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七十一)

第七十一章

陈肃强过来的时候,王真在徐雅家熬白粥,徐雅正眉飞色舞,绘声绘色地描述她今天的壮举,王真听得目瞪口呆,粥根本不需要搅,她却拿着木勺一直机械不停地搅着锅底,她不过是不想回转身去面对徐雅,整个行动在她眼里都是匪夷所思,难以理解更别谈接受,可是徐雅现在的状态,又何尝听得进不同意见,责备更是于事无补。

陈肃强的到来让王真长舒了一口气,男人把打包的饭盒放在餐桌上,口气都是讨好的对着徐雅:“龙虾还是热的,你要不要先吃点?”

坐在沙发的徐雅冷冷地看了男人一眼:“我现在又不想吃了,倒了吧!”

男人无奈地接道:“那留着吧,想吃时再热,我还买了你喜欢的……”

“陈肃强,你耳聋吗?我说倒掉,倒掉,倒掉!你听见了吗?”徐雅打断男人,起身有亲自动手去倒的趋势。

王真看这情形,只好上前打圆场:“我家小乖爱吃龙虾的,平常我都舍不得买,要不让给小乖吃好了?”

徐雅到底还是要卖王真几分面子,就没有坚持。陈肃强无言地朝王真投去感激的目光,乘势走进厨房,边问王真:“我可以帮忙做什么?”

徐雅没等王真开口,声音再高了八度:“你­——可以滚了!”把在阳台玩的孩子们都吓了一下。

陈肃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无可奈何艰难地吐出:“徐雅,我还想和你商量点事!”

王真听到,直奔阳台:“我先带孩子们下去,等会再……”

“不用,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你听不得的!”徐雅高声制止着。

陈肃强安慰着进退不是,左右为难的王真:“没事,都是些日常安排小事,还有可能麻烦到你的。”

男人自己找凳子坐下,看着徐雅:“你下周动手术,我妈过来照看,好不好?”

“你妈?你妈过来干什么?”徐雅一愣。

“照顾你呀!签证都办好了,如果你愿意,我就订机票了!”男人的口吻很诚挚。

徐雅手中的抱枕朝男人飞了过去,却扑空在男人脚边落下:“反正你怎么都是不愿面对我,是吧?甚至不惜花大价钱钱运你妈过来!”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我总要上班赚钱的,图图也是要人看的。”男人的委屈无法倾倒。

王真走过去捡起枕头,在徐雅身边坐下,轻轻安抚着:“人多好办事一些,请假也不容易,我的这两天就是医生给的人情假。”

徐雅背过脸对着陈肃强,依然气鼓鼓地:“那也不用他,我爸和阿姨会过来!”

陈肃强一听,心安了不少,倒是有些后悔没和徐雅哥哥先通气,不然也不用吃今天这个没趣。男人顿了顿:“那就好,只是徐雅还有件事,你不要再去找阿玲的麻烦,可以吗?她的生意也是小本经营……”

已经快平息的徐雅又跳了起来,出其不意地夺过王真手中的枕头,朝男人狠狠地砸了过去,这次动作快而准,男人的眼镜给砸飞了:“是她找我麻烦,还是我找她麻烦?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公理了,是她抢我老公啊!”

陈肃强狼狈不堪地在地上摸索着眼镜,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徐雅,我们之间的感情和你的病没有一点关系,和阿玲更没关系!不要扯为一谈,行不行?”

“推得一干二净,说得跟没事的人一样,那你干嘛过来?你知道什么叫郁闷成疾吧,你们不这样气我,打击我,我会犯病?”徐雅越说越恼,冲上去要打男人。

王真一把拉住徐雅,冲着陈肃强:“你先回去吧,这个时候说这个不是火上浇油吗?”

 

男人离开后的屋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孩子们吵屋里张望了一下还是继续玩他们的,徐雅坐回沙发上,茫然地看着窗外不吱声。王真开始摆碗筷,一边想如何可以做些有效的事情劝解徐雅。

“徐雅,我们这个周日去教堂吧!”

“去那里有用吗?”徐雅答得有气无力。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两个人一个信上帝,一个不信,不信的那个问信的那个:要是你死后发现,没有上帝,你会不会后悔?信的那个回答:我后悔什么,我也没有损失什么呀?可是如果我们死后见到了上帝,你因为没有信而下了地狱,你后悔吗?”

“我现在信,上帝会医治我吗?”徐雅听得有些反应不过来,坚持不懈的揪着自己关心的事情问着。

王真很慎重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可我觉得试试也好啊!而且你现在的情况,多些朋友也是好的,有很多教会还会提供很实际的帮助,比如送饭菜,搭车去医院什么的!”

“对我这样的陌生人吗?”徐雅将信将疑。

“我以前在多伦多的教会是这样的,这边的,我还没试过,我等会网上找找看!应该这里华人教会很多的。”

 

王真找到了离她们家二十分钟车程有家挺大的华人教会,不由得有些欣喜若狂,她觉得不管徐雅去不去,她自己一定是要去的了,这段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变故,她就像久违父母的孩子要找父亲倾吐一般。不过,出乎意料,徐雅答应得也没有迟疑,甚至还流露出殷切盼望,只不过依然是刻薄的言语:“我现在对自己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绝对不能错漏任何的机会。”

周日早上,王真来接徐雅时,发现徐雅穿了一件白底大红牡丹图案的连衣裙,那牡丹的颜色浓烈得让人有些惊心,徐雅还化了很精致的装,王真很有些意外。

徐雅看到她,笑得很凄然地:“你可以帮我拍些照片吗?可能这是……”

王真的心一凛,马上反应过来:“当然,当然!我们还可以做成年历,你也帮我拍几张,我也好久没有拍照了。”

 

王真和徐雅精心而又耐心地相互拍了一堆照片,等她们匆匆赶到教堂时,礼拜应该开始了,教堂大门外只见车。她们犹疑地推开了门,思量着往哪边走合适,却见不远处老万迎面走过来。老万见到她们也是欣喜异常:“欢迎你们来,开始唱赞歌了,先进去吧!”

随着老万推开的门,悠扬深情的歌声传了出来:

在无数的黑夜里

我用星星画出你

你的恩典如晨星

让我真实的见到你

我用音符赞美你

你的美好是我今生颂扬的

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就是能认识主耶稣

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就是能信靠主耶稣

走在高山深谷

他会伴我同行

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有时,浮躁的人心在上帝那里会找到安慰。

 
夏婳的头像
 #

是啊,包括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