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1 天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五十四)

第五十四章

阿玲觉得现在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和陈肃强正大光明恩恩爱爱地走在阳光下,那幸福,就是做饭的炉火,真实得可以触摸到。她想起外婆说的她是会有大福分的,如今,这个应该算了。原来命运让自己兜兜转转,不过是为了可以在这个点这个段和陈肃强相遇,相爱再相守。而自己困在其中时,还抱怨过苍天的无情,现在想来真是幼稚可笑。

和陈肃强之间因为不住一起,两个人因此联系还更加紧密,多了一些距离,就多了几些相思,更多了好几些牵挂,外带浓情蜜意,看着手机上陈肃强发过来滚烫的话语,阿玲梦都是甜的,她就像爱河里遨游的鱼,快乐和幸福满棚满棚。

陈肃强把拟好的离婚协议给阿玲看,问阿玲的意见。同时也小心翼翼地告诉阿玲,虽然这个已是自己让步很大的设想,但是徐雅还是有可能得寸进尺的。阿玲笑笑并没有细读:“强哥,你看着办好了。她一个人要带孩子也不容易。”

“是啊,我还想若是她愿意,让图图和我们一起生活倒是好的!”

“只要她愿意,我是没有问题的。”阿玲的话给陈肃强交了底,陈肃强顿时信心百倍,一切只不过是等时间而已,时间一到就会水到渠成。在筹划离婚的同时,陈肃强也在积极密谋再婚的事情,再怎么着,也不能委屈如此通情达理的阿玲了。

夏天服装店里的生意总是清淡些的,阿玲也正好可以为秋冬的购物高潮做准备,被爱情滋润着的女人干什么都是哼着小曲的,那从天而降的前婆婆一通电话让阿玲

吓得魂飞魄散。

“阿玲,你赶紧找律师去保释立山,立山给警察抓走了!”前婆婆声音微弱,口气却十分着急。

“立山犯什么事了?怎么会给警察抓走?”阿玲是雾水一头也着实吓到。

“他和珍妮打起来了,珍妮报警了,家门不幸啊!”前婆婆说着就哭开了:“我这急得心脏病又复发了,刚吃了药,也不敢乱动,阿玲,拜托你!”

原来是家务事,阿玲的心终于回原处:“你先休息吧!我把立山保释出来再说!有消息我再告诉你。”以前的夫家,不管什么事,阿玲总还是责无旁贷地但着,好歹也是家人一场。

阿玲没有类似的经验,便去拉陈博士。等阿玲和陈肃强找到律师,办了一系列手续总算把立山保释出来了。在监狱呆了一晚的立山人都变了样,胡子拉碴的目光呆滞,耷拉着头不吭一声,对谁都仿佛不认识似的。立山的家是肯定回不了的,对珍妮的无条件保护令中立山必须遵守不得回家一月,不能电话或任何方式和珍妮联系,甚至通过第三者也不行。回立山老妈家也不好,老人家看他这样估计会更加焦虑。也只有阿玲那里是好一点的选择。

路上陈博士几次想问原委,看立山那神情只好先憋回去了,等到阿玲家坐定下来,陈肃强有些按奈不住了:“我说老兄你怎么这么糊涂呢?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啊,女人吗有哪个讲理的,咱大老爷们能跟她们一般见识吗?看这几千块钱白白打水漂了吧!”

立山对陈博士的苦口婆心一点反应也没有,自顾自地掏出香烟,点燃抽着。阿玲使了个眼色给陈博士,走过去打开窗透气:“强哥,你先回去上班吧,等你回来再聊!”

陈博士心领神会赶紧离开了。阿玲泡了一壶功夫茶,给立山斟上:“你先别急,这保护令也就一个月,我想珍妮不过是一时气急乱了方寸才报警的,你们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下次再怎么吵也别动手就行了!”

立山连着喝下了几杯茶,掐灭了手头的烟,叹了一口气“阿玲,我这回死定了,无路可走了!”

阿玲给立山的表情又吓了一跳,她瞪瞪地看着立山,“你们到底怎么了?”

立山埋下头:“是珍妮她太过份了,我不晓得她是不是故意,反正我是真的死定了,我妈要是知道一定会杀了我!”

阿玲看立山的样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却不知如何安慰:“你先说出来,大家想办法,你妈那边,瞒着再说吧!”

 

那日立山等着珍妮回来问到底为什么装修还没开始?珍妮轻飘飘的答一句:“装修师傅设计图还没弄好呢?”

立山差点给这句话气死:“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在付租金的啊!换掉这个师傅!”

珍妮一听,有些不情愿:“可是这边我付了一半定金的,你不打算要了?”

立山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你到底是谁的老婆呀?怎么胳膊拐到大门外去了!

珍妮给说得脸色绯红,便三分撒娇,七分讨好的:“老公,人家说慢工出细活,咱们要做就要做全城最好的。”

立山无可奈何的:“不做那个梦了,只求赶快完工,赶快开业呀,不然这每天烧钱怎么受得了?”

珍妮自知蒙混了这一关,还是得赶紧办事了,真正得罪了立山,或是立山亏钱了,自己还是没有好果子吃的。紧赶慢赶倒是让小装修把设计图弄出来了,但是到市政府去审批时却碰到困难重重,补充了很多次材料依然没有批下来。把立山急得如热锅的蚂蚁一般,也顾不得珍妮是否生气,夺过图纸和材料,亲自跑到市政府去了。

这一去,工作人员倒是要批给他了,只是一个随口的问题,让立山即刻撤回了申请:“这整栋房子,两年后会拆迁,将会做养老院,你现在花这么大力气去装修划算吗?”这个问题简直就是致命的闷棍,等立山回到家细细地阅读合同才发现工作人员所言非虚,再急急的召回珍妮问怎么回事。

从麻将台上输得晕头转向又想扳回本的珍妮好一番不爽:“我怎么知道,又没有人告诉我?”

立山忍无可忍地吼着:“你去签的合同,你找的律师,难道你不知道?”

珍妮漫不经心地,一副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至于发那么大火吗?那我们简单装修一下,两年后换地方不就行了?”

立山给珍妮的不知轻重激得火冒三丈,一个耳光朝珍妮飞了过去,打得珍妮眼冒金星,抖了半天才看清电话号码,拨通了911。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这人生,节外生枝的时候太多。

 
夏婳的头像
 #

是啊,故事里就更加凑在一起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