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12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六十五)

第六十五章

珍妮忐忑不安地走进了咖啡馆,来到阿玲身边,并没有坐下,而是一言不发居高临下地盯着阿玲。阿玲早就看到了,却故意视而不见,良久才慢慢地收回远望的目光,浅浅地笑着:“来了,怎么不坐下?喝点什么?现在你也没怀孕,喝咖啡应该没问题,对吧?”

珍妮固执地站着,想从阿玲的表情看出什么,装作不屑一顾地:“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快点说!”

阿玲冷冷地转过头看着别处:“三言两语还说不清楚呢,我觉得我们其实有很多共同点,应该有很多聊的,无论是回顾过去,还是展望未来!”

珍妮的心又开始狂跳,阿玲这摸不着头脑的话让她越发不安,也只有坐下随机应变了:“好,你开始说吧,不过我并不觉得我们存在任何共同点!”

阿玲满含笑意地看着珍妮:“你怎么那么健忘?我们曾经都是立山的老婆,现在又都是立山的前妻?要一起拥有这两个共同点的,估计世界上这样的人不太多。”

珍妮给阿玲瞬间变化的语气和脸色给弄得有些毛骨悚然,前妻二字又深深得刺激了她一下,她不服气地顺口接到:“前妻是你,我和立山还没办手续呢!”

“是啊,你们的手续应该就是这两天办了吧!”阿玲依然笑得深藏不露,让人生畏。

珍妮有些发晕,原来阿玲是来告知离婚的,难道立山同意所有的条件,这倒是让人喜出望外的消息:“你怎么知道?立山告诉律师他同意签字了吗?”

“你先重新写好协议,立山自然会签字!”阿玲啜了一小口咖啡:“你不点咖啡吗?我帮你点杯斋咖啡吧,那苦味你也尝尝!”阿玲举手招呼着店员。

“我为什么要重新写协议?”珍妮好生奇怪,声调不由自主都高了几分。

“那么激动干嘛?当初未婚先孕都那么淡定!”阿玲依然慢条斯理:“你的新协议大致含这几条,孩子房子,财产全归立山,你可以拿两万现金,你不要赡养费。怎么写怎么排列你和律师商量着办!混在一起都没有关系,只要表达清楚就可以了!实话实说,你比我当年轻松多了,我是带着两个孩子才拿到两万现金……”

珍妮给这些话给击得思路大乱,也是怒火攻心:“我说,你什么意思呀?我的离婚协议,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当然,本来这一点都不关我事的,但是……”阿玲故弄玄虚地打住了。

珍妮急了:“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好不好!”

阿玲深深地看了珍妮一眼:“你还先喝点咖啡吧,看你急得,人话都不会说了。我当然会告诉你整个故事,我们都曾经是故事里的主角啊!”

珍妮有些绝望,她开始明白阿玲是有很精心的准备而来的,今天这场谈话也好谈判也罢,主动权都在阿玲手里,自己再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意识到这点之后,她开始沉默。

阿玲继续饶有兴致地啜着咖啡:“珍妮,你说这咖啡为什么味道会千差万别呢?,有的时候跟材料没关系,心情不同喝起来也不一样。比如我今天怎么喝都觉得甜,你的味道一定很古怪吧!”

珍妮不再搭理阿玲,眼睛扫向窗外:“我没空听你胡说八道,你要是再不谈正题,素不奉陪了!”

阿玲笑出了声:“你呀,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我刚从我家博士那里学的,教教你:大意失荆州,就是说…………”

珍妮豁然起身站起来,看着阿玲。

阿玲也不抬头,轻轻地吐了口气:“开始讲故事了。你要坐下认真听好,机密的话只说一遍。话说,这几年,我的日子也算是苦尽甜来,所以前夫有难倒是可以出手相救了。难得我男朋友学识高,心胸又广,不介意收留那被老婆赶出家门的汉子。那日,月黑风高,哈哈,这也是我新学的词,就是不太明白,风高是啥意思?风也会喝酒吗?还喝多了?”

重又坐下的珍妮听到月黑风高不禁一颤,看来自己最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紧张地偷偷看了阿玲一眼。

阿玲正等着她的这个表情呢,底气又足了几分,几乎是兴奋的口气继续说着:“反正不懂也没关系,会享受就行,那日,我与男友就拍拖到了立山的餐馆附近,想着也是关门的时间了,去和立山喝上一杯一起回家,不料却看见一个黑影窜出来,吓到我们了,我们还以为是抢劫的呢……”

珍妮顿时手脚冰凉,连呼吸都几乎不会了。

阿玲看在眼里,依然不紧不慢:“那人影那么快,我们也追不急,我呀就拍下了 一张车子的背影,要说,还要谢谢现在的科学发达,手机可以拍照,多方便啊!”

阿玲拿出手机,慢慢地拨弄着,珍妮一身冷汗淋漓,照片很模糊,但是那车牌,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她伸手想夺过手机,阿玲早有防范,敏捷地一缩手:“怎么,你对这个感兴趣?我就知道我们有很多可以聊。”

其实阿玲是心底一块巨石落地,这翻拍的照片怎么经得起细看,还有那编出来破绽漏洞百出的故事更不能细细推敲。这场心术战打赢不过靠得的是有人做贼心虚。

珍妮往后退了腿身子,故作镇定:“我怎么会对那个感兴趣!只要立山没事就好!”

“谁告诉你立山没事了?立山的事情大着呢,吓坏了,说要报警。”阿玲开始牢牢地盯着珍妮的脸:“我觉得报警麻烦就闹大了,这有可能就是熟人闹着玩呢,倒时牵扯起来地一大片,搞不好你我都得警局进进出出,你说对吧?”

珍妮一点防范之力都没了,颓然得瘫下,几乎是恳求的口气:“对,对,对报警不是好办法。”

“既然我们意见这么统一,这件事就不要再讨论了。”阿玲声音轻快笑容满面地:“我们继续谈你的离婚协议呀!你觉得我的建议如何?觉得好就马上办了,时间不等人,机会也不等人的!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懂,是吗?”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夏婳的头像
 #

是啊,早晚的事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