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2 天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大结局)

第七十七章

王真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努力地回想刚才究竟是不是幻像?桌上两包包装精美的冠生园点心仿佛嘲笑似地看着她,也仿佛在说:“不愿意接受就想当没有发生过,可能吗?”是的,不可能,喜不喜欢,愿不愿意都好,万太太都来过,那些轻描淡写棉里藏针的话王真听很清楚,回音也一直缭绕着。至始至终,万太太的笑容一直很温婉,语气也平和。要不是王真自己有心思,那只不过是一次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来访。

万太太说:回来有段日子了,倒时差和生病,所以都没有出门。早就应该来看看王真的,他们母子真是不容易!不过大家活着都不容易。比如她也一样,想做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但是时空上就会相互牵扯,不可能面面俱到,总是要有取舍。有的时候,居然把老万放在了第二位,这有些本末倒置,都不符合圣经的教义,夫妻关系什么时候都应该第一位,她以后要多多注意,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王真对万太太的来访有措手不及,震惊得难以招架的感觉,更不知如何去接万太太的话。万太太似乎也不指望收获什么回应。她慢步踱到通向院子的玻璃门:“秋天来了,花儿都谢了!人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就是指这个吧!再轰轰烈烈地感情都有回归平静的日子……”

王真的目光也飘向院子,万太太是在暗示什么?或者直接明示?让人捉摸不定。

王真,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有种花是开不败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开越鲜艳!万太太突然转头盯着女人。

王真又是一愣,嗫嚅地吐出一句:“是的,也有人的爱情是天长地久的……”

万太太笑了:“你曲解了我的意思,爱情没有天长地久的,天长地久婚姻的存在让人们以为爱情可以维系一生。爱情就是花,可能有的品种花期会长一些,但终究还是逃脱不了凋谢的命运。我说的开不败的花是指亲情,就如你对小乖的感情,老万和我对我们女儿的感情……”

王真还在体会其间深意的时候,万太太已经告辞离开,临别前添句嘱咐:“你有事找我也一样的,老万和我都是乐意去帮助别人虔诚的基督徒。”基督徒几个字仿佛锤子锤在王真心上,神圣的上帝面前一生一世的承诺,谁会去违背?谁又敢去欺骗?

这出期待的舞台剧还没开演就已经落幕,那些精心设想场景和准备的道具还没来得及用上,一切就烟消云散。如果这也算是花的话,那就是还没来得及开的一朵,或者说是不该开放的一朵。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没有惨烈地挣扎和厮杀。来去都不过是阵微风,或者对方的心里都不曾牵起过任何涟漪。王真突然有给老万写封信的冲动,把那细细密密的心事倾诉一番,她想证明这一切发生过,虽然是在无人知晓的角落,可是马上又否认了这个必要性。有些美好会因为现实而粉身碎骨,就像天使绝对不会驻留人间一样。虽然她相信,那些偶尔的碰撞的闪烁的火花应该不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就如平静的湖面偶尔被石子激起转瞬即逝的浪花,即便事后没有一丝迹象可谁也否认不了浪花曾经壮烈地存在过。

王真记起很多种植物只有花开却没有果实,而无花果却是不见花开,果实异常甘甜。如果有可能,那就让自己做无花果了,虽然没有花期的述说,可却留下抹不去的证明。美丽的花是享受,但果实却含有更多的意义,回味起来,不止有芬芳,她只愿同样的情景飘过时,有那么一刻某个人会想起她,她的温柔,她的无奈,她的情意……

徐雅正在阳台上透气,听到王真家叮叮咚咚,嘈杂声很大。她有些怒气:王真你是向我力证你身体强壮,讽刺我不健康吗?跑窗户那里一看,一辆搬家的大卡车正停在门前,工人陆陆续续地在搬运家私。她脑袋一轰:王真要搬家,怎么回事?

王真看着匆忙赶下来的徐雅,拿下窗台的兰花:“我正要上去找你,家里的这几盆花也带不过边境的,送给你!”

你搬家吗?怎么事先也没个招呼?你要搬去哪里?徐雅一肚子的疑问,她哪里有心思去关注花。

也是临时决定的,回多伦多!王真有些躲闪徐雅的眼神。

为什么,为什么?那你房子怎么办?我还可以租吗?徐雅有些慌乱,六神无主起来。

那里我们更熟悉些,我觉得对我和小乖都好!房子小乖爸会打理,你们住多久都行!王真边指挥着搬家工人干活。

“是因为——万大哥吗?”徐雅有些迟疑还是开口问道。

“不因为谁,为一个人择城而居,那么浪漫的事我可做不来,加拿大对单身母亲的福利也好些,多伦多华人生活很方便……”王真的口气是淡的,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对不起,王真,是我,是我的错,是我多嘴,我告诉万太太……”徐雅恍然大悟,也的确是万般懊悔涌上心头,想起王真这一路帮自己的点点滴滴,而自己却恩将仇报,徐雅都有扇自己耳光的想法。

王真打断徐雅:“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也不用说对不起,多保重自己的身体!”

徐雅一阵黯然,她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到了加拿大,记得跟我联系,告诉我地址,或者我到时去看你……”

“那——不用了,大家各自珍重!”王真看了一眼徐雅,她不过是希望了断得一清二楚,不要再有什么节外生枝。

徐雅懂了王真的意思,好一番怅然若失:“那好,随你!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吗?”

王真想了一会儿,拿出给老万的生日礼物:“麻烦你转交给万大哥,祝他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我一定会的,也会跟万大哥讲清楚是你送的……”徐雅很珍惜这个可以将功赎过的机会。

王真转过身去,笑得很凄然:“谢谢你!不过已经没有这个必要!谁送的都不重要了……”

 

第七十八章

阿玲觉得是该做了断的时候了,这些日子她就是个压力罐,来自各方的压力蜂拥而至,也不管不顾她的承受力。自己娘家就不用提,以前就恨铁不成钢,把大好的江山拱手让给珍妮,如今这么好收复失地的机会怎可错过,加上立山家里这段的刻意讨好,阿玲的父母都恨不得可以替女儿再嫁回去。立山妈也意识到怀柔政策可能更有效,把孙子一刻不离地留在身边。一而再对阿玲言明:只要你回来,我们老的小的都不去打扰你们的生活,你们四个开心在一起就好!立山更是鞍前马后夹着尾巴做人,唯恐拂了阿玲的心意,满盘皆输。女儿们也已经完全适应了爸爸就在眼前的生活,至于很久不见的强叔叔早不知扔到了哪个角落,只有女儿们的妈妈还在午夜梦回念念不忘。

不忘又能怎样,他们早就过了爱情至上的年龄,拖儿带女还尾随着一堆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庭琐事前尘旧怨,怎么可以做到轻装上阵,随心而行?怎样的爱情可以经受如此地不堪重负,阿玲很想知道,她真实地感觉是她和陈肃强是越来越远,他们是旷野上孤独的行者,偶然地相逢,让他们狂喜,以为可以结伴而行,却不料前面的路不仅崎岖,而且还是单行道,他们不得不分开走着,渐行渐远里彼此的身影都模糊了,却依然舍不得说再见。

阿玲还是感激的,那曾经的美丽相遇,点燃了她整个生命,她就是因此华丽转身从平淡无奇变成了经世传奇,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知足,即便这传奇不能再延续。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谁可以永远留住生命里的美好?或者把美好取出,风干,过塑是最好的保留办法。

收到阿玲说想见见的电话,陈肃强就一直发懵。到了该宣判的时刻吗?是他一直努力得往后推,往后推,期待时间可以给大家一个完美的结局。什么叫一己之力的无可奈何,男人有太多的不情愿,好多次他只想放弃,良心和情感之间他也挣扎得好辛苦,他无非是希望将来不会有后悔的一天,不希望图图长大分辨是非的时候把他拉入恨的黑名单,只是他低估了这一路的艰辛和代价。他知道这样都阿玲不公平,他也想顺着感情,可是要背着良心,他又做不到。

阿玲约的地方是街角那家香港饼屋,那里的老婆饼是他们的最爱,也给他们增添了很多的情趣玩笑和快乐时光。节俭的阿玲总是舍不得花钱,看场电影都觉得奢侈,小小饼屋就是他们光顾最多的去处,想起来都是心酸无限。他们的感情是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没有一丝浪漫,就是回味添加很多佐料都拼凑不出惊天动地。

陈肃强记得自己的心愿,要买个价值不菲的钻戒给阿玲。徐雅的医疗费那雪片飞来的账单,还有这进进退退间无奈的感情,他的心愿,是高温阳光灿烂下仅存的残雪,消失就是唯一的命运。但男人还是没有拦住自己的脚步,首饰店里他怀着视死如归的决心买下了一根心形钻石项链,不可以出现在女人手指上向世界宣称,就挂在女人的脖子上吧,那可是心尖上的地方……

阿玲化了淡妆,清减了一些的女人更增添了我见犹怜的风韵。陈肃强的心除了痛就是疼。阿玲看着黑瘦不少的男人,都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和相见的目的。默默无言相对坐了半天,阿玲起身道:“强哥,我先走了,你多保重!”

好,好,你也多保重!男人木然地应着,看着阿玲的身影消失在店门口,他本能地站起身,却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颓然地重新坐下,口袋里的首饰盒咯得他生疼。

阿玲快步走着,忍着泪水对自己说:不回头,坚决不能回头。她怕一回头就丧失了离开地勇气。身后的汽车喇叭尖锐的乱响着,吓得女人止住了脚步,陈肃强闯着人行红灯奔向她,女人有如在梦中,这是拍电影吗?

陈肃强气喘吁吁地举着首饰盒子:忘了,忘了把这个给你!

阿玲意外?惊喜?接过打开,不过还是感伤和失望:“为什么不是戒指?”

男人无力的垂下头:“我没用,我怕最终还是会辜负你……”他感觉不到阿玲的任何反应,许久他抬起头:“你骂我吧,我对不起你……”

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只是早已不见了阿玲的影踪,男人的心似乎被掏空,他绝望地喊:“阿玲,阿玲,我们现在就去换戒指,现在就去……”

 

转眼冬天过去,春天就在眼前。徐雅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虽然化疗之后的副作用非常大。还有最后一次化疗,至少可以暂时休整一段。重新生长出来的头发,细细的,软软的,还带点卷曲,徐雅修得短短的,时尚很多。这些她都不在乎,都是用残疾人车位的人,健康是对生活最奢侈的期盼。老父和后妈早就回国,急急地卖了一套房子把钱汇了过来,徐雅拿着钱却不知该怎么处理,曾经的美梦现在看来都是无所谓。对过往的自己,她觉得同样很不可思议,将来的日子,她想好好地珍惜,不留遗憾。

徐雅正在做一幅十字绣,是耶稣受难十字架图案,绣的期间,她仿佛自己也洗礼一遍。快绣完了,复活节正好可以用上。徐雅停下手中活,扫了一眼窗外开得热烈的迎春花和玉兰花,突然想起去年的此刻,她才刚搬进来,一切都是纷乱的,而现在,尘埃都落地了。相似的花依然开着,岁岁年年人却大不同。早就没有了音讯的王真安好吗?还记得她吗?还记得这些纷扰的前尘往事吗?她和陈肃强的分居马上就是一年,还男人自由吧,男人也受了太多的责罚。他应该还有幸福的权利。虽然好像男人和阿玲断了,不过,那又怎样?只要男未婚女未嫁一切皆有可能。上帝一定会有最好的安排,徐雅坚信造物主的奇异恩典。就像对她一样,主带领着她一路走来,让她领悟,让她重生。明天会发生什么,徐雅已经不再做无谓的揣测,人生最奇妙和美好都在于有太多的未知数……

 PS:感谢大家一路相随,感觉霸占版面太久,祝大家天天开心!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真实的世界,生活已经被涂抹的一塌糊涂,于是,不断地问自己,这是不是错了,一转眼,半辈子,由不得自己多想,时光已经把自己摔在了身后。

耶稣的十字架,是啊,在某一刻,能救赎人心,只是,现实,往往回不去了。

 
夏婳的头像
 #

是啊,回不去了,我曾写过的一首歌词中有这样一句:一转身,就一生,佛前心愿终成空,与君再无相逢,与君再无梦同……

 
司马冰的头像
 #

遗憾,不尽的遗憾,花就这么落了。问好夏婳,辛苦了。

 
夏婳的头像
 #

谢谢冰姐!

 
海云的头像
 #

虽没看,但还是祝贺,长篇小说练功力,加油。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鼓励,偶一定再接再厉!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