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七十二)

第七十二章

阿玲觉得很有必要和立山严肃地谈一次,因为这段日子以来,立山对她的态度越来越粘粘乎乎的,大有得寸进尺之势。甚至还跑去接她下班,原因只是想和她一起吃个饭。阿玲受宠若惊,当然更多的是怕,这并非她期待的局面。阿玲想立山应该是受了珍妮和他老妈的鼓动了,以前立山是很赞成她和陈肃强交往的。还曾经三令五申地对着陈博士一番恐吓,要是不好好珍惜阿玲,他绝对要对陈博士以武相待的。这些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怎么一瞬间全盘颠覆了?

只是因为立山的离婚造成的吗?当时那么卖力地帮立山一把,虽然带点报复的私心,可也是真的不想立山太吃亏,珍妮太张狂了,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却把自己推入了进退两难的谷底,越加被动。和陈肃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走向明朗化,反而因为徐雅的病情,事情一波三折,扑朔迷离起来。那日徐雅在店里一番打砸,陈肃强知道之后,对她却也并没有什么很多的安慰,反而真的打包龙虾去看徐雅了,让阿玲一口闷气差点憋成内伤。也同时让阿玲明白了自己的位置,她和病中的徐雅根本不是同一水平线的,所有人的天枰因为徐雅的病都不自觉的倾斜了,尤其是陈肃强,多年的夫妻之情在生死关头让陈肃强可以不计前嫌。会不会把和阿玲的感情也摆上祭台,阿玲的预感是早晚的问题。

阿玲也尝试立足陈肃强的位置去考虑问题,得出的结论是会两边兼顾,就像她现在处理她和立山,陈肃强之间的感情和事情一样。这让她对陈博士生出了许多的不满,也意识到了要离婚夫妻和已离婚夫妻是有本质区别的。她和陈肃强的感情再真,在这复杂特殊的氛围里不可避免地划归为不道德之列的。阿玲纵然万般不甘,所做的不过是顺着陈肃强,不给男人再增加任何压力。像和立山摊牌,带上陈肃强就不言而喻,比阿玲一个人单打独斗强上一百倍,可阿玲依然对陈肃强选择了沉默。她明白这个时候给男人任何压力,都是百上加斤,男人的脊梁随时会断,而断的结果一定是自己的感情首先变成炮灰。

立山听了阿玲义正言辞的一番理论,笑笑没吱声。阿玲无可奈何,只好使出最后一招:“你还是赶快搬出去吧!你以前的房子要卖,可是你妈的房子还没卖呀!你还住我这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外人看来也不是回事。”

立山依然故我地笑:“好,好,好。”却并不提具体的日子。过了两天,瞅女儿们都在的时候,他忽然开口问道:“宝贝们,妈妈要爸爸搬出去,你们愿意吗?”

女儿们连哭带喊情绪激动地朝着阿玲一番吵闹,阿玲无语地看着孩子和立山,盘算着,立山到底背后下了多少功夫才让女儿们对他的态度急速转变还有突飞猛进地增长趋势。这一切应该都来自立山妈的主意吧,阿玲也醒悟了擒贼得先擒王,她得追本溯源解决问题。

 

阿玲找了个清早,直接奔向立山妈的餐厅,这时离开门还早,立山妈一定在厨房忙碌着。

看到阿玲,立山妈并不惊讶,有的似乎还是惊喜:“阿玲来得正好!我还想去看你呢!”一手拉着阿玲在餐厅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坐下,关切地问道:“你要吃点喝点什么吗?”

阿玲叹了一口气:“不用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而来的!”

“当然,我觉得还是我这段的香烧得好,神明终于保佑我家了!”立山妈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

“我和立山没可能在一起的了,我希望你们都明白!”阿玲觉得开门见山表明立场是必须的。

“就因为那个陈博士吗?”立山妈很有把握地接话,心里说还就怕打哑谜呢,摊开了话来说多好。

阿玲低头不语。

立山妈看了阿玲一眼:“我来和你分析分析吧,你是个聪明人,怎样选择你自然比我更清楚。读书人有句话:两权相害取其轻。立山和陈博士,我们就把他们当两害吧,反正都是离了婚带孩子的男人。

可立山是你女儿的亲爹,就算陈博士待孩子也不错,你左右都是要做后妈的,陈博士的孩子大几岁,这个难度就得增加好几倍。再到婆媳关系,你和我这么多年,又是孩子们的亲奶奶,我是巴不得你回我们家的。陈博士的老娘会不会这么开明,你心底更明镜似的。就不用我多说了!”

“可是,可是……”阿玲哑口无言,却又很不甘心。

“可是什么,你是要说你和陈博士有感情,立山负你在先,对吧?”立山依然有条不紊:“这的确是事实,只是你和立山是结发夫妻,立山因为有愧,将来会对你更好。陈博士对你是不错,但是他自己一身泥都没抖落干净,他和老婆婚都没离呢?加上他老婆现在有病,离合不离都是未知数,就算离了,恐怕都是牵扯不断的,你不会蠢到鸡飞蛋打时才明白吧?”

阿玲的泪不由自主地流下:“一定要说得这么残酷吗?感情又不是做数学题?”

“正因为不是做题呢,要是做题简单多了,像我们那时候,父母说谁好就嫁谁,哪有什么离来离去的,还不是安安乐乐一辈子,现在的你们,动不动说感情,多少钱一斤?还不是一样柴米油盐过日子……”

阿玲抹去眼泪:“我明白了,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那是自然,你有大把时间考虑,也可以趁机考验考验立山的心!”立山妈喜上眉梢。

“要是将来我还是让你们失望,请原谅!”阿玲自己以前不确定选择会在哪里,就把丑话说到前面吧!

 “你左右都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如果你不回来,那把我孙女还给我们吧!”立山妈信心满满地

阿玲觉得耳朵出错,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立山妈,脊背一阵一阵发凉。

立山妈不理她,一个劲地说自己的:“我和立山商量过了,万一你要另嫁,孩子们反正都不是完整的家了,我们希望孩子们跟我们生活,女孩子跟后爹终究是不方便的,我们为了这个倾家荡产请律师也是要去争取的……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一波三折,何去何从?

 
夏婳的头像
 #

谢谢冰姐跟读,快结束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性,终究还是自私的,进退维谷。

 
夏婳的头像
 #

是啊,曾经转在这个论题里,还是转不出来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