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太太杀手 10 《太太之友》

 

914上午十点

四马路薛华礼宅

 

“啪!”

钟少德把一叠《太太之友》掼到了老板桌上。

“钟阿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桌子对面的胖子莫名其妙。

“你不是缺钱么?来挑你生意啊!”说着,钟少德将大皮箱也搬上了桌子,打开皮箱,现出了满满一箱名贵首饰。

“咦?你怎么做起珠宝生意了?”薛老三摸着五五开的发式,忽然间悟到了什么,“哦,我晓得了!你一定是做掉了一个珠宝大盗,吞了他的货,要我帮你销掉是伐?”

“嘁,你也太小看本探长了,那能卖几个钱?”钟少德指着桌上的杂志对薛老三道,“看看清楚,这是这批货的使用说明书。”

“说明书?”薛老三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杂志吗?”

“那是你不会看。”钟少德从箱子里取出了一枚梅花纹翡翠戒指,又挑出了言菊芳做封面女郎的那本杂志,一并放到了对方面前,“老三,你再仔细看看——”

一阵端详后,对方终于发现了端倪:

“啊!你是讲,这只戒指跟照片上戴的一模一样?!”

“没错,就是同一只!”钟少德笑得很得意,“不止是这只戒指,还有另外十八件。”

接着,他向对方逐一展示了十九本杂志上封面女郎所戴首饰的实物:前交际花张太太的钻石项链、前红歌星李太太的玛瑙手镯、前OL吴太太的红宝石胸针,前游泳皇后华太太的蓝宝石戒指、现女作家丁太太的珍珠耳环……

“没错没错,真的一式一样!”薛老三惊叹道,“钟阿哥,这些货色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一个强奸犯家里。”

“啊!?”

“这个强奸犯很有个性,要是没猜错的话,他专门照着《太太之友》杂志强奸女人,目标就是每一期的封面女郎,都是上海滩有名的年轻太太。”

“册!有这种事?!”

“他还有个坏习惯,每次得手后都会带走受害人的一件首饰,作为留念和收藏。你看,他帮每件首饰都做了日期标牌。”

“哎,还真是这样!”

“靠首饰上的日期,我一共查到了49期杂志,也就是49位太太。其中19期杂志的封面跟搜到的首饰精确吻合,由此可以推断,剩下30期也不会有大的差错,她们在拍照时碰巧没戴那件首饰而已。这就是全部四十九人的名单和作案日期——”

说完,钟少德出示了长长一份名单,这是他昨晚在旅馆里整理出来的。

“还真是这么回事,不得了,了不得……册那!这是爆炸性新闻啊!变态49连环强奸魔!钟阿哥,你等等,我马上打电话给报社,明天一早叫它上头版头条!”薛老三忙不迭从桌上抄起电话机,想要打给他的《鑫报》社。

岂料电话被钟少德一把按住——

“老三,冷静!好好冷静一下……你想想看,这么宝贵的内幕消息,直接上报纸是不是太可惜了?我晓得,许多人都喜欢看这种花边新闻。可你有没有想过,还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可是死也不愿意用这种方式上报纸?”

“你是说……对啊!”对方再度恍然大悟道,“要死,我怎么连这个都忘了!钟阿哥,你的意思是不是,靠这批首饰狠狠敲这帮女人和她们男人一票?”

“孺子可教也。”钟少德奸笑道,“实话跟你讲,昨天一个女人的丈夫已经找过我了,出两千块买他老婆的奥米伽表。看在一个朋友的面子上,我姑且就和他成交了。这单生意我肯定是亏了,区区两千块,不过是他们的九牛一毛,好好谈的话最起码能翻个跟斗。除去言菊芳的戒指,我们还有47件首饰可以卖,有你的小报做后盾,不怕他们不出大价钱。”

“好极了!这笔生意我薛华礼是做定了!一句话!钟阿哥,你我兄弟联手,狠狠弄他个三五十万!”薛老三一阵摩拳擦掌。

“不过老三啊,”接下来才是要点,“就目前来讲,我们的计划还有一个漏洞。你想啊,单单拿这47件首饰去找这帮男女,要是他们不认账怎么办?”

“哼哼,那就帮他们登报,不怕他们不认!”

“要是他们打死也不认,反而雇律师来跟你打官司,告你造谣诽谤呢?首饰是死的,人是活的,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去——只要讲被偷掉了就能自圆其说。”

“那你的意思是……”

“不但要有物证,还要有人证,这样才能捉牢他们的七寸!”

“人证?你是说……”

“不错!就是49起案子的罪犯,鸿记服装公司的一个小裁缝。只要把这小赤佬捏在手里,我们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于是,钟少德向对方讲述了这三天来的查案经过。昨天在鸿记得到杜祖恩娘舅家的地址后,他当即按图索骥,赶到了极司菲尔路,却不意扑了个空。据街坊邻里所言,杜祖恩的娘舅早在两年前就搬了家,已经不知所踪。线索轻而易举地断了,杜祖恩彻底消失在了人海中。

“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再次作案!”钟少德自信满满地推断道。

“这你就晓得了?”了解案情后,薛老三多少有点丧气,“换成我的话,背了那么多案子,连老窝都被人端了,我肯定是要避一避风头的。公共租界那么大,又没发通缉令,要藏下一个小裁缝还不是小菜一碟?”

“呵呵,幸好他不是你。”钟少德笑道,“虽然只交了这两天手,不过我已经摸到了杜祖恩的路子。你想,言菊芳的案子闹得那么大,简直满城风雨,杜祖恩又何尝避过风头?还不是马上又出了手?我亲眼见过这小瘪三,他根本就不怕巡捕。这个人已经养成了怪癖,彻彻底底的精神变态!对他来说,人生的头等大事就是伸长头颈,等着每一期的《太太之友》出版,然后想尽办法去强奸这一期封面上的太太。他已经上了瘾,今年跟着杂志连做17起案子,一期也没落下。我估计,只要九月下的杂志一发,他势必会第一时间发动,一有机会就出手!”

“唉……别人家的太太好是好,这点我承认,但也犯不着这么拼命吧?这小瘪三,真不晓得他哪根神经出了毛病。”说着,薛老三用肉滚滚的手拿起了49人的名录,想从中参出些人妻太太的三昧来。

不过十来秒钟,他两颊的肥肉突然抽搐了一下,然后,是第二下,第三下……

“老三?”钟少德看出了异样,“发现了什么?”

“你等等!容我查查——”薛老三从老板椅上弹将起来,转身扑向了大玻璃橱。

一阵翻箱倒柜后,他捧出了一大叠情报,堆在桌上足足有半尺高。

“张太太何淑清……”薛老三一边比对着情报和名单,一边口中念念有词,“……319月生产,估计3012月怀孕……301111!没错……李太太颜素馨……312月怀孕……310204!要命……陈太太夏敏华……315月怀孕……310421!活见鬼……林太太白梅贞……318月……310717!全对上号了!妈个逼,真邪门到家了!”

一旁的钟少德也已惊得合不拢嘴:难道说,这些女人的孩子竟全都是……

经过一番不尽完全的统计,钟少德名单上的49名太太至少有35名在过去三年间怀孕,其中疑似因杜祖恩之奸而生孕的总共是24名,占怀孕者总数的三分之二强,几乎占了受害者总数的半壁江山!

旗袍、裙衩、大腿、赤裸、强奸、和奸、私生子……是啊,这是何等自然的逻辑?是何等明显的事实?自己竟一直都没想到?!太疏忽了!太失策了!钟少德总算是想通了一个问题:49个女人中间为什么只有冯太太言菊芳一人报了警?真相简直是明摆着的:她老公冯剑声都五十岁的人了,家里连半个小孩也没有,在外面也从未听说有私生子,这只能说明——这老棺材是个银样蜡枪头,他根本就没生育能力!冯剑声本人很清楚这一点,他的新太太同样也很清楚!言菊芳是怕因奸生孕,万般无奈之下权衡再三,最后才选择了主动坦白。

从统计到第七还是第八人开始,薛老三就一直保持着沉默,那是积蓄着巨大憎恨的沉默,是愤怒到极点后的平静。如今,他终于打破了这份平静。

“钟阿哥,我薛华礼从小就相信一句话”,带着一脸的猪肝色,他缓缓开口道,“——这世上只有白斩鸡,没有白戳逼。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能让你白玩。玩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管你是充冶客还是拉皮条,这都是最最起码的道义、最最基本的规矩,也是我们对平康行业的最后一点尊重。可现在,有人坏了我们的道义,破了我们的规矩,这畜生简直就不拿女人当人!打一炮也就算了,偏偏还留下一箩筐的孽种!你晓不晓得,因为这个叫杜祖恩的小畜牲,我一共损失了多少客户?24个!妈个逼!是24个顶顶大方的女客户!我帮她们拉了三、四年的小白脸,她们就跟我干娘一样!现在好了,被杜祖恩一搅,全大了肚皮,生小孩,带小孩,一两年里上不了台基,开不了房间,我的生意全泡了汤,统统完结!妈个逼,难怪这几年那么背,我还当撞上了什么鬼,原来是这个姓杜的杀千刀小畜牲!册他妈个逼!!”

面对这番似是而非的义愤填膺,钟少德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钟阿哥,我决定了!这次就算拼上这条命,也要帮你捉牢这个小畜牲!有什么用得到小弟的,你尽管吩咐——”薛老三拍着胸脯请缨道。

总算是言归正传了,略一沉吟,钟少德讲出了下一步的计划:

“首先,我们要弄到下一期的《太太之友》。我调查过了,《太太之友》是半月刊,每月一号和十六号发刊,下一期发刊应该是916号,也就是后天。我们最好抢在杜祖恩前面看到这期杂志,其实也不需要看到整本杂志,只要打听出封面女郎是谁就好。这样我们就占了先机,可以预判杜祖恩的行动,提前布置,守株待兔。老三,你在报界朋友多,应该不难打听到。”

“没问题,我今天就帮你打听出来!”

“接下来就是抓人的问题。要活捉杜祖恩,我恐怕还需要一个帮手。这里是公共租界,我的人不方便动手。我跟这里的捕房已经闹僵,所以最好借你的人手一用。”

“一句话!我亲自出马帮你!”对方立刻拉开抽屉,掏出一把柯尔特小手枪,“钟探长,从现在起,我就是你助手!你我联手,天下无敌!就跟福尔摩斯和华生一样!”

钟少德不禁哑然。

 

福尔摩斯和华生?实在不大像。因为有一个是胖子,所以倒有几分像劳莱和哈台,或是王先生和小陈。也罢,聊胜于无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玄之又玄,一本万利。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