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七十三)

第七十三章

那日在教堂的经历可以用十分愉快来形容,不止是老万,似乎是全教堂的人都注意到了徐雅,并对她表示了热烈地欢迎。徐雅觉得自己引起如此的关注度,还是当年在银行工作待字闺中,那时的自己是一阵旋风,走哪哪都是一片轰动,那时的风光,是抹不去的记忆,夜深人静时,被她一遍又一遍取出来回味,还凭空增添了不少设想的细节描绘。虽然徐雅曾经很热切地期盼会有朝一日可以赶超当年的辉煌,可随着岁月的流逝,她也清晰地意识到这可能不过是无法实现的幻想了。今天重做漩涡的中心,虽然和她期待的那种不尽相同,但她依然有难以言语的快感,生活的出其不意又算是生动的给她上了一课。她不经意的举动却带来了异常的满满收获。

吃饭的时候,老万问徐雅:“你希望牧师帮你祷告,教会给你一些实际生活帮助吗?”

“当然。”徐雅答得不经思量,教堂简单的饭菜她吃起来却是异常美味。

“那样,就需要告诉他们一些你的私人情况,你介意吗?”老万问得小心翼翼,他着实也不希望误导。

这个不和谐的杂音拨得正在畅想曲中漫游的徐雅一怔,她征求意见的看了看王真。

王真想起了自己一连串无法述说她选择了掩埋的往事,于是很认真地答:“你觉得怎样心里舒服就怎样做,这个也没有什么一定要或是必须,个人选择而已。”

徐雅一幅豁了出去的表情:“那就说好了,反正我也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得的也不是见不得人的病。”

换回来又是惊喜异常,在回去的车上,徐雅情绪越发激动:“王真,你知道吗,明天会有和我得一样病的姐妹来我家讲她的亲身经历呢。他们不仅安排好了我手术期间的送饭菜工作,还说了可以帮忙照顾图图,真是贴心!这样我的心宽多了,也可以少见陈肃强那一副施舍的死样。”

王真一直默不作声地听着,直到听到陈肃强的名字,她回头扫了一眼后座上的孩子们,图图和小乖都累了,七倒八歪地睡着:“徐雅,你以后当图图的面,还是不要用这个口气说他爸爸吧!更何况,陈肃强近段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还有他的女朋友……”

“那是他们问心有愧!”徐雅毫不客气地打断。

王真不咸不淡地补充了一句:“感情的世界,哪有那么容易分得清是非对错,不是每个人都会去问心,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担当的……”

徐雅勉强地笑了笑:“你还可以把话说得如此轻描淡写,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被伤过,没有经历背叛的滋味。”

王真叹了一口气,决定放弃争辩:“随你怎么想,只要那样想你开心就好!感情上没有谁欠谁的之说,只有珍惜和放弃不同的做法。”

徐雅突然放声大笑:“我就知道我对了,你呀就是离婚了,也是没有尝过我的苦头。”

王真看着徐雅那孩子样,突然冒出很重的同情心,其实徐雅还是很简单的,她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最深重的苦和痛是无法用言语描述出来的。

 

蛤蟆熊这些天疯了似地找徐雅,什么手段都试过了,依然未果。徐雅是铁了心不给他回复,也不想听他任何的解释。蛤蟆熊终于醒悟到那日无心的玩笑给徐雅造成的伤害,他不过是想说清楚他真地并无恶意,而且是一心想帮徐雅度过难关。找不到徐雅,蛤蟆熊就不停地骚扰他们共同的同学,期待获取徐雅病的详细情况。他拿着这些资料咨询遍了认识和不认识的专家,也得到了各式专家不同的意见和治疗方案。他尝试把这些发给徐雅,但是无门。心急中的他没办法带着资料真地飘洋过海来美国负荆请罪了。

先被吓着了的是他们的同学:“你真的来美国了?”

“要酒店名还是房间号确认?”蛤蟆熊此刻倒显英雄本色。

“我确认什么呀,又不是来看我。我转达给徐雅好了,至于她出不出现,我可操纵不了,她从来不是按章出牌的人,你好自为之吧!”同学一刹时觉得她偶遇了一堆外星人。

“我不去,要去你去。”徐雅决绝地没有一点情面:“我又没请他来!”

“我还巴不得我是故事女主角呢,事实是我这个观众位置都是拣来的,你心肠是铁石的,不感动吗?多年未见的同学为你千山万水……”

“你懂什么,越是这样,越不能见,你知道汉武帝和李夫人的故事吗?”

“我说你是宫廷剧看多了?一下子变得这么高深莫测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同学见面还被你博古论今瞎掰……”

“什么叫瞎掰,你懂不懂?我就是为了他好,才不去见他,他心中可以永留我年轻美好的模样!”

“这个无须跟我解释,又不是我想见你,反正信息我已送到,去不去是你的自由,个人浅见,世界上无缘无故的爱因为稀少,所以应该更加珍惜。”深知徐雅性情的同学说完就撂了电话。

徐雅独自思前想后了很久,最终决定去见蛤蟆熊,与其说被真情打动,不如说她想去做个证明题给同学看,证明无缘无故的爱是不存在的。

收到消息的蛤蟆熊紧张的在酒店大堂等着,他本来想换个地方,可是徐雅压根没给他这个机会。比约定的时间足足迟了一个小时,蛤蟆熊几乎等得心灰意冷时,徐雅终于出现了。一点犹疑也没有,蛤蟆熊一眼就认出了徐雅,几个健步连着就奔到了徐雅面前,反倒是把徐雅吓了一跳,这个体型翻倍头发灰白的和当年瘦弱像是还没来得及发育的是同一个家伙吗?

蛤蟆熊激动地搓着手,把平日好容易训练出来的沉稳抛之脑后:“徐雅,你一点没变,哦,不是,是更漂亮,成熟了!”

徐雅冷冷看着蛤蟆熊,不得不承认,蛤蟆熊不能说飞跃变成了天鹅,但也的确有了相应位置的派头和风度。徐雅捋了下额前的头发,眼神都柔和起来:“老了,老得不成样子了呀!”

“没有,没有,真地没有!”蛤蟆熊就像个答不出问题的孩子,只是机械地重复着。

徐雅生出几分开心,反倒更加淡定,撒娇的责怪口气:“我们买的是站票吗?要这样一直站下去?”

蛤蟆熊赶紧让路:“沙发在那边,我们过去坐,哦,我带了资料给你,忘在房间了,你等着,我去拿……”

徐雅坦然而又坚定的口气:“我和你一道去拿!”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每个人都有别人没法理解的痛。同学终于见了。

 
夏婳的头像
 #

太赞同前面的话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