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沉睡的小提琴

标签: 

 

 

春天,一个温暖的午后,我在老家又见到了旧时的伙伴小提琴。自从我离开家,它静静地沉睡在我房间的柜顶上,不知不觉已经三十多年了。多次想过回家时要看看它,但总是忘记,要不是这次父亲把它拿给我,真不知会拖到什么时候。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它,看到除了琴码折断外,其他物品还是原样。曾经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朝夕相伴,以至于在触摸到它的刹那间,一股亲切的暖流涌了上来。我一样样地翻检着,往事历历在目。


琴盒里有一个装琴弦的纸袋,里面是四根弦中最容易断的 E 弦。当年它是我的常备琴弦,以防止琴弦断了耽误排练和演出。装弦的纸袋上,印着大大的红星牌琴弦,配着一颗发光的星,显现了那个时代的特征。


盒盖上贴着毛泽东的一段语录: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当年的人们就是遵照它,八个样板戏演了十年,直到文革结束。为工农兵服务,小提琴跟着我,走遍了许多工厂农村和部队。


琴的指板上还留着我当年刻苦练习的痕迹,特别是在高音把位。记得最刻苦的时候,排练演出之余,我一天还能练六个小时的琴。拉完了法拉拉,开赛,部分马扎思和克莱采尔练习曲,后来得以考入市级文工团参加大型舞剧沂蒙颂的演出。


琴弓上端有一段是用细铜丝缠裹的,那是我某次演出时不小心,琴弓从谱架上掉下来摔断的,父亲找到一段细铜丝,帮我把它牢牢地绑上修复了,没有再买新的琴弓。还记得,后来在演奏跳弓时,由于弓子前端偏重,一开始不习惯,渐渐熟练了,甚至偏爱上了这种弓法。


琴弦尾部的两个微调器还在,分别用在 D 弦和 E 弦上,那是因为这两根琴弦常常需要微调。还有校音器,在那个年代是很难买到的,校音时全靠听力。有段时间我一有空就往乐器店跑,终于被我买到了,不过只有 A 调。


时隔三十多年,旧日的伙伴就这样躺在我的面前,看着它折断的琴码,松松的琴弦,仿佛听见它在呻吟,也仿佛听见它在召唤。当天下午我带着它找到了一家琴行,师傅一看到它就说:这琴有年头了吧?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他帮我换了新琴码新琴弦,还有新琴弓,让我试试。唉,完全生疏了,拿弓的手发软,按弦的手发僵,只有姿势还牢牢地跟着我,引得师傅说一看就是拉过小提琴的, 真让我难为情。


小提琴焕发了昔日的容颜, 音色也仍然依旧。回家的路上我做了决定,我要重新拾起它,让它陪伴我的晚年。更重要的还有,就是为了我和它的情感。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琴里面有情啊。

 
漂流的船的头像
 #

谢谢!那段经历是很难忘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