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20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四十四)

第四十四章

阿玲和陈肃强的感情如夏日的阳光,热烈地燃烧着。本来女儿们一放假,就是阿玲时间不够和烧钱的时候,夏令营简直就是宰人没商量。白花花的银子就叮咚响两下就不见了芳踪。陈肃强二话不说接过挑子,申请了在家上班,接送孩子,减少夏令营,把阿玲的后顾之忧解决得妥妥当当。除了不住在这个家,事实上陈肃强已经开始履行所有男主人的职责,这个职责其实他已经履行了一段时间了,不过现在和以前大不相同的在于戴上了名正言顺这帽子,想到这一点,陈肃强连呼吸都顺畅得要命。

这一切顺利美满得让他有做梦都会笑醒的感觉。虽然老妈那里还是坚决反对,但毕竟鞭长莫及,而且陈肃强极有信心老妈要是见了阿玲真人绝对会双手双脚赞成,老妈一定会感叹他当初为何没有这么好的眼光。倒是图图的情绪反反复复,有时似乎是故意捣乱和对抗,对阿玲也是十分地不尊重和不礼貌,好几次阿玲难堪得几乎掉泪。这让陈肃强有些措手不及,他觉得是徐雅的扇风点火教导所致,想找徐雅谈谈大家如何和平共处共享繁荣的问题。被阿玲一把拦住:“干嘛和孩子一般见识,和孩子计较就更不应该了,日久见人心,只要我们真心待图图,他会听话的。”陈肃强想想也是,和徐雅理论,十之八九没有效果,搞不好还是一鼻子灰,事情朝更坏的方向发展。

有这个空干脆多给些时间孩子们相处,他们经常一起策划着五个人的出游计划,而且把图图的愿望摆在最上面,孩子毕竟是孩子,直截了当,几个回合下来,图图更喜欢到爸爸这边来,有玩伴有乐趣,比孤单单对着喜怒无常妈妈快乐多了,只不过图图碍于徐雅的重压之下,从不敢明言而已。

闲暇的时候,陈肃强已经和阿玲开始讨论婚礼的细节了,他自己偷偷地看上了一款婚戒,想着就是节衣缩食明年也要把戒指扛回来,给阿玲一个大大的惊喜。阿玲心底倒不是太注重这些,当年和立山的中式婚礼也算隆重了,摆了几十桌,衣服换了好些套,客人一拨又一拨,祝福收了一箩筐,还不是没有逃过一拍两散的结局,婚礼就是如童话般美丽又如何,最终还不是柴米油盐的过日子。但是她很喜欢和仰慕西式婚礼。那当做众人面的承诺和誓词没有一点花哨,却字字动人:不管贫穷,疾病,痛苦,健康快乐,幸福,都对她(他)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

陈肃强取笑她:“这有何难?我比这更动人都说得出,你喜欢我们就办个西式婚礼?”

“可我们不是基督徒,有牧师会愿意来吗?还有我们都是离婚的,我听说《圣经》里教义是不让离婚的·······”阿玲有些诚惶诚恐。

“不要担心那么多,我们真心相爱,会受到神的祝福的!你看我们不是从山重水复疑无路中走上了现在的光明大道。”

陈肃强信心蓬蓬的样子激励着阿玲,她仰望着男人,深情无限:“只要我们在一起,有没有婚礼都无所谓!”

闻言的男人禁不住搂紧了女人信誓旦旦:“我一定要给你一个你喜欢的婚礼,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幸福。”

 

要让心爱的女人幸福,大约男人或多或少都曾有过类似的想法或冲动,但是事情操作起来,就远不如说出来那么便利。立山此刻就是这种体会,珍妮把新店的地址选在一个知名闹市区,

那昂贵的租金把立山吓的翻了几个跟斗还忍不住打喷嚏:“你有没有搞错,老婆,我手头的钱全加在一起,也供不了这个铺面两年,生意初初都是要守的,这玩意要是亏了,可就翻不了身了···”

“我说你真是没志气,生意还没开张,你就什么亏不亏的,你怎么不想想生意赚了,我们是不是会盆满钵满的,想干嘛就干嘛·····”

“可是,我还是担心,我妈老说做生意一定要稳打稳扎才好········”

“你妈的理论早过时了,什么叫投资你妈懂吗?你妈应该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吧!”

立山笨嘴拙舌的,哪里是珍妮的对手,珍妮三言两语就堵得立山哑口无言,立山虽然无言反驳,心底还是很不踏实,转身又去和阿玲商量。阿玲也觉得新店的店址选得过于冒险,但这是珍妮的主意,反而不好说什么。只好拉着陈博士一致对外。

陈博士一番语重心长,也算让立山茅塞顿开:“古语云:囊外必先安内。安内呢就是说你们夫妻首先得取得一致的意见,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都要齐心合力,这样才能达到家和万事兴的效果·····”

开了茅塞的立山捧着箴言,屁颠屁颠地回家了,但是一回到和珍妮统一意见的问题上,事情又跑到了最初的原点,气得立山在心里骂:“什么破博士,文绉绉的,讲了一堆等于啥也没有讲。阿玲也是,如今不再和自己一条心了,是别人家的人了。”

立山只好再去找自己的亲妈,立山妈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媳妇是要败光家底吗?难道自己家的产业真地气数已尽,无法延续了?”她想起立山幼年曾找高人算过命,高人说立山四十岁必有一大坎,难道就是这个吗?

立山妈当即立断跑去就近的佛光寺求了一堆符,立山和自己房子挂得满当当的,还买了个玉扳指让立山带上,以求消灾收福。那个结实的玉扳指,立山一戴上就有非同凡响的感觉,手指活动都不利索起来,一再申请拿下都被他妈严令禁止:“你懂什么,要地就是这个效果,也不枉我花了两万大洋!”

立山马上就地趴下了,他们家的女人都是叱诧风云有魄力的主啊,要是生养在唐朝,哪有什么上官婉儿,太平公主的戏份,就是武则天女皇都得小心翼翼地悠着,不然分分钟被打入冷宫,不得翻身,历史全盘改写·····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生总有许多开心和不开心的事儿。

 
夏婳的头像
 #

是啊,按古话说不开心的比例还应该更大,十之八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