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20 )

余韵亚有神经病(20 )

 

「我姐姐有时是胡思乱想,有时是情绪失常。 」醒亚说道。

「一般来说,身体内的荷尔蒙以及化学物质分泌失调就会导致思想不正常,也会产生情绪不稳定。 」白医师点头说。

「白医师,什么叫思想不正常? 」醒亚很认真地问。

「就是不能控制思路,例如看见、听见、或想到一件事,马上不能控制地联想到无穷无尽的其他相关的或不相干的事。 」

「每个人都多少有点这样吧。 」醒亚笑着说道。

「程度不同,只要不过分,就不是病,过份了影响正常生活,就是有病了。 」白医师正色她说道。

「我姐姐是有点过了。 」醒亚不得不承认。

「另外一种叫情绪失控,病人有的时候万分兴奋,一连几天几夜不能睡眠,东西都被她整理得有条有理,一天可以洗好几个澡,有时好几天不肯洗一个澡,有时特别胆怯,什么都怕,有事特别胆大,什么都不怕,有时头不梳脸不洗,可以永远不换衣服,也有时日以继夜睡觉? 」白医生问道。

「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我姐姐韵亚就是有你说的全部现象! 」

醒亚非常兴奋,好像终于碰见了知己一般。

「有时懒懒的,只想睡觉,有时十分亢奋,有时什么都不管,甚至完全没有了羞耻之心? 」白医师指出来。

「白医师,我姐姐... ,她其实受过高等教育,我们父母亲为人也很正直,家庭也很高尚... ,只是...! 」醒亚涨红了脸,向白医师替姐姐辩护。

「醒亚,妳姐姐是有病的人,很多行为受失调的内分泌影响,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你千万不要为你姐姐感到羞耻,她是不幸有病的人,要特别同情及照顾她! 」白医师很恳切地说。

「谢谢妳,谢谢白医师! 」醒亚此时对白医师感激莫名,主要是醒亚觉得全世界的人,以栋柱为首,都觉得韵亚是坏女人,而这位不肯与坏女人一刀两断的妹妹当然也是罪大恶极,或者至少是头脑不清,现在有这么一位有能力的医师用这样恳切的话来鼓励她,不觉得醒亚余做错了事,醒亚能不感激涕零吗?

「目前还有一派科学家认为病人的脑细胞是受到过滤性病毒的侵害,还导致内分泌失调的! 」白医师又补充道。

「那就是说,病人虽然有很多异常行为,但不是他们不对,他们也并不是是坏人,只是他们不幸生病而已! 」醒亚这一下,简直太兴奋了,她一向都很同情姐姐韵亚,觉得姐姐做的错事,很多是身不由己,现在有权威的人用科学的解释来告诉她,姐姐韵亚只是个不幸的人,只不过是因为受疾病拖累的病人,怎么不会令做妹妹的醒亚觉得安慰呢?

「病人当然是不幸的! 」白医师很肯定地说。

「我姐姐不肯吃药,我也并不主张要强迫她吃药,我看我姐姐太可怜了! 」醒亚嚷道。

「不肯吃药,各种学说纷纷不一,有一派说他们吃的药品大部分是使筋肉松弛、行动迟缓,病人感觉受到控制,又有时因为药品起不良副作用,使病人感到不适,还有的是因为精神病患都是长期病人,药品吃久了,身体就对药品起了排斥作用,不但药效不好啦,身体更是不舒服! 」白医师说。

「我姐姐自己解释说,她不吃药的话,头昏头疼一点也不觉得,就是觉得也可以忍受,但是吃了药以后,头脑清楚,所有的痛苦反而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 」醒亚真高兴有机会把姐姐韵亚的想法告诉一位同情者。

「是有这个可能,我这里有一张单子,上面列有书名,次序是由浅入深,解释精神病情形的,大部分科学家都同意,说是受遗传因子影响大,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受同样的挫折,有的人就能安然度过,有的人就会有创伤,有的人的伤会痊愈,有的创伤就可以使某些人致命。 」

「这些医学专科的书,我看得懂吗? 」醒亚担心地问。

「你若是按照表上列的次序来读,概不致会有大问题,因为这些书都是按照深浅次序来排列的。 」

「那就好了。 」醒亚比较放心了一些。

「都是一些医学常识的书籍,不必有专门训练,只要有心! 慢慢一本一本看去,就可以看得懂,图书馆都可以借到的。 」白医师很有耐性的解释。

醒亚满怀感谢地由白医师手中接过了列満了书名的纸条,将那张条子小心地放进皮包里面,决心要按部就班去一一阅读。

何况,不论会不会增加医学常识,这么长一串的书,每本都逐字逐句地读过的话,自已英文的阅读能力一定会增加不少,醒亚目前在美国公司工作,加强英文阅读能力也是有益无害的。

图书馆借来的书只能读三周,到期一定要归还,醒亚读书时间不多,哪里能保险三周之内读完一本书? 当然是到书店去买比较好,买回来放在家中,装在手提袋内,什么时候想要看,什么时候可以看,也都随意,一口气买花的钱太多,反正应该一本一本地按部就班地读,每本大多是美金十四元到廿五元美金左右,慢慢买,经济上比较不吃力,时间上也比较宽裕。

第二天中午,醒亚就带了书名单子到书店中买了第一本回来,坐在车中就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她看得时而唏嘘、时而哽咽,因为书中描写的病人情况几乎与韵亚都是大同小异,谈到病人家属的反应,也与余家情形相差无几。

「我若能早些、早几年知道有这样的书就好了。 」醒亚不由得叹道。

会不会? 余韵亚可能不可能因早些延医而避免悲剧发生呢?

当然, 这是谁也说不定的!

两天后,醒亚医院去看望姐姐,吃了一碗闭门羹,经过情形如下;

醒亚与往常一样在医院门外按铃,按完铃后就站在门外等里面的人来开门。

「哟,要找韵妮保曼吗? 请妳等一下。 」里面的人开门出来见是醒亚,并不立刻让她进入会客室,反而将门重新又锁上,自己匆匆返进去了好一阵子,大概进去像上面求得一些指示罢,才又匆匆赶到门口来开锁。

「对不起,韵妮保曼今天没有会客的权利。 」这位工作人员自己站在门里,将门开了一条缝,探出头来对醒亚说。

「怎么啦? 我姐姐怎么啦? 」醒亚紧张地问。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国英姐写的吸引人读下去。

 
余國英的头像
 #

十二萬分謝谢妳的評論,我一直怕太鎖碎,讓人厭倦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