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3 小时 54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68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22)

余韵亚有神经病(22

社会医药保险只肯出三个月的医药费,像韵亚这种超过了三个月的长期病人就要换到州立医院,由州政府来负担全部费用,在以前美国政府有钱的时候,曾经建立了一些规模很大的精神病院,但现在州政府的经费,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充裕了。

韵亚被送到的州立医院,座落在醒亚办公室东边约18分钟路程的一个小镇上。

由长岛公路望去,就像科幻电影里面的一座古城一般,占地极大,一望如茵一般的绿色草地上,有安静和祥葱翠的大树林,红砖的楼房,高高低低有规有矩地点缀其中,各楼房之间,另有汽车道路相通。

车道上偶尔有一辆汽车安静地开过去,间或有一丶二位行人,彳亍其间。

长岛高速公路53号出口,向南有醒目的标识,告诉找路的人,这里就是医院入口,在入口处,竖立着极大的医院一览图,醒亚皮包中找出记事本的小字条,查看姐姐韵亚住在哪里,字条上写的是廿二号楼,是全院最大最好的中间那座楼房。

醒亚停下车熄了火,先坐在车内,由车窗中将那巨大的医院一览表仔细的看过,又闭起眼睛复习了一遍,才慢慢将车子重新开动,向前找去。

当初建造这样大规模城市一般的医院,真是个大手笔呀!

这个医院实在太大了,车子愈开四周景色愈荒凉,路面越来越高低不平,由它的规模,以及那种整齐划一美丽的红砖,就可以看得出当初建造的时候是多么地坚固高级,现在只不过是年久失修而已,路边的绿色草地,渐行渐秃,连绿树的形状,也都先出很久没有人来照顾修剪的样子。

到了一座大楼,与刚才记的22楼地点有点相彷佛,只不过楼外没有标识,穿了三寸高跟鞋的醒亚,只得将车停好之后下车行走。

电铃也很破旧,似乎坏了,醒亚伸手去推大门,大门 “丫”的一声居然被推开了。

「有人在吗? 」醒亚高声的喊着,有点色厉内荏。

吗? 」空洞的回声。

醒亚是利用公司中午吃午餐的时间来的,她知道今天是第一次来,要花时间找路,所以没有带吃的食物给姐姐。 今天并没有打算着看韵亚,只是自己先行熟悉环境,找找路而已。

醒亚壮起胆子向大楼里面走,两边发霉的气味、潮湿的气味夹杂着尿骚的臭味扑鼻而来。

哗啦啦,两只极肥极大的老鼠由她脚下窜过去,吓得她一颗心扑通扑通地乱跳。

吱呀呀,窗外大太阳下,有什么鸟在哀鸣。

格登,醒亚的高跟鞋踩着水泥走道,发出惊人的回音在大厦中回荡。

醒亚再走几步,确定是个癈楼,她强自镇定,快步走到停在水泥道上自己的车子那旁边。

一到自己的车边,醒亚匆匆打开车门,一头钻进自己的车里,呼地一声踩动油门,车子向前冲去。

她的一颗心惊天动地的跳着,在这废墟中开了一阵子,路已经到了尽头,前面有高墙,参天的红砖墙上插满了有铁钉的大铁丝网,明晃晃的电线缠缠绕绕,可以通电的样子。

这些是什么? 做什么用的?

醒亚越看越害怕,愈来愈慌乱,车子向哪边开呢?

完全迷路了!

    最后,醒亚强制镇定,自己提高了声音自言自语说:「大白天没有什么鬼打墙,廿世纪,找个有地址的病房,那会有什么困难! 」

果然,只要一镇定,人就耳聪目明。

思路一清楚,醒亚静下来思索一览表地图上的方向位置,最后,果然找到了22楼。

楼前有一个白铁制的秋千架,秋千架上有一对病人情侣在上面摇荡,两人唧唧我我,完全陶醉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面。

怎么知道他们是病人而不是工作人员呢? 醒亚已经很有经验了,他们两人身上都没有挂满钥匙!

近旁有两排花圃,一位棕色头发的女子,跪在花圃边地上辛勤的工作,看不见她身上有没有锁匙,很难分辨是工作人员还是病人。

建筑物旁边有一条长凳,有一位中年胖胖的妇女,看见醒亚把车停下,推开车门走出来,向大门前走去,就由长凳上跳下来,展露着孩子气的笑容,又用孩子气的声音对醒亚说;「我的妈妈明天就要来带我回家了! 」

一会身上挂满了钥匙的工作人员,过来摸着这位胖胖妇女的圆形的头,对醒亚说:「这个傻蓓蒂,他母亲已经过世30年了,可能怎么可能来接她回去呢? 」

     醒亚看见这位工作人员和可亲,就问她道:「这是22楼吗? 有没有一位叫做韵妮保曼的新病人进来呢? 」,

「是一位东方女子吗? 我们这栋楼是22楼是不错的,你说的那位韵妮保曼什么时候转到这里来的呢? 」

「昨天下午。 」醒亚回答。

「昨天下午? 你跟我来,我替你去查。 」这位工作人员很能干地说。

「蓓蒂,妳还要在外面玩呢? 还是要跟我进去? 」他问那位胖病人,蓓蒂表示还要留在外面,他就很亲切地对蓓蒂吩咐道:「再玩一下是可以的,但是不要乱跑,走丢了就不好了哟! 」

这位工作人员在前面走,醒亚就跟在后面,她找出壹个极大极重号的本子,查了好一阵子,最后终于告诉醒亚说:「韵妮保曼是新病人,你可以到二零八室的会客室去等会客。 」

醒亚见她查的是一个陈旧的大本子,而不是计算机终端机,不用说,一定是经费问题,这里是州立医院,经费是州政府负责。

这位工作人员真有意思,她将所有的钥匙挂在一个非常美丽的项链上,中间还有一个黄色圆圆笑脸的牌子,弄得她的钥匙串变成装饰用的项链。

醒亚望着这满面春风的工作人员,态度是那么的明朗,穿著又是那么艺术化,猜想他大概是属于那种那种乐天的人,世界上是有一种人,无论什么事经过他们的手,就会变得轻松快乐。

说实在话,不但精神病院需要这种人,我们全世界都需要这种人!

醒亚问她:「我刚才开车开到后面那一幢楼房,原来是一作废楼,把我的胆子都要吓破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

    那位女士回答道:「我们这医院当初建造的时候,共有64座大楼,因为现在科学发达啊,很多新的药物可以控制病情,受到最新药品治疗的病人,现在都可以回家或回到镇上生活,建筑物中的大半数已经废弃不用。 」

醒亚表示:「既然有不用的癈楼,应该修做其他的用处,或者让每一位病人的生存空间大一点,或者干脆铲平,岂不是更好? 」

那位工作人员一听,好脾气地笑了起来,笑着说道:「经费问题,经费问题! 哪来那么多钱,哪来那么多钱? 最好的生活环境是每位病人一个房间,但精神病是长期病,那来这笔经费呢? 我们选妳来做州长好了! 」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