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同学就是老同学!


老同学就是老同学!

   近年来很少主动开Party,虽然心里有些时觉得愧对朋友,但是一想到要准备一大桌子菜,完了还要花时间清理,就马上打消了那念头。

   在新州的同班,同系大学同学很多,都住在周围,但是现在只有在国内同学来访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开个Party聚一聚。不过老同学就是老同学,不管多长时间没聚会,到了一起还是很亲切,很亲切。

  昨天晚上,物化班的勇慧同学从国内来探望儿子,刘同学和陈同学勇敢地决定开个大Party。我们到的时候,刘陈大豪宅里已经是阵阵喧哗,笑语一片了。

  来自武汉的勇慧,曾经和我是“邻居”。当时我在中南民族大学任职的时候,她就在武汉纺织大学任教,两个学校只隔个一个院墙。她儿子出生的时候,我还去看过。昨晚,那个襁褓中婴儿已经长成了彬彬有礼,事业有成的青年,特地送妈妈来参加同学聚会。晓艺,也是多年不见,但我一直知道她的消息。记得她当时就住在我们宿舍的斜对面,所以对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印象很深。时隔多年,晓艺除了增添了成熟,依然漂亮如初。

  这次聚会除了我们的基本队伍,我们还见到了一位64级的老学长,谭老师。谭老师对我们化学系的老师们都很熟,而且对我们在中南民族大学的几位前辈老师也很熟悉。当谈到一位女老师已经去世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感慨,因为她是我非常敬仰的一位老师。当年她意气风发,雄心勃勃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好像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住她的脚步,可惜这种力量还是有啊。所以还是珍惜现在的所有吧。

  聚会年年有,话题却总是在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话题从孩子的课外活动,申请大学,变成了保健养生。今年我们仅就一个保健产品的疗效,就讨论了一个多小时。(为了不植入广告,产品保密。)

  聚会上有一位心理医生,她为我们讲解了忧郁症的原理,使大家明白了忧郁症是一种疾病,是脑部的一种化学不平衡的结果。求医问药是很正常的,就像有人得高血压,有人得糖尿病一样,需要药物治疗来帮助这个平衡。医生的讲解让我们长了知识。

丰盛的晚餐,能干的男女主人辛苦了:

  在丰盛的晚餐后,如何对待成年的孩子们又成了热门话题。孩子们大了,都有了自己的新生活。如何与他们相处,是一门学问,在座的婆婆们都深有体会。所幸大多数朋友都认为,孩子们成年后应该是独立于父母的。我们虽然在抚养他们的时候付出了很多,但是也享受了孩子们成长中带给我们的快乐。如果一味地图回报,得到的很可能是更多的失望。而以朋友身份和孩子相处,他们的每一次付出,哪怕是一点点,也会给你带来快乐和满足。不干预他们的生活,是对他们的尊重,也是父母们最明智的选择。最后,坚持认为孩子应该孝顺自己,现在一点也不快乐,认为孩子在向慈善机构捐款之前,应该和父母商量的心理医生,被大家告知:“你需要看医生了。”

  讨论是热烈的,时间是短暂的。本打算离开的,又全体站着讨论了半个多小时,主要是对今年十月份“武大77级同学入校四十周年聚会”的展望。具有丰富想象力的段子高手们,把四十年后见面时,应该怎样介绍自己,演绎成了一幕幕滑稽剧。我们陈同学手捂胸口,扭着猫步,嘴里不断地发出女声版的 “我是熊xx,我是熊xx不但当时就笑翻了全场,惹得我和老公回家路上笑了一路,就是现在我写下这一段文字,还是忍俊不禁。

我们的77级:

 

  老同学就是老同学,这么可爱的场景,怎么能不记录下来?特别是在“老年痴呆”一天天逼近的时候,不写下来,某些人多年以后可能就不认账了。哈哈。

(我做的豆皮,记录一下哈。一锅成功,一锅“成仁”。成功的居然骗过了大家,都说好吃。“成仁”的第二天做成了炒饭,味道也不错。)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同学情意长,美食也喜愛。

 
春阳的头像
 #

谢谢。

 
西山的头像
 #

老蜜的炒饭很粗制滥造的样子,在家糊弄谁呀?

 
予微的头像
 #

这白米饭有炒过?那么晶莹白亮呀!

 
春阳的头像
 #

是糯米,很好吃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