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童年玩趣

童年玩趣

 

文/姜尼

 

儿时是个资源贫乏的年代,好像家家都挺穷,男孩子们也都没什么正经玩具。不过很有意思,儿时的很多玩趣一直记忆犹新,时光去了多年也不曾忘记。

 

记得最早还没上小学的时候,一个挺流行的玩趣是“和泥巴”。就是每当下雨天就去外面弄一些湿泥来,在地上像和面一样反复的揉,待成了型就把泥巴做成碗的模样。泥碗有大有小,然后把泥碗放在手上,高高地举起,再用劲摔在地上。由于动作迅速,瞬间的空气压力形成巨大的声响,并且从碗底迸出,泥巴四溅,泥碗形成一个大窟窿。大家比的就是看谁的泥碗摔的响,然后是一片的笑声。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好笑,这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的游戏何以给我们带来那么多快乐。

 

后来长大了些,上小学了,和泥巴明显掉档次,再也不完了。后来特别流行的一个玩趣就是收集烟盒,最常见的烟盒就是大前门,恒大,墨菊等。最便宜的烟盒好像是“战斗”,最贵的是“中华”。搜集烟盒挺不容易的,老得盯着大人们抽完烟,那时候好像大人们都 抽烟,不过实在也没什么技术含量。现在的孩子搜集pockman卡,根本就不能理解那时候一个废烟盒为什么就会让我们像集邮一样兴奋很久。

 

有些技术含量的玩趣是抽陀螺和抖空竹。抽陀螺比较容易,稍加练习就会玩的不错,关键是陀罗的制作。顺子他哥在厂里当木工,能操作车床。他哥就给他车了一个,顶端压上一个自行车滚珠绝对是个高大上的陀罗。一般大家制作陀罗都是用新的暖水瓶塞子,百货店有专门卖塞子的,然后用小刀削成锥状,再把自行车钢珠嵌在顶端就制成了。开始我不知道得用新的暖水瓶塞,就把家里暖水瓶塞子拿来做陀罗,不想水泡过的暖水瓶塞子根本削不成锥状,弄得家里暖水瓶好些日子没塞子,我妈妈怎么也找不着塞子丢哪里了,直到最后买了个新的才了事。

 

 

抖空竹可是个技术活,空竹只能去买,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玩的转。我就试过好多次,抖不了几下就掉地下了,最后只能作罢。二呆子人挺楞可就是空竹抖的好,一个空竹让他抖的花样百出,煞是好看。只是这小子有个偷东西的毛病,经常溜门撬锁偷东西,所以他才有钱买的起空竹这些上些档次的东西。那时候大家都住楼房,有一次二呆子又去偷东西,结果被房主发现追出来,二呆子慌不择路就从六楼跳了下来,头着地没想到就那么摔死了。自此就再也没有人像二呆子抖空竹那么好了,都几十年了我还一直记得二呆子空竹抖的最好。

 

我记得小时候冬天特别冷,海河冰冻的特别厚,于是冬天海河上都是滑冰的孩子们。冰鞋可是个稀罕物,偶尔可以见到有人滑冰刀,带个毛线帽子,弯着腰,风驰电掣的好不令人羡慕。绝大部分孩子们玩的叫冰车,就是一块木板下面钉两根钢筋条,人盘腿坐在冰车上,用两根钢筋做的冰纤子插冰滑着走。这个装置操作比较简单,也很平稳,有些女孩子也玩冰车。还有一种比较需要技术的滑冰器具叫“单腿驴”。就是一个小木凳样的装置,下面嵌着一条挺厚的冰刀,其实就是一块儿稍许开仞的钢片。滑冰的人双腿蹲在上面,两根冰钎子很长夹在腋下。“单腿驴”速度很快,需要一定的技术才能滑,我练了好长时间还是老摔跤,最后只好玩冰车。天气晴朗的冬天冰封的河面上是一道风景,孩子们单腿驴群在前,冰车群在后,像一只小军队一样在河面运动,煞是好看!

 

最有技术含量的玩具叫做“链子枪”,就是把一排自行车链子,大概七八个链子吧,用厚皮筋绑成一串。然后用铁丝撾成一只枪,上面的铁丝杆穿过链子的下孔,然后把一根磨尖的硬铁丝做成撞针,好几根皮筋套在撞针上,有个铁丝扳机控制发射撞针。然后在链子上串孔放上火柴棍。一扣扳机,撞针就被皮筋拉着穿过链子孔串强力撞击火柴头。火柴头其实就是火药,受撞击爆炸,冲力就把火柴棍像子弹一样射出。这种链子枪虽然简朴,但其原理和真枪一样,是男孩子们打架时经常用的火器,一般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但也有火柴棍打瞎眼睛的。

 

儿时是个穷困的年代,孩子们可玩的的东西并不多,但这些简单粗糙的玩趣,给儿时的我带来了极大的快乐。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们很淳朴,很真诚,和我曾经一起玩过的玩伴我一直都记得,每次回国都要找他们喝酒,就像小时候一起玩一样。小时候玩过的这些有趣的事,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一去就是几十年,飘扬过海这么远,那些童年的玩趣,我还是常常想起。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乡愁啊!

 
北雁高飞的头像
 #

哇,你的记忆力真好!女孩子们喜欢跳皮筋、踢鸡毛毽子、刻剪纸。。。

童年的美好,不是玩什么东西,而是心境。谢谢好文分享!

 
姜尼的头像
 #

多谢来访留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