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女儿的学琴之路:输在起跑线上

丫头两年多前初中转学时自己做了个我没想到的决定:乐器里选了小提琴(美国中学音乐要么选交响乐的乐器,要么选军乐队的乐器,如果都不喜欢,可以去合唱团)。因为哥哥当年选的是黑管和萨克斯管,我以为丫头会选进军乐队。

丫头爹知道后,眉头一皱说:“怎么选了歪脖拉?” 然后,我们都心惊胆战地等着家里这个小提琴初学者吱吱嘎嘎的“噪音”折磨。

学琴开始,丫头似乎还真是学得兴致勃勃,不像弹钢琴得提醒着,人家是自觉自愿地练习小提琴。鉴于爹娘愁眉苦脸怕“噪音”的架势,人家躲到最远的屋子里关上门练。由于她是转学,学区不一样孩子学琴早晚不一样。丫头转去的学校别的孩子四年级就开始学习这些乐器了,她六年级才开始,比别人落下一大截,属于“输在起跑线上”的那种。而且,教琴的音乐老师十几、二十个学生管不过来,只能找了个学琴几年的学生给丫头示范。学生教学生有限,丫头只好自己上网找“油管” (youtube)的录像跟着学。

练了些日子,我碰到音乐老师,说是没想到丫头进步很快,比别人晚两年赶得倒快。丫头自己回来说音乐老师逐渐把她拉琴的位置从后边往前换了,我只能把这归功于丫头有一搭没一搭学的钢琴了,至少,钢琴的训练让她会识谱,有两手配合的基础。

这时,丫头要求我们给她请私人老师学提琴。哥哥找了他拉小提琴的好朋友让他们推荐启蒙老师,很快,老师选好了,我家丫头正式开始了学小提琴的经历。

提琴老师是个很瘦小的犹太人,美国著名的朱莉娅音乐学院毕业的。提琴老师上课时永远哈欠连篇,加上她家左卧右躺的狗啊、猫啊,统统都是听着音乐大睡特睡,弄得我坐边上也常常是被催眠得昏昏欲睡。但是,这个老师非常会教,从怎么站、怎么拿琴开始,先严格纠正了丫头在网上学来的非常不正规的姿势,然后才开始教丫头拉最简单的曲子。很快,丫头在她的指导下开始拉出好听的曲子了,我和她爹总算松了一口气。再听丫头在家练琴,不再是折磨了。

然而,好景不长,爱说爱笑的丫头把学校的音乐老师给得罪了。从此,不仅丫头经常被怒气冲冲的老师换到后边去拉琴,而且不管是不是丫头说话扰乱了课堂次序,老师一律都认为丫头是害群之马,经常恶语相向。有次,这个年纪已经很大的音乐老师没戴老花镜念错了谱,别的孩子都鸦雀无声地互相观望,偏偏俺家丫头又不识时务地跳将出来纠正老师,结果当然是大为光火的老师把她臭骂了一通!

按说,这种情况我这个当娘的应该“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地冲到学校找老师沟通理论了吧?可我真是对这个老师生不出这样的情绪!这是一个非常喜欢音乐,真心教导孩子付出很多的老师。她年纪很大了,自己又没有孩子,有时对我家丫头这种过于活跃、意见很多的孩子就没什么耐心了。尽管她这么讨厌我家丫头,在看到丫头去参加Junior Clinic选拔时紧张的坐立不安,老师还是很和蔼地安慰丫头,借着帮她调琴,让丫头拉曲子给她听,慢慢把丫头安抚下来。

因为老听丫头说学校的音乐老师不喜欢她,我还真担心了一阵子,怕我家这个个性极强的丫头就此撂挑子不干了。这时候,私教老师的指导就特别重要了。这个私教老师似乎很喜欢我家丫头,老是夸她进步很快,每次课都把丫头夸得脸上没啥心里乐滋滋的模样。我不懂音乐,对此疑神疑鬼不知真假。不过,在市里青少年交响乐团的选拔中,丫头还真进去了,而且是第一小提琴,第三个位置。丫头并不高兴,她是想进更高一级的乐团,但那个乐团严格要求必须跟私人老师学了三年才可以,丫头遗憾地说她再怎么夸大其词也不可能把她不到两年的学琴经历整成三年。她的私教也认为丫头的水平完全可以进更好的那个乐团,曾经提出由她出面去和交响乐老师要求把女儿换到上一个乐团,是我说还是耐心多练练争取明年让选拔的老师看到很大进步吧。

对于丫头在学校音乐老师那儿受到的“打击”,在丫头每次和我絮叨中,我很有些无可奈何,告诉丫头这老师心不坏,你也要尊重她,上课不要乱说话,有意见要选合适的时间提,不要让老师下不来台。丫头说她反正是怎么也不喜欢我的,我只好说这世界上你永远不要以为你能让所有人喜欢你,有人不管怎样就是不喜欢你。这没什么,关键你自己要对自己有信心,有个愉悦的内心,有对自己的喜爱。你不讨老师喜欢,就只能好好练琴,用实力说话了。丫头听了,不置可否。

私下我想,这样一个很有挫折感的经历对丫头来说也不坏。逆商,是成长中必须要学会拥有的,那么,现在就开始体会学习吧。丫头的个性和学校音乐老师格格不入,老师对她有偏见。具体到安排丫头在乐队的位置,上音乐课时对丫头的态度,学校音乐老师都是打击丫头的架势。有时,丫头绘声绘色地给我学音乐老师喜欢的学生出了错或是没有听讲说话,音乐老师如何柔声地提醒制止那个学生,而轮到女儿犯错误或是说话,老师又是如何恶狠狠地批评她的。这时候,丫头倒是挺有表演天赋的,每每把我逗得哈哈大笑。至少,在笑声中,丫头知道,这样的挫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丫头的私教认识她的音乐老师,对学校的音乐会丫头总在后边很不理解。我坦率地说音乐老师不喜欢丫头,对此,丫头也有一定责任。前些日子,私教去找音乐老师谈过,回来告诉我音乐老师认为丫头最近有进步,上课说话也少了。我挺高兴地转告丫头,丫头撇撇嘴,说:“那肯定不是实话。”

这次Junior Clinic的选拔,女儿用自己的实力发了次言。这是丫头第二次参加Junior Clinic选拔,等的时候碰到从一大早就守在那儿的学校音乐老师。这次,音乐老师特意过来和我说丫头最近进步很大(tremendous improvement) ,还认认真真地拥抱了丫头,说很为她自豪。其实,前几天丫头已经回来说音乐老师第一次当众表扬她拉的曲子在同学里最好,可她自己被骂惯了可能都不大相信老师的表扬了。今天,看出来,丫头相信老师了,脸上、嘴角有微微的笑意。

选拔后,尽管丫头说自己即兴识谱出了很多错,担心自己能不能被选上,但晚上私教来电话告诉她被选上了,而且和去年比今年进了更好的那个组,尽管是第二小提琴。

孩子的成长,就这样一步步地走来,陪伴中,我和她一起体会人生,一起成长,也学着用实力在工作中证明自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