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等回信,用生命

等回信,用生命

 

文/姜尼

 

生活里当我们有新的希望的时候,往往都是需要申请,将各种表格填好,必要的信件写好,然后寄出去,随后将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阶段,等待!  等待的时间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有时候等待很周折,甚至让自己对所希望的事情都失去了信心,但是只要我们经历了一个成功的等待,我们的生命几乎肯定就会有一次飞跃。

 

上世纪九十年代,工作和生活上的诸多原因使我决定 出国,当年出国的成本比较小,就是准备好自己的简历,求职信,放在一个信封里,寄到国外相关的机构,然后等待回音。运气好的话,有单位感兴趣,发出邀请函就可以出国了。当年这样一封国际邮件大概5~6块人民币,由于要发的信很多,对于月工资才几百块钱的我,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明显感到经济压力。一次寄信大概二十封左右,我把信放在一个老干部包里,然后骑自行车到邮局。然后把信在邮局的大桌子上铺开,贴很贵的邮票。邮局里的其他顾客看到了有些诧异的问我是不是在发公信。

 

信寄出去之后就是一个焦躁的等待期,大概一个月后就开始陆续收到回信。国外单位一般都是有信必回,石沉大海的情况并不多见。第一批接到的信往往都是阴性结果,稍一分析就知道,国际邮件单程大约两周时间,回程又是两周,若是在发出信一个月左右收到回信,说明寄信人收到信马上就回了。不用思考能立即回信的情况一般都是单位根本不需要人,或者对简历不感兴趣。所以时间长了,我也基本上有了经验,凡是一个月左右收到的信,或者回信很薄就一页,一般不用拆就知道是阴性结果。然而出国的梦想已经成为信念,一封封的求职信继续发出去,一次次满怀希望的等待,一次次失望,又鼓起勇气,再一次让自己充满希望的等待。

 

大概持续发信了一年左右,大量的阴性结果让我出国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有些怀疑这种努力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有一天妻子下班回到家,随手扔给我一封信,我一看那薄薄的信封,信的内容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都不太想去拆那封信。这时候突然有个冲动就是想看看那封信的内容。拆开信一看,这是来自欧洲某著名大学一个医学教授的邀请函,信很短:“我们对你的简历很感兴趣,现在正进行与你现在的工作很类似的课题,邀请你来我们的大学做访问学者,并提供每月的工资,希望你尽快加入我们的团队”。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邀请信",来的这么出乎意料。一个月后我离开了故乡,来到美丽的欧洲,开始了漂泊的游子生涯。这个故事的关键就是当我们等待改变命运的回信的时候,一定要有耐心,一定要坚持,不要轻易放弃!

 

在欧洲的那段时光是美好的,美丽的欧洲让人流连忘返,然而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古老的欧洲各个国家人口已经趋于饱和,移民相当困难,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都会面临再一次选择。很多人选择学成回国,更多的人选择去美国或移民加拿大。我曾经深受签证的烦恼,坚决把身份问题彻底解决放在首位,于是选择移民加拿大。我们向巴黎的加拿大使馆递交了申请,经过一年多的材料收集、面试及体检等,终于接到使馆通知,我们的签证得到了批准,也就是我们已经成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了。使馆的信件说我们必须在十月三十号之前登陆,如逾期不登陆移民签证将作废,移民文件将很快寄至我们的居住地。

 

一个月过去了,移民纸没有收到;又一个月过去了,移民纸还是没有收到。每天查信箱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尽管我知道邮递员上午和下午各投递一次,但我还是不停地去看信箱,生怕错过了邮件。我就给巴黎使馆打电话,使馆的电话很难打,都是语音指示,一道道关卡过后到达正确的办公室就得十分钟,然后就是长时间的听音乐等待。经过好几次努力,终于接通了使馆的电话,使馆人员明确告知移民纸已经寄出了。

 

还有两周就到十月三十日了,我们还没有收到移民纸,我决定先买飞机票,否则过两天即使邮件到了,也许机票买不到了。时间一天天逼近,千辛万苦再次打到使馆的电话确证邮件已经寄出,可是移民纸如沉大海,杳无音讯。平常很能沉的住气的我已经近乎崩溃。如果不能按时登陆,已经批复的移民纸可能作废,一想到有可能重新走一次移民申请的过程,我的心情沉重的就如这阴雨昏沉的欧洲天气,压抑的喘不过起来。

 

为了平复一下烦乱的心情,我走入了市中心那间巨大的,从来没有进去过的教堂。庄严肃穆的大教堂里空荡荡只有我一个人,和前面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我轻轻的跪在他的面前作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祈祷:“耶稣基督,我在这里举目无亲,我现在移民遇到苦难,机票都买了,移民纸还没有收到,你是我在这里能找到的唯一神灵,如果你保佑我拿到移民纸,平安顺利登陆,我就一定做你的门徒”。祷告完后,学着电影里的样子胸前画着十字,口述‘阿门'结束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祷告。

 

说也奇怪,我一阵儿极其功利心口而来的祷告以后,烦乱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开始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使馆的信息很准确,邮件已经寄出,也许卡在什么地方了,最有可能就是在本市某个地方。于是我决定从邮局总局查起,我到总局时已是下午两点左右。我把自己的故事告诉邮局人员,接待我的是一个非常和善的中年男士,他立即查询近期所有来自巴黎的挂号邮件,发现我的邮件就在离我家很近的一个小支局里。当我立即驱车赶到那个小邮局时,正好下午四点正,邮局的工作人员正在关门。我说明了情况,工作人员很快找到我的邮件,告诉我这个邮件已在这里两周了没人领取,明天他们就要把邮包退回巴黎了。原来邮局寄给我的接挂号信通知不知何故没有收到,以至于出现这等惊吓。当我打开那个大大的信封,果然是我们一家三口的移民纸,我们终于提前一天拿到移民纸,第二天就登上了飞往多伦多的飞机。

 

当我们等待一个决定命运的回信的时候,耐心当然是必须的,但仅仅有耐心是不够的。另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就是对所等待事物充满信心,坚信那个事情一定会发生,我们才会有发自内心深处的耐心。最后就是要警醒,在有信心,有耐心的等待中时刻注意是不是整个事情已朝坏的方向走,及早发现并纠正之使之走上正轨。总之,有时候等待一封邮件需要付出生命的努力,甚至来自上天的保佑,要有一颗敬虔的心,那盼望的就一定能实现!

分类: 

评论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用生命去等候, 其中的艰险和忍耐最终都有了回报.祝福!

 
姜尼的头像
 #

谢谢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耐心的等待,是一份磨炼。

 
姜尼的头像
 #

Agree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