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斑驳的身影——老李一家

                            

                                                             老李一家

 

           有一段时期住的房子是工厂的旧食堂改造的,内走廊分南北两排,北边一排与阳光陌生,也许你认为北边的窗户也是透光的,实话告诉你,窗外另有一排住户,这排住户与北边的这排只是隔墙而已,窗子不能开,一开就开到人家的屋子里了。就这样的条件还不是一般的人就能享受上的,都是些建厂就进来的老资格,不是劳模就是有些位子的单身工,理论上讲,单身工都是两人一间,如今分到单独一间还会嫌光线暗淡吗?当然不会,这些单身职工都带孩子来城里读书,只求有一室,足矣。

        老李一家是住这里吗?不,他暂且还没这个资格。

        车间里有一处可以打开水的地方,是利用生产锅炉的余热烧的,供应全厂的需要,彼时我们一党小学三四年级的,都练就拎着水瓶去打开水的过硬本领,我最好成绩是两手提三只水瓶,半路需要把装满开水的第三只从右手换到左手,或者从左手换到右手。有个别的挺厉害,一手两只,还看不出脸发红。当然了,打好开水回来的路上也会看到有的朋友在哭,脚前是水瓶胆的碎片,大小形状各异的弧状水瓶胆碎片在冒着热气的水渍中,被阳光一照,竟然跃动着耀眼的光芒。大孩子劝那失手的朋友说,把水瓶壳子拿着回去,大人不会打你的。那朋友右手提着完整的水瓶,左手拎着没了胆的水瓶壳,抽泣着跟在我们后面往回走。

        时间一长,厂里的人就多了起来,有来读书的孩子也有落实政策到厂里安排工作的人,简直很热闹,满眼是人,不同的人。人一多就暴露了很多问题,问题之一就是热水供应不上。

        经过慎重研究之后,在我们住的黑洞洞的屋子的内走廊的唯一出口外,大约有五步远,也许是六步?总之就这么个位置,盖了一座茶炉房,专门烧水供应生活所需,每个职工每个月有一定的水票,凭票打水,没票给钱,两分钱一瓶。

        这个老李是个药罐子,老婆孩子在农村也没什么劳动能力,孩子倒不少,三个女儿一个小子。厂里领导看这老李做不了别的事儿,就让他烧这只茶炉收收水票。这老李个子挺高,就是瘦,长脸灰黄色,两颧骨稍大,脸上的皮还有两道皱褶,嘴不小,两腮却是瘪的。见到有成人来打水就笑嘻嘻的,要不就敬根烟,不少人打趣说,老李啊,这下好了,稳定了也不劳累还有小油水,嘿嘿,老李的眼里溢着笑意,嘴嗒吧两下。我们因为就近,打水就很方便,早早晚晚的也可以拿个脸盆来端开水。水头比较冲,有人出主意让老李用纱布把水龙头扎起来,水头就缓了。出内走廊就见到老李坐在一张破旧的嫩黄色的塑料藤椅上,右手夹着半枝烟,这是他自己卷的,左手端只瓷缸子,瓷缸子已经泛黄了,上面的图案也看不清了,好不容易能看出一只胳膊环抱一本红语录,沿口的残余的蓝瓷断断续续的加起来也许还有三分之一,底边至少掉了四小块瓷,露出铁胎的面目,这面目也灰黄了,与老李的脸色倒有些近。

         好像没过多久,老李就把老婆孩子都带来了,一家就挤在锅炉后边的那一间小房子里,门外还搭了棚子,一家吃饭什么的就在棚子里,我们来往也得从棚子里过,但我们是乐意的,因为即使天气不好而下了雨,我们也可以从内走廊出来到棚子里。看棚子外的雨幕,看那雨水冲击着地面上的积水,先冲出一个个小水窝再溅出水花,密集集的,不停地重复,一时间还以为地上开着无数的圆形花朵呢!

        老李一家的餐厅客厅都是这个棚子,还兼了娱乐,其实还是厨房,那只做饭的炉子就在茶炉房的门外,就在棚子的东北角。他们一家的活动都在大伙的眼里,棚子是三面敞着的,他们家的事务至少也敞着三面。老李不能劳累,烧锅炉铲煤的事基本就是老婆给包了,这是个老实而肯吃苦的女人,很少说话,老李与人吹牛快要煞不住的时候就会插上一句嘴,老李眉头一皱就呵责多嘴,别人一看这两口子有燎原之势就连忙找个台阶走了。

        大女儿才上一年级,小脸灰朦朦的,余下的差一岁一个,泼皮的很,但都知道自己的任务,那就是一定要带好弟弟,那是老李的心肝,也是老李最关心的,没人吹牛也不吸烟叶喝开水的时候,老李就抱过儿子亲上几下,搂坐大腿上,直到烟隐来了,或者有人来了。有好事的人劝老杨,女儿也要好好养,花点钱打扮打扮。老李眉毛一扬,闺女都是人家的,养有什么用?不缺她吃就行了!话到这份上谁还与他去辩,就没人再提这个了。中午有点好菜,也是老李的口福,儿子也吃些,老婆和女儿很识相,赶紧地吃点素菜刨些米饭喝点开水,她们很满足,比起在乡下不知要高起多少了!

       老李的脸色渐渐有些起色,满口的大黄牙却日渐发黑,脾气也见长,看昔日工友眼神竟流露出一丝傲慢,虽然还是买烟叶自己切丝儿卷,但口袋可能鼓胀了些。

       我搬离了那个地方,虽然还去打开水,但见到他们一家的机会就很少了。只是偶尔遇见老李的孩子们,大女儿都上初一了,真是女大十八变,简直认不出来了,嫩圆的脸上眼神很活,简单的衣服掩饰不住青春的气息,是个大姑娘了!她弟弟也上学了,几个姐姐一路带着他,虎头虎脑的,像他娘不像老李。

       如今不知道老李一家怎么样了,锅炉房——应该早就不开了吧。

 

 

 

                                                                                                            一一年四月三日十六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不少这样的记忆犹新的过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些人组成了我们的记忆,构成了生活的色彩。

 
雨林的头像
 #

那些打开水的日子。 记得是从小学开始, 一直到工作了, 结束单身生活的时候。 是啊, 开水房里, 该有多少故事呢? 还有那个烧锅炉的老李。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特定的年代特定的风景别样的故事让我们体会到生活的蕴藉。

 
春阳的头像
 #

淡淡的往事,淡淡的身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春阳,这都是经历岁月后的印象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