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不过生日

不过生日

 

文/姜尼

 

最美好的时光就是上大学的那些日子,真情纯朴、青春灿烂,只可惜时光太匆匆,还没仔细体味美好的大学时光,就在忙忙碌碌中悄然而去。后来又工作,四海漂泊,猛然间回首已是几十年过去,看两鬓填霜,经常感叹岁月无情,人生如梦。不过我自己觉得我的心境一直都是大学刚毕业时的样子,总感觉自己刚出校门,刚开始在社会上的闯荡,只不过稍增加了些经历而已。于是我便有了母校情节,总想着有一天能回到校园,像从前一样,清晨在新开湖畔晨读,在图书馆占座,在主楼130电教室里看原版的外国电影。现在还记得那年在电教室里看原版的《教父》,大阶梯教室里座无虚席,连楼道上都坐满了学生。那个电影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后来又多次重看。

 

主楼旁有一个小礼堂,和外面的电影院差不多,就是规模小些。经常有学生在那里演出,还有那些文科生激情澎湃的演讲。那时候著名画家范曾好像是新建的东方艺术系主任,经常带着一大帮人在里面一顿热火朝天的演说。只可惜当年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啃那些厚厚的教科书,尤其恼人的有机化学实在把我折磨的够呛。现在想起来有些不值,真可惜错过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刻。

 

毕业后在医院工作,值不完的班,看不完的病人,写不完的病历,整天忙的昏天黑地。虽母校就在不远处,竟然多年没有机会回去看看。随后就是出国,工作,签证,移民,辗转欧美,四海漂泊,更是几乎把整个故乡忘的一干二净。然而每当静下来,就想起校园,想起那些美好的日子。

 

终于有个机会能回去看看,于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学校住几天,来平复一下自己多年来对校园的思念。托朋友特地在学校的招待所下榻,离从前的宿舍、、食堂、教学楼都很近,很容易找回当年的感觉。第二天早晨,我急不可待地早早起床去到不远的新开湖边,还坐在从前我坐过的石凳上看看能否找回从前的感觉。我很激动,大中路还是从前那个样子,新开湖还是那么从容,我还是从前的我,心情似乎比当年刚上大学时还要激动。

 

我漫步在大中路,忽然有个大学新生模样的女生走到我面前,毕恭毕敬地问道:“老师,请问化学楼怎么走?”

 

一阵儿伤感瞬间传遍全身,原来自己是个老师的模样,尽管我的心还在大学时代,可人已经是个老师的样子了。也不知最后是怎么搪塞的那个女孩的,总之抑郁之中似乎填了些恍惚。

 

这两年国内有个真人秀节目“非诚勿扰”异常的火爆,两个光头主持孟非、乐嘉妙语连珠,经常给出非常深刻的评语。偶然的机会接触到这个栏目,喜欢的不得了。于是在网上把近几年的集子都找来看,有时候被逗的前仰后合,也深深佩服孟非、乐嘉的睿智聪明。有时候我就想假如我是那个男嘉宾会选择那个女嘉宾,那个“宁可坐宝马里哭”的马诺是绝对不会选的。还有就是怎么回答女嘉宾或者主持人那些比较tough的问题,把自己融入节目之中还真的挺有意思。

 

直到有一天在网上突然发现孟非的生日是1971年10月12日,乐嘉的生日是1975年5月16日,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比号称“孟爷爷”的孟非还要大,假如自己真的出现在这个节目里,只能是观众群里的某个家长,根本就没有思考男女嘉宾措辞的机会。何以混到这个程度,功不成、名不就,却时光尽去,心里不禁哇凉哇凉!

 

更有甚者,不经意间竟然已在大学的科研机构混了二十年。有一年在华盛顿见到了在欧洲时的老板,竟然发现原来那个高大挺拔,自信伟岸的教授背已驼,眼袋大大,老相尽显。当时的感觉就是老板怎么老成这个样子,却一点儿都没想自己现在又是个什么样子,我自己的感觉还是十几年前初见教授时的心境。终于有一天,大学里学生走了一茬又一茬,老板们越换越年轻,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在圈子里已经算是老人了。可是我的心境还是从前刚大学毕业时的样子,还是刚出国时的情怀,还有这么多要努力,这么多工作要做;还要写诗歌,写小说,出书;还要去玩,去南方,去周游世界;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不能老去,没有时间老去!

 

所以,我不过生日,我不想 让别人告诉我已老,也不想提醒自己已老。我不过生日,所以一直就是大学刚毕业的状态,我的心总是刚出国时的样子,我要做所有想做的事情,把曾经的梦想一点点儿都实现,也许也能像川普一样,七十岁的时候更开始一段新的辉煌。

 

不过生日,感觉永远都会这么好!

分类: 

评论

Amoy的头像
 #

同感!都有一颗不想老的心。

 
姜尼的头像
 #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