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你之蜜糖 我之毒药

同事麦克,退役美国空军。曾经驻德国六年,能说一口流利德语,喜欢宝马摩托、宝马汽车。麦克早婚且早育,四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给他生了一堆的孙子、孙女。现在属于上没有老需要照顾,下没有小需要花钱的人生状态。


麦克和我同事十年多,在人生观上经常给我灌输及时行乐之重要,吃饭时经常看着我吃得比他还多、还快而匪夷所思,摇头叹息:你们亚裔女子吃这么多食物都跑去哪儿了?


话说麦克喜欢摩托,而且都是买宝马摩托,看不上美国的哈雷、日本的本田、雅马哈之类的。他多次说他拿着空军的退休金之所以还在上班就是挣钱买他的大玩具。周末,麦克经常带着老婆带着狗,专门去我们山里开一条有名的龙尾之道Tail of Dragon, US 129)11英里的路程有318个弯,是在美国摩托车手和赛车手首选的飙车挑战之路。


麦克喜欢摩托、喜欢速度,就觉得我也应该喜欢。他每买一辆新的摩托、新的宝马车,一定要带我去兜风。恐高、恐速度的我,拒绝、拒绝、再拒绝,最后都是变成同意。


第一次做他的摩托,我头盔、机车夹克全副武装,老板、同事全都涌到公司前的街上看我热闹,指指点点加拍照,弄得像过节似的。


麦克弄得如此大张旗鼓,我却低估了阶级敌人,以为麦克就是带我绕公司的房子一圈,哪想到上去他就加速,带着我高速公路上兜了一个小时的风!我上去时战战兢兢地紧抓把手,被他突然加速吓到,不管不顾地抱着他的腰不撒手。回来我老板还指着照片不怀好意地说:至于这么亲热嘛! 亲热?我没下手使劲儿掐他的肉就算我还清醒吧。


头半个小时,我根本就是闭着眼两腿不停地发抖!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我把生孩子前上课教的免痛呼吸法都用上了,想让自己放松下来。好不容易眼睛能睁个缝偷偷瞄一眼了,看见我们是在高速上飞驰,旁边是个十八轮大卡车,偏偏麦克还回头向我招招手,笑问我怎么样?我吓得赶紧又闭上眼睛冲他大喊大叫:专心开! 其实,我不用叫唤他也能听见,两个人的头盔是有线连接、有麦克风可以清楚听到对话。麦克还放了音乐,我是紧张得啥也没听到。也就最后十几分钟我好歹安定下来,欣赏了一下飞速中的路景。麦克抱怨我在他拐弯时没有身体倾斜,那样有助于拐弯。我心说我都快吓成木乃伊了,还倾斜呢!


之后,麦克给老婆又买了宝马车,我也坐过,不怎么享受。凡是高档好车,我都觉得不舒服,要不就是宝马那种跑车型的,要不就是豪车太安静飘飘呼呼的容易晕车。


今天,麦克又弄了个新玩具来上班:三轮的摩托。我跟着他兜了一路的风以为又是一个宝马,和他那辆拉风的宝马摩托实在外观太像。结果,这个宝贝叫Can-am Spyder,不是宝马啦!我们办公室的男同事都知道,我还得追着麦克让他写下来才知道自己坐了啥车!


本来,这三轮摩托坐着不那么害怕,尽管我刚上去时同事都看到我腿抖了。跑了一大圈回来,麦克怪怪地停到停车场的另一边,我问他干嘛?结果是让我坐前边他跑后边让我开!我说我可不敢玩你这个贵重的大玩具,麦克干脆就说你把那个一闪一闪的按钮按一下。我按了,是暂时停车的。按下后,车不停了,开始往后退啦。我急死了,麦克在后边不紧不慢地说:现在你轻轻拧把手。没办法,我一脚踩在闸上,手拧了下,摩托滑行了几米。我真是怕、怕撞了摩托、怕撞了停车场的车!麦克把着我的手还让我在不宽敞的停车场里拐了个弯,我觉得这下可以了吧,结果麦克还让我拐弯,我这一紧张,摩托就停不下来了,死命踩闸,手也死命攥着,结果当然是越来越快,麦克一边叫我放松一边从后边扑上来把住我的手,好歹我是终于明白松手就是松油门了。


这高级玩具,对麦克来说是享受,对我来说就是遭罪,大家还是各玩各的吧。


Whew!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每个人的本领不同。

 
西山的头像
 #

可不是,我的本领是吃啊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米国佬确实各玩各的,不从众、不追风(相对而言)。俺的一个部门全是老美,不是工程师(木有大学学位的)。就有一个严重摩托迷。两口子不光本州骑摩托玩的清清楚楚(俺们秋天看红叶也要向他打听线路选择),还休假坐灰机去外州玩摩托。好像还有帮会的,各地车迷来一大帮。

 
西山的头像
 #

摩托党最感人的行为是他们自愿去为战死的军人送最后一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