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27 )

 

余韵亚有神经病(27 )

 

其实, 醒亚因为工作努力,公司刚加了她的薪水,她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告诉栋柱呢,还没有告诉的原因:一则是为了两人目前既不交谈,当然谁也不能因此而先开口失了尊严,二则也是怕栋柱又用这个题目来讥笑她,说是,啊! 现在资本家给了你一块大一点的肉骨头啦之类的。

 

其实,既然醒亚的公司加了她的薪水,找个人来帮忙做家事,实在是好的,醒亚那么忙,目前用的钟点工潘多拉,房间要先整理好了,她才肯来吸尘,脏衣服要先放在篮子里,她才肯拿到洗衣机那去洗,要烫要干洗的衣服,还是要亲自送到干洗店去。 找一个固定一点的女工,不是一切都解决了吗? 但是在美国要找个帮忙做家事的人是很不容易的。

 

「我有一位表妹名叫方小玫,他的父母原来在江西乡下人民公社里,属于黑五类,在三弟栋梁的担保之下,在他教书的学校申请到入学许可,原来议定好,到美国之后可以在他家住,顺便给他们照顾照顾孩子,帮帮家务,可是栋梁的太太艾美反对,栋梁再三求我,要我们给他帮个大忙。 」

 

「我们并不需要人带孩子,勇勇已经快要上完驾驶课,可以考驾驶执照了。 」醒亚回答道。

 

「我们需要人帮忙妳做家事,我们家太.... 妳太辛苦了! 」栋柱小心翼翼地说。

 

「栋柱,我们还是问问你大哥好吗? 大嫂不上班,常常到医院去做义工,她既然有空去做义工,当然也比较有时间照顾表妹。 」醒亚也不愿揽这件事。

 

「那你打个电话给大哥大嫂吧,告诉他们,小玖的学费申我和栋梁负责,大哥大嫂不必担心,还有,我们每个月还可以贴补小玖一点生活费用。 」栋柱对醒亚说。

 

「我们贴补一点钱,当然是可以的。 」醒亚点头。

 

醒亚噔噔地跑上楼去打电话给栋柱的大哥栋樟,栋柱也如影随形的地跟了上来。

 

醒亚正在拨电话,房间里光线不好,电话号码的字不大清楚,大概是近年来从早到晚坐在终端机前面的原故罢,眼睛愈来愈坏。

 

「叭! 」栋柱竟替她把台灯扭开了。

 

醒亚才拨了三个字就拨不下去了,因为仍然看不清楚,栋柱伸过头来看了一下,又特意地将台灯移到电话旁边,果然电话上的号码就看得很清楚了。

 

「这房间的光线不怎么好。 」栋柱轻轻地说,声音就在她耳边。

 

醒亚将电话号码拨完之后,不久就听见线那边的铃声响了起来,大哥大嫂不在家? 在楼上? 响了好几声都没有人接。 当醒亚侧耳细听电话里面那边的动静的时候,只觉得栋柱高高的个子,暖暖的身体,就近近地贴在她身体的旁边,只要她的身体略略挪动一下,似乎就可以跌进他的怀里去似的。

 

他与栋柱不是自己在大学里认识的同学吗? 他们不是经过热恋才决定结婚的吗? 他们两人之间,不是一直都互相吸引着才决定终身厮守的吗? 怎么近来变成这样了? 几乎变成互相生气的对象呢?

 

正当醒亚在胡思乱想,心猿意马的时候,电话那边被人提起来答话了:

 

「哈喽,赵府,妳要找谁? 」大嫂的声音。

 

「大嫂,我是醒亚。 」

 

「哦,二嫂,很久没见面了,有什么事吗? 」

 

「大嫂,我们有个由中国大陆来的表妹,要到你们那边去读书,请你们照顾一下好吗? 」

 

「那不行,我们家只有大哥一人赚钱....! 」

 

「大嫂,一切费用,由三弟家与我们负责,妳和大哥不必担心的! 」醒亚急急忙忙地说,生怕大嫂将电话就此挂断。

 

「我们哪里会怕你们不出钱? 谁都知道,二嫂是女强人,赚的钱多! 」大嫂在电话里说。

 

「就是因为我上班,比较忙,所以....。 」

 

「是这样的,我要做义工,我家房子太大,清理起来很不容易,无法照顾她,她是绝对不可以在我们这里的。 这样好了,等她在你们那边上学了,欢迎她放假时来我们这里玩,以后我们有空就去到你们那里去看她。 」姜是老的辣,赵大嫂在电话里回得一乾二净,叭地一下,急急忙忙将电话挂断了。

 

「这样说,小玫只好住在我们这儿来了,因为艾蜜说若小玫到他们那里去,她就要与栋梁离婚,艾蜜是说到就做到那种人。 」栋柱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艾蜜是老三栋梁的老婆。

 

「我们勇勇大了,又很懂事,实在不需要保姆。 」醒亚还在那里傻傻的重复着同样的话。 心里在那里思前想后,感慨万分,不知如何是好。

 

「住在我们这里,可以帮忙做一些家事,醒亚,那样我们不是空闲一些,好好地喘过一口气来? 」栋柱对醒亚讨好地说。

 

真是的,结婚以后,醒亚和栋柱两人各自为了事业在外面努力挣扎,家里面的事情又是无休无止的,什么事是都必须两人亲自动手处理,当然两人的感情被日常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愈磨愈单薄了。 醒亚近来甚至怀疑丈夫栋柱到底还爱不爱她? 想到这种问题,也只能胡思乱想罢了。

 

好在每天很忙,胡思乱想的时间不多。 又好在日子久了,醒亚虽然对丈夫对自己的爱情有所怀疑,但对办公室的工作能力信心日益增加,姐姐韵亚的病况日益好转,对她也是一副定心丸,勇勇从小就只令人为他骄傲不必为他烦心,所以近来有朋友是呼他为"女强人"的时候,初听真是吓了一跳呢。

 

女强人? 怎么会是我?

 

但仔细想想,如果说赚的钱比男人多,就是女强人的话,她近来每半年就加一次薪,顺带又升了几次官衔,收入是不错了,头衔也挺响亮的,这样想,自己似乎又当得上这个头衔。

 

她也变成了穷则变,变则通,将栋柱对她的态度大而化之,自求多福,不再期盼他有什么温柔体贴的行为,但是,若是夫妻日常能够和睦相处,相敬如宾,不要再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那该多好呢!

 

不过,只看栋柱近来这两天对她的态度,一下子转变了很多,是不是象征着她婚姻的危机,也会转向,也就是说日渐好转的呢? 如果是那样,那该多好呢?

 

「栋梁家孩子小,需要一个保姆,先让小玖在栋梁家住一阵子,等小玖对环境熟悉了,三弟栋梁的太太艾美可能就喜欢她了,那时就会觉得家里有个保姆是不错的呢! 」醒亚还存着一线希望,希望至少能拖一下时间。

 

「不行的,艾美说过,绝对不许进他们城内的学校! 」栋柱叹了一口气。

 

「不过,到我们家来,也实在不是办法⋯⋯」醒亚犹豫地说。

 

「表妹小玫现在就在老蔡家,我这就去老蔡家接她。 」栋柱还没有说完,就急急忙忙把车开走了。 这可将醒亚弄胡涂了,不是说三弟栋梁与三弟妹艾美吵得翻天覆地,艾美已经将栋梁扫地出门了等等吗? 怎么表妹小玫已经在长岛的朋友老蔡家里呢?

 

老蔡距离醒亚家开车不需要20分钟距离。 果然,不到40分钟,栋柱将他的表妹方小玫带到家了。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