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 (24)

余韵亚有神经病 (24)

        原来是钱! 两张一元美金的纸币,另外还有一些零钱硬币。

      「哇! 这么多钱! 哪里来的? 」醒亚本来就宠姐姐像宠孩子一样,看见韵亚孩子气地笑着,就笑嘻嘻地用很宠爱的声音问姐姐。

       医院里每月给每一个病人美金廿八元作为零用。 对了要装韵亚的零用钱,醒亜还特地到百货公司姐姐买了一个皮的装钱袋,袋子繋在腰间,片刻不离身,里面已经有五丶六十元之谱了。

但这两元多美金,定有其特殊的意义,不然韵亚不会那么重视。

      「赚来的,我自己靠自己的本事赚来的呢! 」韵亚高兴地说。

      「怎么赚取的呢? 」醒亚鼓励地问道。

      「是这样子的啦,我到我们的医院福利社去买了一包烟,一包口香糖,回来拆包后零售给其他的病友,得了一些蝇头小利。 」韵亜说得又得意又羞怯。

       怎么零售呢? 原来一支烟两毛五分钱,口香糖一片一毛钱,果然是蝇头小利。

     「哦! 他们已经准妳到福利社去了! 」醒亚也为这个好消息而高兴,福利社在卅号大楼的地下室,距她们住的这栋楼要步行的话,得要20分钟左右呢。

     「因为我表现良好,已经获得荣誉通行证,准我出去散步了! 」韵亚说的眉花眼笑的。

     「太好了! 」

     「不过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赶回 22 号楼,迟了就会没收荣誉证,取消外出的资格。 」韵亚说的眉花眼笑。

        真是一天比一天进步,实在令人欣慰。

        第二天中午,来医院访问的醒亚一进门就看见姐姐韵亚正忙,没有看见妹妹。

        醒亚好奇地走过去细看,原来姐姐正在收钱,凡是给了五毛钱的女病友就有资格站在走廊上排队,现在男病人们正在楼下餐厅用餐,他们这些女病人付完钱排成一排,正在做什么呢?

        只见他们排在队前面的几个人,一人手中拿了一个纸杯,纸杯发完了,后面的人只好空着双手,手掌向上。

        韵亚手中拿了一个装咖啡粉的罐子,将罐中褐黄色的粉末向每人的杯子里倒,到了后来,没有杯子的人就把空的双手手掌来接粉末。

      「姐,妳在做什么? 」醒亚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出声问道。

      「醒亚,我在卖咖啡分给大家。 」韵亚笑嘻嘻地回答,掦一扬手中的罐子,果然上面有速溶咖啡粉的字样的标示。

       原来韵亚向她的朋友们一人收了五毛钱,卖一些咖啡粉给大家,叫她们吃过午餐以后泡来喝。

     「姐,妳看,妳快看,她已经开始将咖啡粉吃进去了! 」醒亚大惊小怪地指着一个人女病人喊道,因为那位女病人将手上捧着的咖啡粉,不等冲泡,已经开始往嘴里送了。

       「没关系啦,反正她出了钱, 咖啡粉已经是她的了,什么时候吃是她的自由,反正吃到嘴里或胃里,吃饭时自然有饮料可以将咖啡粉泡开。 」韵亚面不改色,继续分发倒粉。

      「咖啡粉是苦的吧! 」醒亚提醒姐姐。

      「我已经向每人收了五毛钱,收了钱才让他们排队的,不发完是不行的。 」看来韵亚做生意还挺讲义气的。

       哇! 买进一大罐咖啡粉才花五元左右美金,卖出去却是一小撮就要收五毛钱,真是一本万利。

       姐妹俩坐下来吃东西的时候,醒亚很怀疑地问她姐姐:「姐,你们餐厅里吃饭的时候,不是有很多种饮料任大家选择的吗? 橘子水、牛奶、茶、咖啡,不是应有尽有吗? 他们为什么还要花五毛钱向你买这种苦的干咖啡粉呢? 」

      「那个吗? 餐厅里的免费的饮料有什么喝头呢? 不花钱的怎么可能好喝呢?... . 」韵亚振振有词的说。 其实,她口袋里那么多的硬币可以证明她道理的正确性了。

       韵亚平常不是向来不与其他女性来往吗? 现在接受治疗之后,居然能与其他女病人做朋友啦! 而她病房的女病及们知道她妹妹每天几乎每天中午风雨无阻地来看姐姐时,也就千方百计地混到会客室来,混不进来的,也想法子站在窗口看他们两姐妹会客,若是站在可以听的距离,她们就会想尽办法抱怨给醒亚听:

      「我们其实本来没有病,都是打针给打病了。 」

      「死了,快死了,我们吃药吃的快死了! 」

        韵亚已经是中年妇人,还是留着少女的长发,在她神志不清的时候,留着长发给她一个错觉,以为自己还是长发飘逸的少女。

        现在神志清楚一些,发现头发一长,使她原本日益稀少的头发更是像老鼠尾巴一样,医院里的义务剪发师给韵亚剪了短头发,使她看起来精神好些,醒亚见了,鼓励地说:「姐,你头发短了些,人看起来精神一些。 」

        韵亚很害怕地回答:「我不喜欢短头发,老太太才剪短头发! 」

        可见韵亚的脑筋尚未清楚到了解,她现在头发的数量、以及头发的质量都已经不在适合留少女的发型了。

        其他的女病人朋友们,也附和说道:「短头发看起来是比较有精神耶! 」

        韵亚最后很肯定地下了一个结论:「等我将来的头发不这么干燥,就要再留长头发的,可恨的是打针及吃药才使我的头发变得这么干燥的! 」

       有一天,醒亚来访,韵亚不许她睁开眼睛。

     「醒亚,闭起眼睛来摸摸看,这是什么? 」韵亚等醒亚闭起眼睛之后,问她的妹妹。

醒亚闭起眼睛,一面吃吃地笑,一面伸出手双来摸。

     「嗯,一条长长的,不知是什么。 」醒亚笑道。

     「一条皮带啦,我自己做的。 」韵亚又得意又骄傲地说。

        韵亚给妹妹编的皮带,不但做得精致,上面还烧得有花纹,皮带是黄色的,花朵却烧成咖啡色,两种颜色对衬起来真是漂亮。

        第二天,醒亚系了姐姐亲手烧制的皮带来医院探访,韵亚见了,得意洋洋地说:「我近来做工赚了不少钱,请你去福利社吃汉堡包如何? 」

        到福利社的路,约莫廿分钟左右,路上风景虽然不错,那一元一只的汉堡包也很好吃,使醒亚特别感动的是:韵亚居然对于她能由病房出来自由散步这件事如此地欣慰,对于自己花钱买一元一个包子的事,如此快乐。

        韵亚能够在这么小的事情上感到快乐,不就是迈向快乐的第一大步吗?

        我们人生于世,要升大官,发大财,有大喜事才快乐的话,人生的快乐太少太不容易了,要有一个完整快乐的人生,是要在小事上寻找快乐,这样一点一滴的自己找到的快乐累积起来,不就是大快乐吗?

        最使醒亚感动的是;韵亚送了一个纸剪的红心给妹妹,是她们手工艺指导员教的,上面是韵亚用英文写的:「我亲爱的妹妹醒亚,我爱妳! 」她还特地在爱字的四周,用红色的彩笔圈起来,表示慎重。

        更使醒亚感动的事:韵亚在把红心交给妹妹手中时,眼睛中显示的爱心,以及手足的情分!

自从醒亚有了记忆以来,韵亚都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从来没有这样以妹妹为中心地亲近过。

这些年来,她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姐姐韵亚做了怎么不对的事情,人们来向醒亚告状,或者是姐姐破坏了什么,人家来找醒亚索取赔偿等等事项,不一而足,都是些使醒亚提心吊胆的事情,只要有人在醒亚耳边提到韵亚或韵妮保曼如何如何,醒新亚的心就一紧,马上的反应是:「我姐姐又怎么啦? 」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