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六十二)

第六十二章

已经是深夜了,到处一片寂静,阿玲这段时间心事重重,因而睡眠越加不好,睡着的时候也是三分醒着的。还经常做噩梦,梦中都是徐雅来宣战,每次都是盛气凌人地冷笑,笑得阿玲不知所措,想要向陈肃强呼救,却发现男人是站在徐雅身边的,一样冷眼相对,却并不出手。阿玲的心顿时如万刀宰割,哭喊中醒来。除了脸上冰凉的泪,相随的就是窗外淡淡的月光。阿玲知道是因为自己太在乎陈肃强了,这一生,她觉得最大的幸福和恩赐都是这个男人,她不能接受没有男人的结局。可世事又岂会因她的想法而有改变。陈肃强这个时候似乎还故意有些拉开和自己的距离。阿玲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没有男人的日子如何继续。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把半梦半醒之间的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她急急得接起,立山那边惊慌失措的声音:“阿玲,餐馆遭人抢劫了!”

“啊,那有没有人受伤?”阿玲觉得脑袋轰轰直响。

“没有,没有,就我一个人在,我的头给敲了一下!好像没破,只是好痛!”立山的声音里还带着颤抖。

“那怎么办?损失大吗?要报警吗?”阿玲也有些慌乱,以前在餐馆驻守时,偶尔也听说过类似事件,但是如果没有伤人和金额不大,大家都宁愿息事宁人,不会去报警,免得麻烦事更多。

“这个时候还报警,不是要我的命吗?”立山的头真地有些大,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你赶紧过来车我回去,我没办法开车!”

“可是孩子都睡了呀!你先等着!我让肃强去接你吧!”阿玲一听可能立山真被吓倒了,转头打电话给陈肃强,让他把惊魂未定的立山先接回来再说。

陈肃强接到命令即刻执行,虽然心底有些抱怨,一大老爷们,抢匪不是走了吗?自己难道连车都开不了?等陈肃强赶到餐馆,是一片漆黑,谁也看不到啊,立山的车倒是依然孤零零还在停车场上。陈肃强打了立山手机,一响就通,却听不见那边有回声,试了几次都是这样,气得陈肃强对着电话直嚷嚷:”立山,你在哪儿呢?我来接你呀!”

依然是没有回复,陈肃强开着车转了几圈,终于看到立山不知打哪个角落钻了出来,迅速地跑向他的车。陈肃强看着立山那窝囊样,真是感概万千:这人和人差别怎么这么大?遇上这事,大家着急的不是飞快逃离吗?这立山,居然还猫在这里,也不怕抢匪回头,真是智商和情商都让人着急。

 

阿玲早就泡好了茶等他们,立山进了屋,连着灌了几杯热茶下肚,好像镇定了很多。开始详细叙述事情的经过。因为最近延长了些营业时间,立山又不愿在人工上加钱,所以以前到最后一般都有三个人在变成了立山孤家寡人。但是这种时间一般不超过十分钟 ,几乎是前后脚而已。立山也是走多了夜路胆子越发大了,他们餐馆所属区域治安一直很好,关于被抢,仿佛就是遥远的传说。

所以当蒙面抢匪出现在立山面前,立山听见脚步声,还以为员工忘了东西,等看清是劫匪。真有些不知所措。劫匪看着吓呆了的立山,手里的枪乱舞着,立山才反应过来,马上毫不犹豫从收银机里掏钱塞给了抢匪,抢匪手忙脚乱的接过钱,嘴巴还在说:NO POLICE !立山机械地重复着:NO POLICE !看着劫匪离去的背影,立山那要飞出胸口的心终于跳回了嗓子眼。却不料,劫匪却突然回转身,走了回来,把立山吓的眼珠子都不敢移动了。劫匪抓起立山的两只手看了看,指着手上的板指:THIS ! 立山愣了一下,脑袋就被劫匪重重地击了一下。等他再清醒过来,钱,板指和抢匪都无影无踪,只有头痛还在。

“你们说,那鬼子要板指干嘛?他们也带板指的吗?我还正没见过!”立山摸了摸头,依然还是疑惑不解。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鬼子?说不定也是中国人呢!对了,你们餐馆门口不是有摄像头的吗?把录像调出来看下就可以了!”陈肃强问道。

“录像头坏了,最近没事情又多,又没钱我也没有去修。”立山还是摸着头:“那么多年都是在那一点用也没有,这一坏,谁知就出这事!”

“怎么会这么巧,知道餐馆摄像头坏了,又把抢劫时间掐得那么好,会不会是餐馆员工干的?”陈肃强觉得这事蹊跷的地方太多了。

“我的员工,我估摸着没谁有这个胆吧!我倒要去餐馆查查清楚再说。妈的,我都不知道到底拿走了多少钱,只是我那板指就值两万块呀!”立山的心好疼,都有哭天抢地之势:“我真的是走霉运了,自从那家对手餐馆开业,我就没过过好日子了,这一桩接一桩的,你们看,会不会是那餐馆雇人干的?”

“我觉得报警最好。哪里要我们去想,让警察去查清楚!”陈肃强觉得立山的思维很怪:“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怕报警,而且我们交税,不就是让警察维护我们的安全吗?”

“不行,不行,可不能报警,我当时就答应了的不报警的,现在报了,万一他们是团伙,回来找我寻仇怎么办?不是团伙,几年后出来了也肯定要来报仇的!”立山的头摇得似拨楞鼓似的:“还有我和珍妮那档事还没了呢!这记录在案的,我又出事了!那警察能向着我吗?”

“你和珍妮那是完全两回事吧,不能说有家暴倾向的人就不受警察保护了,对吧!至于寻仇的事,如果大家都这样,那犯罪分子不是越加猖狂了?”陈肃强企图说服立山。

“不报,坚决不能报,现在还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闹大了,那就是命的问题了!”立山依然固执己见,像个倔强的孩子:“再说,这事就是我妈来评判,也会说不报警是对的。”

阿玲一直没说话,默默地在一旁听着。陈肃强的怀疑她很赞同,知道录像坏了,店铺流程,还知道板指价值的人应该不多,这不多的人里敢干这事的人应该更少,有个很大胆的揣测突然冒了出来,不过,她不敢说,她需要细细地想清楚,小心地去证实。如果可以证实她的设想,那么立山的日子绝对不会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她一定要帮立山柳暗花明又一村。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无风不起浪。

 
夏婳的头像
 #

是啊,生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