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五十五)

第五十五章

万大医生的诊所坐落的地方还算热闹,徐雅居然查到有一路公共汽车可以从她哥哥家直接到达,她禁不住感叹,真是天意相助。在徐雅被窄脚高跟鞋挤得几乎不会走路时,徐雅终于看到了诊所所在的建筑物,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又担心妆给流花了,掏出小镜子左右端详,涂涂抹抹了一番之后才信心十足地迈步走进了诊所。

诊所的员工那日在万广明家的聚会大都见过,徐雅眉飞色舞,好一番自来熟的热情招呼,不过反响都低于平平,大家职业操守极其专业,没有因此给她的笑容多一丝甜蜜或是问话更加热切。让徐雅平添了一分郁闷。填完表等待的功夫,她自我安慰:懒得和一帮没有见识的人计较,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对我大跌眼镜,刮目相看,争先恐后地跟我打招呼。

不过徐雅的美好设想还没有实现,她自己倒先来了一回大跌眼镜,敲门进来给她检查身体的不是老万,是老万的诊所合伙人。徐雅顿时涌出万般滋味在心头,冒在最上面的是货不对版,深受其骗,可是骗子是谁还不容易确定。而此刻的徐雅退货也绝对不是好办法,若是叫嚣起来,货是否能退难讲,自己的行为和举止又会成为诊所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徐雅只好勉为其难地保持风度配合那半秃的医生做完体检。怒气冲冲地走到接待室找骗子论理。

“我电话约的是万医生体检。”徐雅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缓:“怎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换医生了呢?”

护士抬头看了徐雅一眼:“你约的是万医生?那大约我听错了。”

徐雅听到这句,无名火起直觉护士是故意的,正想要如何为自己要回公道,护士继续说着:“不过,都一样了,万医生不接朋友做病人的。”护士说完又专注而意味深长地看了徐雅一眼:“你是万医生朋友,对吧!”

徐雅被这目光看得冷汗直冒,看来万太太人虽不在,形却深入在各个角落。这场自己一厢情愿挑起的战争看来是孤军奋战千军万马,罢 ,罢 ,罢,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招不好使,再换别的,先撤退吧!

“嗨,你好!”老万的由天而降仿佛是向徐雅伸过来了救命稻草。

徐雅的眼睛即刻放出光芒,声音都柔美了千分:“你好,万大哥,我本来想约您做体检的,可是你的护士说你不肯接收朋友做病人,我不信,病人认识了之后也就是朋友啊,是您不愿意接受我,对吗?”

万大医生显然是有备而来,平静而有礼貌:“哪里话,你想太多了,我不太习惯给朋友看病,病人成为朋友那是另外一回事,我的太太都不做我病人的!”

徐雅的心好一阵失望,大庭广众这种方式提到太太,把她和老万之间的未来不仅门连窗户都堵死了。她意兴阑珊,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之感,老万似有准备告别要去招呼病人,她突然想起便高声地加了一句:“对了,万大哥,你不知道吧!王真的婆婆来了又走了,还把小乖带回国了,她们家呀,应该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不过她们一贯神神秘秘的,啥事都跟中央情报局似的,也不让人知道。”

老万听得一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谁家没有家务事,又不是奥巴马,哪里有可能事事向公众交代,代我向王真问好!”

老万的最后一句话就如对着徐雅这条因缺水而快死的鱼泼了一大盆水,虽然没有到马上活蹦乱跳的程度,但是徐雅的尾巴又不由自主的摇摆起来。让她带问好,说明什么?说明至少她和老万之间的关系强过老万和王真之间的。这一点点啥颜色和意思都不带的话楞别徐雅看成了大红也体会出了其间的意味深长。

徐雅把图图接回家已是一身臭汗,赶忙去洗澡。“今天总的来说简直是得不偿失。”徐雅愤愤地总结道。所有的计划都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泡汤了,本来还想着等老万问及肠胃问题自己可以借机生出一系列的疼痛和不舒服,还可能见机行事地把手拔高几公分。若是都有个按耐不住,就是马到功成了,可惜功亏一篑。

徐雅在想这些时自己的手倒是实实在在地拔高了几公分,而这一不经意的动作,把她顿时从遐想翩翩里撤出,吓得魂飞天外了。徐雅摸到她的右胸下有个很结实如指甲盖大小的肿块。她冲到镜子前面,好一番拨弄,终于证实了那里的确有个青色的小肿块。徐雅裹上浴巾就出来打电话预约妇科医生和乳腺X光检查。也约到最快的日子两天后。

那两天的日子如行尸走肉一般,而且是带着无限恐惧的尸肉。徐雅怎么也不会忘记她的母亲英年早逝的病因——乳腺癌。而这种病说是有遗传的,自己身上肯定带有癌症基因。难道自己也是一样的命数,这个念头就是晴天霹雳,让徐雅不寒而栗,所有的愿望还没有来得及实现就要灰飞烟灭吗?她的人生,她的灿烂美好的人生,难道没有开始就面临结束?这是她不敢想也万万不情愿接受的。

等做完检查到再到医生那里拿到报告,徐雅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从鬼门关溜达了一趟,医生说X光显示的确有阴影在,但不能确定就是乳腺癌,需要再做乳房穿刺,给徐雅预约了医院门诊。

同时医生也提到了如果有乳腺癌的家族史,的确是增加了患病的百分比的。徐雅觉得这是慢刀子杀人更过份,死刑都不一次宣判。医生看到她灰白的脸,好心地劝解着:“乳腺癌其实并不是很可怕的,手术后存活率非常高,痊愈的案列都很多……”

徐雅一声不吭地带着图图回家了,她好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就不用面对这些,或者找到时光倒流的按钮,一切回到没有发现这个肿块前。图图毕竟是孩子,哪里懂大人的心思,闷了一天的他跟着妈妈东奔西跑一点也不好玩,进门的时候他闹着说要到外面玩一会儿。徐雅只好同意,她想先去烧开水泡壶热茶喝,虽然是一百度的华氏高温,她依然觉得冷,冷到骨头里的那种冷。

王真下班回来,看见图图一个人坐在大门口:“图图,你怎么不进去呀?妈妈呢?”边开门让图图进去。

图图一脸委屈:“我也不知道,我敲了很久的门,妈妈就是不开!”

“或者是妈妈没听见呢!赶紧回家吧!”王真笑着挥挥手,走下楼梯。

王真进屋放下包,鞋都还没脱,就听见了图图的撕心裂肺恐惧万分的哭喊声:“阿——姨,阿——姨,我妈妈——死了……”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生活确实也不容易。

 
夏婳的头像
 #

是啊,容易的就不是生活了,周末愉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