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遇见(16)

(十六)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十一点了。

睡前和庄桥发了几条短信,互道晚安,然后就取消了闹铃,关了手机。

一夜好睡。虽然内心有点小忧虑,但是不管怎样,也算是这段时间最安定的一个夜晚了。

蓝婕好像早就醒来了,她的动作竟然没有打扰到我,可见我睡得多沉。

我打开手机,看到了一条短信,庄桥一早发来的,说他忘记了今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让我醒来后给他发个短信,他让他的司机小巩来接我们,陪我们玩一下,晚上会议结束后陪我们一起吃饭。

我略微有点失望。

蓝婕看我醒来,就问我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我伸了个懒腰,把刚才庄桥短信的内容说给她听,她哦了声,若有所思。

“周宣,你说他是真忘记今天有会还是故意的呀?”沉默了一会儿,蓝婕突然问了我一句。

我楞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啊,周宣,老男人在感情上是有张有弛,最会把控了,特别是这种社会阅历相当丰富的人,你小心点了。”蓝婕接着说。

我扭头看看蓝婕,似笑非笑地,说:“好像你阅人无数的样子,快说,你在李道一之前认识过多少老男人?”

蓝婕半靠在床上,白了我一眼,说:“周宣你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你现在连前面是什么都不清楚,还在这里假装镇定。”

其实就是蓝婕说的这样,我连前面是什么都不知道,还如此镇定,其实都是内心假装的。但是,不管怎样,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小喜悦的,就为了和庄桥再相遇以及原来不曾预料的感情降临。

我发了一会呆,然后给庄桥发了条短信,说我起来了。

不一会儿,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我接了起来。

他告诉我他是小巩,庄总今天有会,让他来接我们,半个小时后他会在我们酒店楼下等我们。 我和蓝婕说了一下,就赶紧起来洗漱,蓝婕也忙给李道一发了信息。

半个小时两个人洗漱化妆稍微紧张了点,不过我们还是在小巩来之前收拾好了一切。李道一和郭霖也很快过来了。

出门后,我们先找了个地方吃饭,我们一觉睡到这个时候,也没有感觉太饿。

小巩问我们到哪里,我也说不上来,我问蓝婕想去哪里,她说也不知道,本来昨天想约我去故宫看看,我没去,他们也没有去,就是瞎逛了一下,要不就去故宫吧。

小巩说要不就去故宫和大帅府吧,那里不远。

商量好去处,大家却安静了下来,变得无话可说了。

小巩把碟机的开关按下,熟悉的歌声在车内响了起来。

我问了一声:“小巩,你喜欢听张学友的歌?”

“庄总最近老听这些歌,我是都差不多,开车的时候有点声音就可以了。”

“哦,这样啊。”我应了一声,又开始无话了。

“周姐,你喜欢听吗?”大家沉默了一会,小巩又问我。

“嗯,我喜欢听的,以前也和庄桥说过。”

“哦,难怪了,我说庄总怎么突然改变爱好了。”小巩的语调很平淡,但是我听起来感觉怪怪的。

沈阳故宫很小,稍微逛一下就结束了。一个下午,故宫和张帅府浏览一下,也就差不多了。这一路,小巩的话很少,除了买票,引路,他基本没有说什么了。

在走到赵四故居的时候,小巩突然问我:“周姐,庄总是为你离婚的吧?”

我一愣,走在我边上的蓝婕也楞了一下,我和蓝婕对视了一下,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巩了。

小巩很有礼貌地对我们笑了笑,说:“大嫂除了能干点,我觉得是个很好的人,当然他们的矛盾是有一些日子了,再说了,谁家没个矛盾啥的。一直我就觉得仅仅是大嫂闹腾一下而已,庄总也从来没有怎么介意,没想到这一个来月,他就应着大嫂把这婚离了。我开始怎么也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说实话,哪家女人不闹腾啊。今天见到周姐您我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南方女人还真由南方女人的魅力啊。”

小巩说得平平淡淡,但是从语气中我听出了不友好的成分,虽然从内心讲我自己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理亏的,但是却又真的好像做贼被人家抓了个现行一样没了底气。

看我无话,小巩微微笑了一下,说:“咱继续参观吧。”

“他什么时候离婚的?”蓝婕在边上问了一句。

“昨天。”小巩依然用平静的语气说着。

我呆在那里,我脑子里马上出现了庄桥昨天的那句话:“大丈夫何患无妻。”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