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初到多伦多

文学社征稿“初到异乡的日子”,大家写的很感人,但是感觉诉苦的多,有些阴郁,交一篇另一种情绪的作业,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大家多看到一点初到异乡的阳光。

 

初到多伦多

 

文/姜尼

 

十七年前,我们全家三口在欧洲经过一年多的申请,终于获得了加拿大的移民签证,经过一个非常仓促忙乱的准备过程,我们终于在那年的深秋登陆多伦多。加拿大对我们是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我们在那里没有一个熟人,也没有落脚的地方,前路甚是迷茫。于是我在网上反复查找, 终于找到一家城里的“移民之家”,定了房间,房东说可以去机场接我们。可也没交定金,飞机落地都快夜里十一点了,真不知道房东会不会如约去接我们,若是没人接我们一家三口会不会流落街头,甚是忧虑。

 

我心里很忐忑,不知道那个城市会是个什么样子,能不能找到工作。这些日子得到几乎都是负面消息。隔壁邻居老张说前不久几个移民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找不到工作,抑郁成疾,最后自杀。这个信息给我们还未成行的加国登陆之旅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我很忧郁,也有些焦躁。临走前找到我的老板,对他说我的移民已经办成,很快就要登陆。我想暂时请假三周,在那里试着找找工作,如果找不到工作,我还回来继续在这里工作。我这个老板是我出国后遇到的第一个老板,是我生命里的贵人,直到现在我们还保持联络,每年的圣诞节我都会寄去我的新年祝愿。老板一听,非常痛块,给我写了非常好的推荐信,连着签了二、三十封,所以我有一摞推荐信原件。

 

面对命运难卜的前路,我六神无主,寝食难安。为了平复一下焦躁的心情,我走进了市中心那座硕大宏伟,自己从来不去的大教堂。空旷的教堂里只有我一个人,受难的耶稣挂在高高的十字架上,教堂的前面还有一尊抱着圣婴的圣母像。我不信基督教,可是我们移民前途未卜,我需要上天的保佑,在这里我能找到的神灵只有耶稣基督。于是我就跪在主的面前,求他保佑我们全家顺利登陆,让我能顺利地找到工作,保佑我们在新大陆的前程。一顿语无伦次但是发自肺腑的话语对主说过之后,焦躁的心情渐渐平复,我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鼓足勇气准备明天的前程。

 

转天我们全家乘坐美国大陆公司的航班,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飞行,跨过大西洋,终于登陆多伦多。入关很顺利,移民官检查了我们的移民纸,盖上章跟我们说:“Welcome to Canada”. 这也许只不过是移民官的一句套话,可我听完后格外激动,因为在欧洲从来都是听人们问“ When will you go?”. 美丽的欧洲不欢迎移民,久而久之我们自己也认为是外人早晚要走,隐藏在心底想要永远生活在这里的心情渐渐地消磨殆尽。

 

取完行李走出机场已是夜半时分,也不知联系好的房东会不会来接我们。于是我用机场的公用电话给房东打电话。电话接通,对方是个干练的北方口音女子,问清了我们的位置,告诉我们二十分钟就到。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一辆挺旧的雪佛兰cargo van沿着机场高速使过来,离候车区近了放慢了车速,司机打开车窗张望着。我一看是个中国女司机,回想起电话里的房东,估计就是这辆车,于是就向她招手。雪佛兰停到我们面前,女司机招手到,:“快上”。我们一家人稀里哗啦的把大包小包装上车,雪佛兰转眼就上了机场高速。女司机大概四、五十岁,山东口音,觉得很朴实、很亲切。

女司机就是电话里联系的房东,叫张姐,已经移民七、八年了,开了个移民之家,所有的经营并司机就是她一个人,里里外外一把手。张姐说到:“我一看你们大包小包的中国家庭,肯定就是来登陆的,你们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们去办工卡和健康卡”。

 

第二天是星期一,有张姐的帮助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很快就办完了公卡和健康卡。张姐又借给我们一本驾照的理论考试书,稍作复习,我和妻子转天又在BAY街900号考完了理论考试拿到了G1驾照。忙完了登陆必须做的事情我们随后就开始游览多伦多的市容。

 

在多伦多最令人愉快的事情就是这里大家都说英语,在欧洲的时候周围的白人都说佛拉芒语或者法语,只有和我们这些外国人说话的时候才说英语。尽管外面人声嘈杂但我们似乎生存在一个相对无声的世界里,本地人就是当着面骂我们也不知道人家在说什么。在多伦多走进了英语世界,突然就感觉进入了有声世界,终于听到了周围的所有声音,令人兴奋不已。

 

走在唐人街,满街的中文标识就感觉回到了老家中国,恍惚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有些时空倒错的感觉。唐人街的中餐馆真是让我们好好的解了馋,终于吃上了油条,喝了碗豆腐脑。在欧洲的时候我们生活在完全西人世界里,想买瓶酱油都得开车去布鲁塞尔的新华超市,所以每天几乎都是西食中做,吃的不伦不类,温饱而已,一点儿都不舒服。

 

忙忙碌碌三天后,妻子和儿子又返回欧洲,继续那里的工作和生活,而我则留在多伦多试着找工作。很巧我终于联络上了一个天津的老朋友一家,周末他们驱车把我接到他们家,几家中国人在世家堡开了个聚会给我接风。席间大家听说我要在短短剩余的两周时间里找工作,朋友们清楚地告诉我根本不可能,加拿大的就业市场很难,找到一份专业工作至少需要六个月的时间,这让我登陆之后本来很兴奋的心情一下子沉到谷底,人霎那间就沉默下来。

 

不过我没有选择,我只请了三周假,办各种事情一周已经过去了,我必须在余下的两周时间里找工作。我的专业相对狭窄,但是我知道可能有工作机会的地方一定在附属医院的心脏科。移民之家有一台旧电脑和传真机可以免费使用,于是我就在网上查到所有多伦多大学附属体院心脏科主任的电邮和传真号,然后把自己的求职信和简历发了过去,也不知有没有希望,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其实我自己都没报什么希望。转天晚上我打开电脑查看电邮,突然发现有一封来自多伦多大学一个附属医院心脏科主任的回信,说对我的简历很感兴趣,想和我见一面。真是喜出望外,第二天我赶紧打电话过去和秘书定了面试时间。第三天中午时分我按约定来到附属医院心脏科主任的办公室,大家聊的非常愉快。主任跟我说他的实验室现在有一个法国的博士后已经完成了工作,准备近期回国,问我是否有兴趣接替她的工作,如果愿意下个星期就可以开始工作。真没想到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完全颠覆了我自己的想象。临走主任告诉我他是我欧洲老板的同学,两个人都在荷兰拿的博士,是同一个博士导师,原来是碰到了贵人!

 

初到多伦多,心情就变得特别好,一改在欧洲像那阴沉天气一样的心情。碰到的人和事也都那么令人愉快,我想这是我该来的地方,一路都有贵人相助,一路都顺利,就好像冥冥之中有神守护一样。其实顺利的事情还有很多,没多久我姐姐一家也移民来到了多伦多,父母也探亲来到这里,终于见到了五年多没见的父母。半年后妻子和儿子也从欧洲重新登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多城。直到有一天我又看到那高耸的十字架,我突然意识到登陆前我在他面前的求告,他是信实的,他一直在护佑着我的前路,照看着我的前程,三年后我在多伦多蒙福受洗成了他的门徒!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上帝的愛与大家同在!

 
姜尼的头像
 #

问好一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