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28 )

余韵亚有神经病(28 )

 

    「方小玫这个名字,是不是太小资了些?在公社里的时候,用这样的名字,比起叫小红、小军来说,是不是不够前卫呢?」醒亚是由台湾来的,忍不住开口问。

   「我们那有资格叫前卫而革命的名字!」小玫小声地回答。

    这位表妹个子高,可是又黄又瘦,随身只有两只廉价的塑料皮箱,地下室小的那间卧室给住正好。

   「房间小了点。 」醒亚抱歉地说。

   「太好了,又有桌子用,又有床睡,还有这么好的窗帘,质料比人穿的衣服还好呢,这些桌子还是真的木头做的,床上还有弹簧,地下室有这么高级的地砖,倒像给仙女住的呢! 」方小玫很诚恳地说。

   「妳要不要去看看厕所浴室呢? 」醒见她一点都没有不满意的样子,放下心来。 带她到给小玫专用的厕所浴室看了一下,方小玫更是讃口不绝。

   「这么雪白的瓷砖,这么高级的洗手台,还有这么好看的全新的大镜子,比高家用的还好,我这黑五类来住,有点浪费了! 」小玫简直满意极了。

   「只要你喜欢,太好了,我们也放心了。 」栋柱高兴地说道。

   「当然喜欢,我们在公社里面,全家五口住一间比这还小的房间呢。 」小玫回答道。

   「等有空我带你去买点需要的东西。 」醒亚对小玫说,因为小玫只有两只箱子。

    醒亚与栋柱把小玫安顿好了之后,两人回到他们宽大的卧室。

   们全家住的那间比她现在住的那间房还小,可能吗? 」醒亚将信将疑地问。

   「上次我到中国去拜访的时候,他们不许我到人民公社去,所以我也没有亲眼看到,只要小对她现在的房间很满意,那就行了。 」栋柱高兴地说。

   「其实,我们的地下室虽然名叫地下室,但是光线还是很充足,至少有一半在地面上,而且窗子也大,采光也不错。 」醒亚也满意了。

    栋柱见醒亚坐在那里说话,自动走过来亲了一下醒亚的脸,笑嘻嘻地说:「醒亚,妳真好,你能收容她,我在表姑面前也有了交代。 」

   「你只为要在表姑面前有交代,就不管在我面前有没有交代? 」醒亚见栋柱心情很好,当然也高兴,就撒娇他斜睨了他一眼。

   「醒亚,妳不要客气,嫂嫂就跟姐姐一样,妳有什么家事,她都可以帮忙的。 」栋柱也很诚恳地说。

   「她会做什么呢? 」醒亚问。

   「我回乡下去的时候,上面给我安排到住在城里我们家的房子里,小玫的母亲被派来照顾我,小玫就帮她母亲买菜、煮饭、炒菜、洗衣、烫衣、擦地板,什么都会做的。 」栋柱一面讲一面回忆。

   「她年纪这么小,可能什么都会做呢? 」

   「小玫不小了,已经28岁了,因为营养不良,才这么面黄肌瘦的。 」栋柱解释说。

   「看起来像个10几岁的小姑娘,还没有开始发育似的,若不是太瘦,其实五官长得还不错的。 」醒亚很诚实地说。

   「醒亚,小玫的外祖母,是我家七爷最宠爱的小姨太太,七爷以前是个大地主,荒年的时候,见人家领了一对双胞胎的姐妹花,长得很漂亮,双生女的家贫养不起,七爷家也不多两口吃饭,就一口气将这对双生姐妹一并买了下来做小,后来这双生姐妹的妹妹生了一个小女孩,就是我的表姑,表姑长得跟他母亲一样的美丽,后来因为生长在地主之家, 是地主家的掌上明珠,就被当作地主的女儿来斗争,小玫的眉眼也很像表姑年轻的时候,只不过表姑那时是大小姐,到了小玫就是黑五类罢了。 」常常阴阳怪气的栋柱,今天居然一口气讲了这么多话,真是不容易。

   「你小时见过表姑吗? 」醒亚怀疑地问。

   「不知是真的见过还是听母亲说起过。 」栋柱一面思索一面回答。

   「大概是你母亲说的。 你就算见过,不可能记得的。 你的母亲告诉过我,你到台湾时还抱着手里呢! 」

   「见过没见过都不重要,其实,小玫长的越漂亮越好,我们都巴不得她美若天仙! 」栋柱笑嘻嘻地说。

   「你真好笑,她长得美不美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醒亚也笑了起来。

   「当然有关系,她长的越美越容易嫁掉,嫁掉之后,我们不就完成任务了吗? 」栋柱推心置腹地对醒亚说。

    醒亜很久没有听见栋柱对她有什么推心置腹地体己话了! 今天居然在卧室里一口气对她说了这么多悄悄话,不是完全把自己当作心腹的一家人吗?

    醒亚见栋柱金丝眼镜后的眼睛那样诚恳心地看着她,又娓娓不倦地与她把陈年烂芝麻也一一讲给她听,心中感动莫名,也就高高兴兴地说:「我们这两个做表哥、表嫂的,应该多给他留意,让她早一点找到合适对象,我们也就松一口气了。 」

   「可惜我的同学同事们都四十多岁了,要替她找,可能要花一段时间,其实,我们那边的后博士还不少。 」栋柱很认真地在思考。

   「让她一面进学校学习,我们一面替她寻找,等她有了学位可以自食其力之后,找人更方便了,我们公司就常常需要一些临时性的顾问。 告诉你,赵栋柱,以后我要找临时顾问来给我工作的时候,就专挑30左右的未婚男性,你看好不好,公私兼顾! 」醒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在江西乡下公社长大的表妹,就这样住进了赵家,进入了赵家的生活。

    小玫非常聪明,加以十分有心,又懂得察言观色,所以在赵家甚得人心,赵家也人人过得心满意足了好一阵子。

    勇勇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虽然他与表姑的年龄及背景都不一样,语言更是隔阂,但自从小玫搬进来的第秒钟,就完完全全接纳她成为家中的一员。

   「我看勇勇近来十分得意,他现在可以做表姑的小老师,教小玫的英文及新数学! 」栋柱眉花眼笑地说。

    坚持要醒亚辞掉临时钟点工,她说:「表嫂,洗衣服太容易了,我们把衣服收集好,又不是拿到河边去洗,而是要等潘多拉来把衣服和肥皂粉放进洗衣机去洗,等洗完又送进烘干机而已,这个我也会做,何必花钱请呢,我本来以为操作洗衣机、烘干机有多难呢! 花这么多钱请临时工,原来只不过按几个开关而已。 」小玫对醒亚说。

   「表嫂,扫地打蜡很容易,只不过用吸尘器先吸过,才打扫,也是很容易操作的,打蜡更容易,只不过将溶液在地上拖一遍就好了,不难的。 」过了不久,小玫又对醒亚说。

   「这有什么,一个礼拜才做一次,我们在乡下的人民公社里,每天要把一大担脏衣服抬到河边,用手搓好,再放到河水里清洗,哪有什么机器呢? 」小玫告诉醒亚。

    不久,小玫将赵家洗衣、扫地以及煮饭的事,乎都学会了,做起来比临时钟点女工好多了。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