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Suki 病了

 

 

 

星期天的清晨,我起床发现厨房的灯亮了一晚。猛然想起,哎呀我把狗狗忘在后院过了一夜。此时天还未亮,借着灯光我看见落地玻璃门前一团白绒绒的身影,Suki正静静地坐在那等着。我急忙打开门,唤她进来:噢,对不起!我把你忘了。你昨晚在院子里是怎么过的?冷不冷呀?不在屋里没有了你的床,你睡没睡觉呢?外面有猫头鹰还有老鼠,你有没有跟他们玩?猫头鹰没有欺负你吧?千万别让他的利爪碰到你。其他的蛇虫鼠蚁见你在,早就躲得无影无踪了吧?我对她说了一大堆,她自然没有回答,保持一贯的沉默。

 

相信夜色里的院子一定很热闹。Suki想必没怎么睡。我想让她回自己的房间赶快补觉。可她却走向前门。还时不时回头向我张望。分明是叫我陪她去前院。可我要赶紧吃个早餐,等会儿还得去教书呢。Suki才不管,径直走到大门边坐下,很耐心地样子。好吧好吧,我斗不过她,就开门在前院呆一会儿。外面黑乎乎的没啥好看,我又不比狗狗有灵敏的听觉,自然没觉得有意思。Suki看上去也累了,悠悠转了两圈,就挨着我脚边躺下。她就像个会嗲人的女孩,身子压在我的脚背上撒娇。心里满是对她的歉意,我俯下身轻抚她的背。她趁势翻开肚皮让我搓她的肚子。这是她最喜欢的。只要我不停,她就会定格在那里。摸着她前两天才洗过的毛,很柔软,还带着一股香味,我暗自思讨:这几天回暖,她这身毛在屋外应该不会冻着她。我们总是戏称她一年到头总穿着毛衣。夏天就可怜了,只爱呆在冷气房里,都不愿出去。哈士奇的家本来就在冰天雪地里,除了老弱病残,他们全都在室外过夜的。只有这只沙漠里出生的哈士奇,我们当孩子一样养在屋里。

 

时候不早,我轻声说:“Suki,我们回家了。”她乖乖地起身跟在我后面。进到屋里,她又往后院的门走去。我可没功夫跟她磨,捧着我的早餐坐到电脑前。她没像以往跟了过来。我放心不下,唤她的名字,叫她坐我旁边。昨晚她就是这样,后院进来了,就要到前院。前院玩玩,又去后院。进进出出的,来回折腾,结果我都弄糊涂了。自己上楼看电视就忘了回来把她叫进屋。因为一个人在家,我还临睡前开了警报器。居然记不起来狗狗还在门外守着,真是很搞笑。

 

Suki很听话,听见我叫,就坐到我脚前。可她很不安宁,一直就动来动去弄些声响出来。没几分钟,她起身再次走去后院门边。我听到她作呕的声音,赶快跑去开门。原来她闹肚子,怪不得老往外跑。她知道不应该吐在室内的地板上。天已蒙蒙亮,我看见后院的地上已经有她的呕吐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吐的。里面是昨天吃的碎骨头。哦,昨天下午我给了个猪骨头她。想着她可以磨磨牙,又可以补补钙,两全其美。她也是个嘴馋的狗(不是猫),对肉啊骨头呀特感兴趣。美美地啃了许久。之后就变得很安静,也不来烦我陪她玩。我还以为她很享受呢。怎知道,她竟是无福消受,反而害了她。兽医说一般狗吃进去的东西两三个小时就消化完了。她却熬了这么久,不得不吐出来。可怜的Suki,她昨晚一定很不舒服,却又闷声不响。她一直不肯呆在屋里,就是不想弄脏我的地板。哎,真是个孩子。还是个不会说话不懂抱怨的孩子。

 

我快快把后院清理了一下。看见她还在外面踱步。我要出门了,得把她弄进屋。她不想进来的,可还是听话的进了自己的房间。以往每次出门,善于察言观色的她早就自动回房间,等我把门关好,然后奖励一个她喜欢吃的零食。可今天她理都不理递过去的饼干。她没有了胃口。我估计她也吐得肚子空空的没什么可吐的了。为防万一,我还是在地上铺了条毛巾。好让她想吐可以吐在毛巾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冰雪聪明的她就明白,我情愿她吐在毛巾上也不要吐在地板上。毛巾可以包起来丢掉,地板擦起来就费劲呀。要是没有毛巾,怕她想吐不敢吐憋着难受。

 

上完课,急冲冲地赶回家。Suki没有再吐,也没有动地上的饼干。想来今天这个状况是不适宜去走路了。以往的每个清早一定带Suki走一圈的。这也是她一天中最兴奋的时候。那条路走了千遍万遍,可她天天乐此不疲。如果我磨蹭迟迟没有动静,她就会端坐在我面前,叽里咕噜讲一大堆我听不懂的狗语。就是要把我搅得放下手头所有事出门。晨昏定醒,每天一定要走过了才算数,她才会安静下来。今天她把这事忘脑后了,只顾着在院子里嗅来嗅去,像是丢了东西。她能有什么东西可丢的?想起来了,她吐出来的骨头被我清走了。她大概舍不得。闻着味道却不见了骨头。如果她想找吃的,那说明她缓过气了。可我被她吓怕了,不敢让她急着再吃东西。她的消化系统太弱了,动不动就来闹一回。喝口水会被呛着,跑完路回来吃东西也吐。还发现她不能吃奶制品,不能吃生冷的东西。兽医说米饭对她的胃好,所以给她做饭还得是暖暖的。冰箱拿出来还要用微波炉热热。

 

其实她正值盛年,每年体检也是身体健康。就是容易吐,吃不多。每个见到她的人,在惊叹她的美丽的同时,都很诧异她的娇小。她只有成年哈士奇的一半个头。以前我一直认为她体型小,是因为她是女孩,又肠胃不好。现在弄得骨头都吃不了,那她是狗吗?我开始相信她是一只Runt。就是动物中出生的那一窝里面最小最弱的那一个。在物竞天择的动物世界里,她是最有可能被淘汰的那只。幸亏她天生丽质,尤其那一棕一蓝的眼睛更是罕见。出生不久就被人买下来。我没有见过Suki小时候,她来我们家时已是一岁半。听说她的第一个主人很宝贝她,天天抱着她睡。可能就此养成她喜欢粘人的性格。她是我们家的第一只狗。起初我还以为所有的哈士奇都有一只蓝眼睛的,都如她一般漂亮,都是这么乖巧可人的。渐渐对狗的了解多了,才知道是她特别的惹人疼爱。养过狗的人都知道,狗也会小气,会耍小心眼,会嫉妒。Suki的眼睛里从来没有这些。她只会全心地爱她的主人,听主人的话。她的迷人之处不只是美丽的外形,更是她善解人意。

 

想起有人说过,她要拉肚子的话可以给她一块片糖。也不知道对不对,家里也没有片糖。权且试一试。我急忙跑了一趟华人超市,买了包片糖回来。回到家里,看见她卧在门前的太阳下睡着了,我回来都不知道。可怜的家伙,一定累坏了。平日里,听到汽车的声音,她就知道是家里人回来了还是有客人。无论什么时候我还未走近,她就在远远无声地望着。我每次都碰上她静静注视的目光。鲜少看见她眯着眼的。有一阵子我都在怀疑她到底有没有睡觉的,每次都知道我在偷窥她,警醒的很。现在我要故意弄出声响,她才吓了一跳站了起来。我开始敲碎片糖,她不知道怎么就知道那是给她的。在我身边转圈,期盼地望着我。吃过第一块,尝到甜头了,她乖乖地坐在我面前。她随便那么一坐都是优雅迷人的,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看得人心都融化了。虽然我想把全世界好吃的都给她,可是不行啊。我喂了她几小块碎片糖,把东西收好,告诉她:“没有啦。”她仍然不甘心地端坐着。意思很明显:“我很乖的,还有吗?”我也想宠着她,可是等她恢复好才可以再吃了。

 

我招招手示意她跟我到书房。拍拍沙发叫她跳上来,跟她说:“睡吧,我们休息一会儿。”看见我也在旁边的沙发坐下,她安心了。在沙发上转了两圈,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看着她的脚在皮沙发上踩来踩去的,我这沙发迟早要废了。本来她是不允许上床上沙发的。无奈女儿宠她,给了个专座Suki。她到我们家的第一个夏天,我们一家回国了。只有大女儿要修暑期的学分,留在家里。那年的整个夏季,她们俩就坐在这沙发上。女儿念书睡觉,Suki不分日夜相伴左右。从此她也有了自己的专属的座位。

 

眯了一会儿,我坐起身。Suki已闻声望过来。我一动,她就跳将起来。看着她跃进后院轻盈的身影,知道她已经好了,恢复往日的调皮和活力。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温馨好文!

 
鹤望蓝的头像
 #

谢谢阿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