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2 天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六十一)

第六十一章

徐雅这颗炸弹丢得,虽然没有到尸横遍野的惨状,但一瞬间,顿时鸦雀无声,各人的心里都是五味翻腾,相同的是都笼罩了一片乌云。王真不计前嫌,还照样炖鸡熬汤送上来。也是想尽办法的好言相劝,奈何徐雅却不再发一言一词,弄得好脾气的王真都有些着急上火,但是考虑到徐雅是病人,自然不能和她计较,依然积极出着主意:“要不你换到我们诊所的医生这里来,再确诊一下,说不定前面是误诊呢!万一真是,语言是相通的讨论治疗方案也是好的。”

徐雅木木的盯着天花板看,仿佛王真在和别人说话,事不关己。王真只有自顾自地继续说:“这个时候,心肯定乱的,换谁都一样。我觉得你可以去教堂,祷告至少可以得到一些平静,或者,上帝就应允了你的请求……”

徐雅慢慢地转过头,盯着王真:“你这是糊弄三岁孩子呀!要是真的可以,要医生干什么?医院都关门大吉了!还有上帝既然要治我,那干脆不让我得病不是更好?”

王真无言以对徐雅的问题,她不过是想把自己对待磨难的心得传授出来,在独自带小乖在加拿大的日子里,他们母子几乎每周日都会去教堂。初初去,只是为了打发那些寂寞无聊的时光,让小乖有玩伴。慢慢地,王真是很热衷去了,她喜欢《圣经》里的一些教义,生活中有些困惑时,似乎都可以在圣经里找到答案。来了美国,反倒几乎没有去了,原因是王真觉得赵力的事情让她无颜面对。她从未想过自己的肺腑之言遭受的是这样的待遇。

王真讪讪得站起身告辞:“那你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尽管说!”

徐雅重新跌回半死不活的状态里,她只不过是需要时间去考虑,这些周围的人没有任何实质的帮助,还让她更加烦心,她好想可以有个封闭的笼子让自己钻进去。不用吃喝也不用思想,冷冻了一般,等到太阳出来,冰雪融化就云开雾散,一切都有了解决办法。就如蛤蟆熊在网上对她的深情表白:“不管你得什么病,不管你容颜苍老成啥样,你在我心中一如既往。不能说爱你千年万载,但是绝对爱你如初!,你的病治了,你也一定完好如初!”

陈肃强在徐雅那里的待遇和处境和王真一模一样,只是陈肃强不知道而已,不过若是他知道,他也不会因此而好受多少,不过是羡慕王真的位置可以潇洒的挥挥手道别。陈肃强无从得知徐雅对她自己病情的故弄玄虚成分有多大,但是凭他对徐雅的了解,再联系到徐雅母亲的病,他知道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徐雅要是马上面临手术和化疗。他应该怎么办?他要怎样做才可以大家都满意,他也称得上有情有义或者说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阿玲这些天似乎也不像以前那么善解人意,通情达理了,史无前例地开始虎视眈眈地盯着男人的行踪和动向,唯恐他有丝毫的风吹草动。话里话外都透着焦虑和不安,让陈肃强着实心痛不已,多添了几分不知所措。

陈肃强那日和他老妈讲电话,忍不住把这折磨人的心思透露了一点,他妈一听,反应甚是激烈:“怎么会这样?可怜阿雅年纪轻轻!不过,这个好像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我们周围邻居好几个做了手术,现在都是活蹦乱跳的,人家还比阿雅年龄大好多呢!但是肃强,我跟你说,做人第一件事是要讲良心,这个时候,以前的恩恩怨怨都不要讲了,先把阿雅照顾好,天大的事情等她病好了再说!”

陈肃强觉得母亲的三言两语简直就是刀子,而自己是那下面的小猎物。翻来覆去几下,他都快没有气息了,事情哪有那么好办?阿玲是个大活人,总不能说让人家上前,人家就配合登台,让人家退后,人家就要隐身当作不存在。更何况,和徐雅之间,如今生疏得连平常话都不知如何开口,那医院的几个小时都如同牢狱一般,后面的日子该是怎样的度日如年?还有徐雅本来性格就是阴晴不定的主,这种情况下,她还会接受自己的照顾吗?说不定还会借机新仇旧恨一起上,他陈肃强还有活路吗?

“妈,你说得轻飘飘的,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要不,你来试试照顾阿雅?”陈肃强心中不爽,母亲面前自然是不需要掩饰的。

“你问问阿雅的意思,她要是愿意,我没有问题呀?你们赶紧给我办签证!好歹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可不想,你给别人背后戳脊梁骨。”老妈答应得异常爽快。

可这对陈肃强来说并没有问题得到解决的痛快,老妈若是真来,会不会是更加添乱目前很难确定,而且,他最先问的应该是阿玲的意思。

阿玲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能干又魄力的人,只是被生活一路追赶被逼无奈地跌跌撞撞地一路狂奔着。她总也是期待个安定的港湾的,可是风浪一次又一次把她这个没有目标和航线的小舟卷入漩涡中,让她不知何去何从?

陈肃强征求她的意见,采取何种方式去照顾徐雅,这比不问还让她难受,左右她都是不好的感觉,陈肃强的老妈反对男人离婚是不争的事实,以前天高皇帝远,鞭长莫及老人也只有接受现实,可是若一到跟前来,老人家会不会借机重新撮合他们两个。不这样让陈肃强亲自去照顾,不等于是送羊入虎口吗?自己估计连羊骨头都看不着了。

阿玲左思右想也决定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对陈肃强说:“你妈的签证先办着吧,来跟不来再确定!只是徐雅这里,总得告诉大家她的具体病情和治疗方案吧!”陈肃强听得连连称是,也赶紧和徐雅再联系。徐雅冰冷地:“谢谢关心,还没死呢!我到王真他们诊所先确定再说!”

话虽冷冰冰,陈肃强和阿玲的心到是暂时安了不少,也让他们相信齐心面对,问题总是会找到解决办法。

只是这边尘埃还未落地呢!立山那边风波又再起了,而这风波之恐怖程度不仅让立山连阿玲都魂飞魄散。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进退维谷。

 
夏婳的头像
 #

人生总有那么几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