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三十七)

第三十七章

陈肃强想起再过几天就是阿玲小女儿的生日了。据目前阿玲对自己的态度,被主动邀请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抛开给阿玲献殷勤不说,对于阿玲的两个女儿,两年的朝夕相处,他们之间的亲密都赶超和立山的感情了,她们的生日他不愿缺席任何一次祝福。思前想后了一番,陈肃强跑去买了个芭比娃娃和卡通造型的生日蛋糕。如果阿玲要是当面拒绝孩子也会难堪,还是瞅她们不在家时送过去,这样万事都有余地。

陈肃强拎着蛋糕走到阿玲家门口时,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年少时代,那蠢蠢欲动的心,患得患失的情。他轻轻地放下了蛋糕,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脑海里浮现好多年前读过的不知名诗句:

我找你

你不在

于是我等你

只是为了和你说再见

陈肃强不禁哑然失笑起来,心底对阿玲说:我等你绝对不是为了和你说再见,是为了我们一定要再相见!他伸出手按了几下门铃,打算郑重其事地站一分钟,再绅士般优雅地转身离去。门就在他即将转身的那一刻开了,一身湿漉漉地阿玲无比震惊地看着他。这回轮到男人不知所措起来,他拎起放在地上的蛋糕和礼物,结结巴巴地:“我提前买了蛋糕,我其实只是想说生日快乐····”

阿玲低下头,没有接话,脸经不住阵阵泛红,想着几分钟之前自己还说要永远和这个男人一起,也不晓得他是否听到了。阿玲的 小女儿却早已耐不住,冲了出来兴奋地直喊:“强叔叔,强叔叔,我好想你呀!”

陈肃强又是一愣:“你怎么也在家,不是生病了吧?”阿玲看了几眼激动中的两人,赶紧上楼换了衣服,吹干了头发,看着镜子中双颊绯红的自己,她忽然觉得自己其实是很幸运的,幸福就在身边,唾手可得。

等阿玲再下楼来时,女儿已经抱着礼物乖乖地睡了,陈肃强在收拾她买回来的日用品,看着男人娴熟而自然的样子,她突然感概万千,时光可以在这里停止吗?陈肃强抬眼看到了她:“以后孩子生病一定要记得通知我,就算你我之间没有特殊关系,就是普通朋友我也可以帮忙的!更何况我也反复地告诉你了,我是一定会离婚和你在一起的···”

阿玲默默地走过来,从身后抱住了男人:“你不会嫌我们母女烦吗?”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陈肃强一下子北都找不着了,他赶紧握住女人的手:“怎么会?你不要嫌弃我才好,我这个穷光蛋,一点死工资,离婚之后可能大半还要做赡养费····”

阿玲抽出手,捂住男人的嘴:“强哥,不许你这么说,只要你真心待我们母女,我就心满意足了!”

 

徐雅的日子用百无聊奈形容最合适,图图的学校联系好了,虽然开始上学了,可是过不到一个月就要放假了。她整天无所事事的,除了等待,那想破了头的婚姻依然没有什么最佳处理方案。她几乎每天都要电话骚扰一通她同学,当然主题都是反反复复地雷同。同学给她闹烦了,干脆劝她马上离婚。徐雅有些不太高兴:“小姐呀,你一会儿让我拖,一会儿让我离,你把我当猴耍呀!”

同学啼笑皆非:“姑奶奶,我的反话你听不懂啊?我是建议你拖,可我没建议你每天想我汇报进程啊!我两个半大的孩子,要吃要喝的,你知道我自己还在进修呢!你有这空,要不每天熬上甲鱼大补汤给陈肃强送去修补你们的婚姻关系,要不自己找点活干还有钱赚不是?”

徐雅虽然听得满腹不愿意,也只有接受的份,可是去拍陈肃强的马屁,徐雅真还没那份闲情,记得台湾作家罗兰说过:“男女双方在感情上,如果对方不以相同的情意对待和回报就是蔑视你!”怎么着徐雅也不能让陈肃强来蔑视吧!而根据来而不往非礼也之古训,徐雅现在应该做地是也找个男性友人给陈肃强一些颜色看看。

至于去上班,徐雅有自知之明,英文不好,也干不了啥事,到附近的购物中心做个收银什么倒是可以的,但图图一放假,估计赚的钱还不够付他的托儿照管费。胡思乱想的时候,徐雅就对自己的生活越加不满,别人的日子都是有滋有味的,但是不管什么事情到了她这里仿佛就变了的物种,不再是那个味。

寂寞中徐雅异常地思念起王真来,王真急匆匆地带孩子回国,只是简单地和她打了一声招呼说家里有急事。一点也不体谅徐雅的心比那急事还要着急,又无法得知后续情况,她几乎都开始扳着指头王真回国的日子了。没有了小乖这个玩伴,图图也缠人得厉害。现在天气不错,但是后院是与王真的餐厅相通的,王真他们不在,图图自然也无法去。吵得烦心的徐雅只好把孩子带到前院来玩。

初夏的阳光即使是傍晚依然蛮炽热,图图不亦乐乎地拿着玩具枪在花丛埋伏或扫射。徐雅心不在焉地看着,想着晚饭怎样打发才好。当万广明的车在前面路口一出现,徐雅的心就跳到了嗓子眼,这辆卡迪拉克她似曾见过。等车拐上车道,她更加兴奋地确认:这应该是王真的朋友。

万广明奇怪地看着笑容满面走过来的徐雅,不知道此刻的徐雅心里都翻过了不知多少不忿,这个男人好儒雅。其貌不扬的王真真是命里桃花啊!表面却镇定自若:“你好!我是徐雅,王真的邻居租客,你是来找王真的吧?她有事回国了!”

万广明有些意外,很礼貌地:“谢谢了,我不知道她回国了,只是顺路过来看看。”

徐雅目不转睛地盯着男人:“你真是有心了,要不我家喝杯茶吧?”

“不用,不用!”这个邀请太出人意料了。万广明边说边往后退。

徐雅暗自冷笑:应该不是在情场跌打滚爬的,年龄不小,人却还很青涩吗:“好的,没问题,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呀,倒时王真回来...”

“万广明,谢谢!谢谢!”万广明逃似地开车走了,目光一直追随的徐雅挥着手道别,笑容挂在她的眼角也挂上了她的心头,她忍不住想和万广明的相逢应该可以称得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几个头绪都很好看,跟读。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鼓励和跟读!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类的贪心,总会有节外生枝的地方。

 
夏婳的头像
 #

我记得有句话:人心不足蛇吞象。但是人说这也是社会进步的根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