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三十八)

第三十八章

陈肃强这几天都有醉鬼的那种唯愿常醉千年不醒的渴望,只不过醉鬼大多数是逃避现实,而他却是因为现实太美好,让他质疑其真实性。本来他以为和阿玲之间经徐雅这一搅和,被迫重新跌回起点,万里长征再次开始,路茫茫兮而不知结局。不料阿玲小女儿一场病他误打误撞地及时出现把他的漫漫征途一下子减免了,他的待遇不仅官复原职还连升三级,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阿玲男朋友称号。陈肃强真地是乐开了花,那感觉简直就是期望一片绿叶却收获了整个春天,陈肃强陶醉在无边春色里,幸福得直冒泡。如果按男人都需要被崇拜,女人都需要被宠爱这个理论延伸了来说,陈肃强和阿玲是最佳搭配,都在彼此那里找到了男人女人最需要的感觉。

小女儿生日那天恰逢周末,阿玲请了两家要好的朋友去附近的公园野餐,也算是安排陈肃强隆重出场。陈肃强带了图图一起来,他要地就是正式加入阿玲的生活,和以前徐雅在中国时的躲躲藏藏明显不同,陈肃强好理直气壮。他谈笑自如,一副男主人姿态自居,甚至连孩子性别都成了洋洋自得的理由,大言不惭地说:“上帝的安排多巧妙,用这种方式让我和阿玲儿女双全。”

阿玲给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两家好友都不介意陈肃强的得意忘形,很替她开心:“你能修成正果,倒真是大跌我们的眼镜了,不过我们也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你吃了那么多苦,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明月了,应该得到幸福的。”朋友的一番肺腑之言,阿玲挺感动也有些羞涩:“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这一撇应该是很快的事情,男人若是不认真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孩子牵扯进来的。我们就等着喝喜酒了。”

阿玲笑意盈盈静静地听着,眼睛一直没离开不远处和女儿们一起玩的图图,图图已经没有了刚认识的拘束,开始和其他孩子有说有笑,虽然离打成一片还有一些距离,但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记得前段婚姻里,儿子简直就是阿玲头上的紧箍咒,每每被念起,她都心痛不已,曾经以为今生与儿子是无缘的了,意料之外命运却有要送她个儿子的趋势。

没有见到图图之前,阿玲反复地要求看图图的照片和询问图图的喜好。很多陈肃强自己都不清楚,不过他信誓旦旦:“你放心好了,我喜欢的,我儿子一定喜欢。”阿玲笑笑没有吱声,不过她心底暗暗地希望事实就是这样,长相上酷似父亲的图图和她也有善缘。不管怎样说,光从男人对自己女儿的态度,阿玲觉得自己也是一定要对图图视若己出的。只是这个视若己出该如何体现需要时间去检验。阿玲有信心也有雄心,未来生活的蓝图里她期待地是大家都相亲相爱。

 

生活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有的欢喜家和愁绪家之间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在阿玲看着图图,踌躇满志的时候,徐雅正一个人倚在窗前,也是满腹心事。陈肃强来接图图时并没有说要去哪里,但徐雅看他那风骚样用鼻子都闻得出他是要去见那个狐狸精的。国内有句话形容小三,使唤你老公,用你的钱,打你的孩子。徐雅一直都挺自负地顺着大思路,陈肃强不过是一时的鬼迷心窍,可现在看来,那个女人不久的将来这些差使都会在陈肃强的心甘情愿下一一履行。徐雅情愿与不情愿都好,她和陈肃强都走到了尽头。如果这是婚姻结束的必然结果,那徐雅的最后城堡也有被攻陷的势头绝对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徐雅一直认为儿子完全属于自己的,如今也要面对被瓜分,徐雅无法想象更无法接受她的孩子有可能还要叫那女人妈。阵阵心痛之后,她想起还有很多的事情要交待图图,以后类似的局面她要提前告诉图图如何表现。

车道上出现了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徐雅看着有些反应不过来:王真的朋友真是三律九等啊!等她看清楚从车上下来的就是王真本人时心潮又开始澎湃:美国还有用自己的钱打的机场来回的人吗?大家不都是自己开车或朋友接送吗?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像她面相那么简简单单的。

一路颠簸辛苦得不行的王真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回到家了,因为时差和劳累,小乖在出租车上都睡着了。司机帮着把行李搬到了门口,王真把睡眼惺忪的小乖拉下了车。

“你们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们了。”徐雅冲了出来,带着夸张的语气和手势,其实她说地是真心话,只不过那个语调出来,谁也打动不了,吓一跳才是真!

王真本能地拉着小乖往后退了一步,徐雅却似乎并没有察觉,眼睛横扫:“这些都是你的行李吗?真多啊,你们回国买东西买得好爽啊!等会给我看看你都买了什么!”在行李上来回巡视了几遍之后,徐雅的目光终于落在了王真的身上,发现了她胸口别着的黑色金丝绒花,徐雅愣了一下,低头看见小乖那里也有一朵一样的花。她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很不合适,急忙自己找台阶下:“我来帮你拎吧,这司机也是的,都不帮忙拎进来,不知道我们这样的房子进房间还有好多楼梯呀!”

王真本来就不是能言善道之人,徐雅一通自编自演,她就默不作声地满盘接收了。等行李全都拿进了屋,看着一点也不打算离开的徐雅,王真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谢谢!我有些累了,改天再聊吧!”

徐雅对王真老疑惑夹着新问题:这胸口的花是为谁而戴?正想着如何进行深层挖掘,这兜头的冷水泼得有些心凉,她意兴阑珊地:“那好吧,我先上去了。”一转身走了没两步又想起:“对了,有个叫万广明的来找过你!”

“哦,谢谢!”王真依然平静。

徐雅追着问:“他是干嘛的?开那么好的车!”她有得不到回答不离去的架势。

王真冷冷地:“他是做医生的。”几乎是半推着徐雅出了门,毫不留情地关上了门。

医生!医生!这两个字就仿佛夜空的礼炮,响彻在徐雅的耳边,她的心顿时如烟花一般烂漫起来,王真的怠慢态度她很大度地忽略不计了,扭着屁股走回自己家时,徐雅觉得自己的脚步好久没有这么轻快了····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诱惑多。

 
夏婳的头像
 #

哈哈,真实生活或者平淡得多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真实生活,诱惑也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