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七十)

第七十章

徐雅努力地睁开眼睛,刚才自己是睡着了吗?那那些人都是梦中相见了,对的,是梦中见的,还有自己的妈妈,她已经走了太多年了,即便有照片,徐雅都不能清晰地想起她的面容,也让徐雅所有关于母亲的回忆都演变成一种对母爱的期盼和渴望。徐雅甚至都曾经嫉妒过婆婆对陈肃强的爱,在和婆婆复杂交错的关系里,人们想当然的认为她们婆媳不合的理由首当其冲婆媳是天敌,徐雅的刁蛮是其次。又有谁看到了徐雅内心正真的挣扎,徐雅不能面对那亲密无间的母子关系,自己缺失的情感,而拥有的人却天天在晒,坦然面对熟视无睹需要怎样的情怀,徐雅想象不出,也绝对做不到。

不过,如今大家都开始怜惜自己了,不管喜不喜欢自己的,或是自己喜不喜欢的,每个人的问候和关心仿佛走马灯似的一一穿梭而过,唯恐错漏了,他们似乎都是小心翼翼得劝慰着,对于徐雅冷漠的回应纷纷表示理解。这所谓的理解被徐雅在心里粗言粗语狂烈地回骂着:理解,你们理解个屁呀,你们有老娘的经历,老娘的病吗?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冠冕堂皇的所谓关心是一次又一次去撕我的伤口,让我的伤口有永远长不合的趋势?

只是徐雅还不敢明目张胆地表露出来,她真的怕没有人再搭理她,她就这样静静的死去了也没有人知晓。她唯一敢肆无忌惮得就是对陈肃强,男人已经给她骂了好多次,每次她都骂得精疲力竭,男人狗血淋头,不敢反驳半句。因为她确信男人还会再来,不来也没有关系,男人顶着的不过是虚情假意而已。

徐雅挣扎着坐了起来,周围怎么这么安静,刚才还听见图图的吵闹声的,她想起迷迷糊糊间听到王真说带孩子们去一下图书馆。床头还有王真留下给她的早餐,鲜虾馄饨。徐雅用手摸了摸,居然还有些温度,她觉得有些饿了,端起碗三下五除二吃了下去,味道很不错。“如果说自己婚姻失败有自己很大的原因,那王真真是好人,她为什么也会离婚?这上天什么时候公正过?”徐雅胡思乱想着起身去客厅倒水喝。

家里什么都没变,让徐雅物是人非的感觉更甚,一切在从医生那里回来就已经悄然巨变,不管她是多么的不愿意接受。徐雅去见医生前还和蛤蟆熊约定,若是没事,即刻飞欧洲,要和蛤蟆熊来个悠长假期,见识一下《一帘幽梦》中的法式庄园,虽然没有方中信大帅哥陪伴有些遗憾,可女主角自己也不过是半老徐娘,还可以怎样奢求。蛤蟆熊很豪气地夸口:“你说去哪就去哪,机票酒店刷我卡。”让徐雅在幻想中真切得园了一回公主梦。

徐雅打开电脑,果然蛤蟆熊发过来的信息堆满了,都是焦急的等待和安慰之词,这些如今在徐雅眼里变得毫无意义,她看都没看,就选择了删除。空洞的语言,贫乏的安慰,这个世界最最困难的时候,需要的都是独自的坚强,再美好的情意,也无法取代去生活,那些不过是美丽的气球,色彩斑斓,可以去点缀苦难,苦难不会因此减免,而气球一松手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和没有来过是一个结局。

徐雅发了个信息给蛤蟆熊:我还好,谢谢牵挂!

蛤蟆熊的回复马上飘了过来:小姐呀,你可吓死我了,快告诉我,医生怎么说?电话打了N次你也不听,我现在只要手机一有响动,就蹦了起来!

徐雅想了一下,打下了几个字:没事,就是我可能要做独乳侠了!

怎么会,真的?那实在是太可惜了,当年你那傲人的双峰,亮瞎了多少人的眼啊……蛤蟆熊被徐雅冷静带调侃的口气误导了,还顺着开起了玩笑。

徐雅看到那行字的时候,她觉得眼里都烧起了火,自己怎么都忘了,男人都是畜生,自己还以为在蛤蟆熊心中是纯洁无暇的小白兔,却原来一样不过是肉欲的诱惑。这些日子和蛤蟆熊之间累积的点点滴滴就像砸进水里的冰块,霎那间消逝,永远不会再现往日的芳华……

蛤蟆熊还在继续不停地发着信息,徐雅一概没看,她把蛤蟆熊拉黑之后,重重得合上电脑,心痛得几乎没有办法呼吸。她不知怎样才排解自己的情绪,她可以恨吗?她可以怨吗?恨苍天如此不公?让她一出生就带着不好的基因,那诱发因素呢,对,她可以怨,应该怨的是陈肃强和阿玲,如果不是他们闹婚外情,逼她离婚,可能那基因会默默地呆在角落一辈子。她做不到袖手旁观拱手相让一切,即使鱼死网破她也要在所不惜。

当徐雅气势汹汹地出现在阿玲店里时,把阿玲和店员都吓了一跳。阿玲震惊于徐雅短期老去的程度,店员则震惊的是徐雅凶神恶煞的形象。阿玲扔下顾客,迎了过来,看着对她怒目而视的徐雅却不知说啥合适,半天怯怯地蹦出一句:“你怎么不在家里好好休息,不是马上要动手术吗?”

“你知道得挺多呀!还有什么我们夫妻之间的秘事,你一一道来呀!”徐雅咬牙切齿地。

阿玲低下头:“我们出去说吧,这里人多!”

“人多,好,我帮你赶。”徐雅说着就大叫:“都给我滚出去,这里不做生意了!”徐雅喊的是中文,顾客也听不懂,但看到她那副样子,都担心碰到了神经病,纷纷急步走出了店门。店员有些不知所措,回头看着阿玲。阿玲也是目瞪口呆地愣着,不知徐雅意欲何为?

徐雅却并没有停歇,顺手就推倒身边的挂着的一排衣服,再去撕扯模特身上的,顷刻之间,店里是一片狼藉,衣服被扯烂了无数,店员急了:“你干吗呀?疯子,我报警了!”

阿玲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等看到店员真在拨打电话,急忙冲了过去,一把按住,回头冲着徐雅大喊:“你走,你走,你真的想去坐牢吗?”

徐雅一愣,停了下来,走到阿玲身边:“我马上会走的,不过,我告诉你,老娘离开是因为老娘的气撒够了,如果你告诉我,这一下你不见多少钱,我会更高兴!”

阿玲气的浑身发抖,满脸是泪:“你走,你快点走,你不走我真报警!,我也让强哥来看看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徐雅拍了拍手,心满意足地:“威胁我,你以为我怕吗?等你强哥哥过来收拾时别忘了告诉他,我今晚想吃姜葱龙虾!”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啊,难得心平气和,所以痛苦。

 
夏婳的头像
 #

过程中总是困扰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