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ETOON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7 小时 35 分钟 之前
注册: 01/21/2017 - 09:38
积分: 130

你在这里

刘嫂

标签: 

 

      白河镇的早晨,春寒料峭。桃花开了,油菜花开了,菜苔绿油油的又嫩又脆。一头水牛在河边悠然自得的啃着青草,两只喜鹊,一只竖在牛尾脊,另一只在牛背上跳来跳去。几只白鹭也在水草丛中渡步,啄食小鱼小虾。天上的云絮霞光万道,大雁排着队列飞过,鸣叫声长空远播。只见一栋小楼冒出一缕乳白色的饮烟,一群八哥“哇,哇...”叫着,从油烟机的烟道里飞了出来。“气死我了,让你乱搭窝”刘嫂大骂,“熏死你们这帮天杀的!”


      刘嫂56岁,空巢老人,本来在东莞打工好好的,谁知道老板生意不好,刘嫂被工厂辞退,干脆回安徽老家过年罢了。离家大半年,家里一股霉味,灰尘厚积,墙角蜘蛛网在风中凌乱,等打扫好了,还要洗晾衣服床单被单蚊帐。长久廢用,冷暖变幻,家用电器也坏个不停,黑屏电视机刚修好,冰箱又不制冷了。


      最要命的是这旧房子,是几十年前的非框架危房,刘嫂住二楼,卫生间有点渗漏,刘嫂势单力薄,没办法大动干戈修房子了。楼下的陈老汉说,若你滴水下来,我就把你下水道赌死,吓得刘嫂只能买个大盆子洗澡,然后把脏水一勺一勺倒进厕缸。然后三楼厕缸漏水,当家的胖大娘硬是不理刘嫂的抗议,就不修。刘嫂只好自己掏钱找了个师傅,师傅也不知道拿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在滴漏处抹了几下,就骗走了刘嫂500块钱,修过以后没几天又漏,打电话给师傅再没人接听了。开始两天,刘嫂打着伞拉屎,后来刘嫂只好买个大痰盂解决,再倒进厕缸冲掉。对门的孙大姐来看了一下,说我有办法。她拿个可乐塑料瓶,竖着削掉小半,开口对着滴漏处固定好,瓶口接条管子引到厕缸,看上去呀,就象给房子挂水似的。不用几天,爱干净的刘嫂就受不了了,咬咬牙,用打工剩下的1000块钱请来老张,要重砌3楼厕缸。


      老张是周边几个村镇闻名的泥瓦匠,有力气有技术家境好。刘嫂泡了一壶太平猴魁端上来。老张一边干活,一边和刘嫂说话:“刘嫂,我有个事要请你帮忙行吗!”“说吧,什么事?”“我老妈82岁了,中风后躺在床上下不了地,你能帮我照顾3个月吗?”刘嫂没做声,老张急忙说:“工钱你说个数,我不还价。若我妈能在你家住下,工钱加倍。”“怎么不送养老院?”“这你就不明白了,养老院全护理每月要3500块,尿不湿要1500块,再加上其它零用,每月要5~6千块钱了。我有俩姐一个妹妹,她们有的生病,有的下岗,有的退休,付不起养老院的钱,宁愿自己伺候老妈。我妈只好每家住3个月,这不,下个月该来我家了。”“那是,只住3个月,养老院是不收。”刘嫂说,“不过你打错算盘了,我妈92岁,住芜湖敬老院,毛病又多,我还要经常去看她呢。”“那你也不容易,算我白说了。我的妈嘢,怎么走到哪都是养老问题,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老家伙可怎么办哟。”老张叹了口气。刘嫂心里想,等照顾好我妈以后,我一个空巢老人,也该进养老院了。唉,越想心里越堵得慌,不想了,过一天算一天吧,拿死顶着,什么都不是事!


      饷午,远处一群麻雀在柳树上叽叽渣渣地吵得人心烦,几只乌鸦吃得饱饱的,肥得象母鸡似的,压得电线都弯了腰。刘嫂想,人要像鸟那样多好,吃饱了睡,睡醒了玩,哪里要什么卫生间的,一边飞一边拉不就好了,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多好!各位看官,刘嫂说的多好,你见过小鸟担心学费,担心房子,担心治病,担心养老的吗?就是不知道它们怎么讨老婆或者找老公的,说不定就不用找了,逮谁是谁的,那多快活!你说呢?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ETOON的头像
 #

图片来自网络,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自当迅速删除。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