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美味的野黑莓

2017/2/13 大公报海云专栏  2017:2:13 美味的野黑莓.pdf

在温哥华写作的日子里,常常在傍晚,我喜欢在菲沙河堤上散步,傍晚的橘色晚霞照在河岸边一片矮灌木上,绿色的灌木丛中可以看见很多青色、粉色和黑色的野黑莓。

 

我常常是散了一圈步之后,就驻足在河岸边那一片一片的野黑莓灌木前,凝望着那绿色的叶,带刺的茎,再凝神寻找它们果实,那青、红、黑三色的不同成熟度的果实,青色的果一看就还没熟, 不能吃。红色的果常带着诱惑人的魅力,摘一颗放进嘴里,哇,酸到心尖尖上。即便是黑色的果,也不是每颗都甜。那刚变颜色的,甜中带酸,只有变黑色多日的果实,凝聚了大自然阳光的爱意,一口咬下去才是那种醇厚的甜蜜。闭上眼睛,满足的哼一声,仿佛与一个无形的爱人接了个吻!很过瘾!

我有时也会趁着中午的大太阳,走到黑莓集中的那片地,正午耀眼的阳光会让躲在绿叶后面成熟多日的黑色果子无以遁形,只一会儿功夫,我就可以摘了一捧,虽然手指可能被小刺扎了两下,但捧着那些晶莹剔透的野黑莓,还是满心的欢喜。

 

只是下午与导演修改剧本时,我就会一边念台词一边就克制不住地揉鼻子,那往往是我在摘果子时不知沾到什么东西过敏了,鼻头奇痒无比!

 

一下就明白了那句话:“偷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下一篇: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鹧鸪天• 九月野黑莓】

地埂田边垄尽头,

枝条凶悍果温柔。

顽生野长出身贱,

却是莓中第一流。

 

烘御饼,煮甘粥,

酸甜美味齿间留。

西皇赏赐期应短,

绛紫珍珠任我收。

 
海云的头像
 #

谢谢追梦的美诗。春天的问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