思想改造,他们不敢反抗,不敢说不。我们学校这批人,彼此都是朝夕相处同窗五载的同学,很团结,很抱团。我们不肯人拉犂,农场只好用机器。每块地用机器耕完后,剩有四个角机器耕不到,便让我们用镐头挖。即使这样,有些学生情绪上来,也不好好干,亦或是不会干,他们把镐猛地啄下地一大块,啄得镐头入地太深,块太大,拉也拉不动,几个人就一起帮忙,一边使劲拉啊拉,一边喊口号,哼呀唉,哼呀嗨,哇镐头断了,劳动工具没了。田地耕好后放水,由机器插秧。周圍农民的秧苗己返青,农场才插秧,但农场有化肥,一催,很快就赶上並超过农民的了。  

下午的劳动有时上山砍树,然后把树抬下山,搭房子,等等。

饭后,一般情况下啥事。大家会写写信聊聊天,吹吹牛玩玩,是相对轻松的时光。亦有佳话。因为一个连住在一个四合院的大院子里,中间有个大天井,一有啥事发生,立马传遍整个大院。一位同学别出心裁,忽然在宿门上贴出对:上:天天无聊天天聊,下联:日日难过日日过大受青又有多愁善感者总结说:自己将来找对象的标准是:政治可靠,一般相貌,自带饭票,能看懂人民日报。广为感慨。有位女生因病常在宿舍门口的天井里熬中药,从而被戏称为炼丹老君无论怎样嘻闹,一到息灯时间,必须鸦雀无声,一片漆黑有位同学躲在蚊帐里用手电筒看信,查舖的来了,他吓得赶快用毛主席著作盖住信纸,第二天上午学习时连部大大地表扬了他XXX学习毛主席著作很用功,息灯后还打着手电学习。宿舍里的人心知肚明,传为笑谈。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兰芷清芬你好,好久不见。把那段老三届老五届的历史记录下来,还是很有意义的。

 
兰芷清芬的头像
 #

司马妹妹,你好。每次只要我有拙文,你总是光临,並给予很大的鼓励。谢谢,非常感谢。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们是一个姓氏,当家子。

 
一刀的头像
 #

不寻常的经历。

 
兰芷清芬的头像
 #

谢谢光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