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Uber司机

前一段公司急事,我周日被临时派去洛杉矶出差。

我本就不是喜欢开车的人,以前在洛杉矶开过,那叫一个胆战心惊,有文为证:《壮起鼠胆》。所以,这次我就特别问老板他都是怎么从机场到旅馆的。老板说,叫Uber,省事儿,比出租还方便。一听这话,我的心,立刻就松弛了。

临走,向放春假回家的儿子虚心请教如何使用Uber软件,儿子给我下载了软件,又简单告诉我有几种选择,我就揣着手机上路了。

到了洛杉矶,拖着行李去老板告诉我的机场Uber等车的地方,输入我要去的旅馆地址,马上有人接单,6分钟后到。Uber比出租车好的一个地方是你可以从手机上看着车开过来,再就是你下单的时候,价格已经算好了,不用担心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被出租车司机绕着圈子开宰你,另一个好处就是没有现金交易,对司机和乘客来说都安全

我坐的第一个Uber车,是个大型的面包车,我还是和另一个人拼车的。上车后,发现俩人都是稀里糊涂地选了拼车的。我们都出公差,可以报销,好好地拼什么车呢!新手上路,哪怕是坐车,也需要练习呢。

这第一个Uber司机,是个白俄罗斯移民,英语说得不太好,告诉我们对着我们这排座位的椅背处有各种手机充电插头后,对另一个人和他的闲聊并不怎么搭腔,专心开车。

车上了路,环视看一圈这车,那叫一个干净整洁。再仔细看,那是一个体贴。不光想到乘客刚下飞机手机都快没电了,有各式插头的充电器,而且各处摆满饮用水的瓶子,第二排乘客座位中间还摆了一个固定好的小篮子,里边装满各种零食。这样体贴入微的服务,他的生意应该是特别好吧。可惜,当时我还不知道可以给他的服务打分,否则,5个星妥妥的。

公司的事办完,周五往回飞。这次下单,经验老到不拼车了,Uber车1分钟就到旅馆前了。

载我去机场的Uber司机是个利利索索的黑人女士,名字叫潘妮。潘妮健谈,开车生猛。

潘妮的车,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一般人家居家过日子自己用的车,还算干净。一路上除了一看高速堵车猛然打把带我走小道外,潘妮就是和我聊天。一聊才知道,感情潘妮70岁了!黑人皮肤好,上了年纪脸上还是光滑细嫩的。我夸她应该为自己自豪, 这个年纪会用智能手机、卫星导航,还成了新鲜的Uber司机,老太太绝对是与时俱进啊!潘妮听我夸她,很高兴,有些羞涩地说是她孙子、女婿教的。说她只白天开,晚上怕看不清路牌,对自己、乘客都危险。聊着,知道潘妮这个岁数还在开车挣钱,有生活所迫的原因,但她坦然地面对生活的艰辛,倒也没有拿着健康、安全去拼命挣钱。

潘妮很委屈地对我说,她的乘客对她评价都不错,只有一位,一位女士留言说她开车像开赛车的。潘妮说我都是按限速开的啊,从来没有超过80英里/小时。我一听,当然明白那个乘客的感受。这一路,潘妮的生猛让我早上在旅馆吃下去的10个小笼包子欢快地在我胃里尽情尽兴地大翻跟头!可不是嘛,赛车的节奏、小伙子的身手啊。

说着聊着,潘妮说了下边这段话,让我对这个瘦小的老太太刮目相看。她说:“There are two things you cannot avoid in life. One is change, one is death. You just have to embrace them. You either are busy living or you are busy dying. " (生活中有两件事我们所有人都无法逃避,一个是变化,一个是死亡。你不得不拥抱这两件事,不是忙忙碌碌地好好生活,就是恓恓惶惶地恐惧死亡。)

潘妮,一个普通的美国人,身体力行地过着她总结的、哲理的人生。

感谢潘妮,真是不虚此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uber的确不错,在加州很适用。

 
西山的头像
 #

是滴,这不下星期又要去了,还会用Uber。

 
司马冰的头像
 #

爱看这样的小人物的故事,接地气。

 
西山的头像
 #

冰姐,小人物写小人物。Tongue Out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