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周 4 天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840

你在这里

阿立法院陪审记 2

 

阿立法院陪审记 2

 

杭州阿立

2017年3月5日

 

上集《阿立法院陪审记 1》写到铁梅解释‘直接证据’和‘环境证据’。


铁梅:“法官大人,俺想宣读俺要传唤的检方证人名单,文件编号。。。”

南希:“准了。”


铁梅对着陪审员们:“下面是阿笨市警局的警官:警官袁立,警官姚民,警官。。。”报了一长串名字(大约有6-7人)。“你们认识这些警官里的任何一人吗?”

众人都摇头。


铁梅:“潘兄,你认识的人里有牵涉到家暴案的吗?”

潘兄:“还真有。俺的姐夫是受害者。俺老姐是被告。”

铁梅:“你有出庭作证吗?案子有结果吗?”

潘兄:“俺们不在同一地区,俺不知具体。案子老姐被判有罪。”

铁梅:“你觉得自己作为陪审员,能不受以前个人经历和理解的影响,公正行使陪审员职责吗?”

潘兄:“俺能的。”


铁梅逐一询问陪审员,问题每次都不同。

铁梅:“法官大人,俺先到此吧。”


南希:“辩方来吧。”

 

辩护律师是个中年白人,姑且叫刁德意吧(比沙家浜之小刁帅多了)。

刁德意兄走到陪审员席:“警察的话,就是事实吗?”,眼睛对着七位陪审员,一个一个询问过去。

众人都摇头。

刁兄赞许的点头:“在法庭上,证人只是证人。警察也只是证人。”


南希插话:“各位已选到的和后面还没选上的所有候选陪审员注意了:你们作为陪审员要自己独立判断,不受任何人的影响。对任何一位证人的话,你们每个人自己决定‘全部相信’、‘部分相信’或完全不信’。”

大家点头如鸡啄米。

 

陪审员席从左到右的七个人。第一位看上去比小沈阳还年轻,也帅一点。姑且叫小哈尔滨吧,昵称小哈。

刁兄:“小哈兄,俺的客户传魁兄选择不出庭发言自辩。你有问题吗?”


阿立注:被告相貌稍微有点儿象胡传魁,身材比胡传魁高大多了。法庭上西装革履,面带微笑。拍电影估计会演正面人物呢。


小哈:“木有问题。他有选择的自由么。”

刁兄:“他如果要发言,你愿意听吗?”

小哈:“那当然。”


刁兄:“沙奶奶是吧?你不认识这些警官。认识其他警官吗?”

沙奶奶:“也不算认识。但作为阿笨市老居民,俺们还真的知道几位警官。”

刁兄:“你觉得那些警官如何?”

沙奶奶:“很尽职,保护俺们大家的安全么。”

刁兄:“对警察的证言,你能做到完全不受私人经历的影响,绝对公正、中立的作出自己的独立判断吗?”

沙奶奶有点儿犹豫。

 

南希插话了:“大家注意个人经历、好恶跟公正审案的区别。本法官和先生的一个好友在车祸中丧生了。肇事者是酒驾。本法官个人对酒驾是深恶痛绝的。但在法庭上,本法官只能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审理酒驾案件。”

 

沙奶奶点头,对刁兄:“俺能的。”

刁兄一个一个问过去,问题每次都有变动。不赘述了。

 

阿立木有抽到奖。看着控辩双方的提问和各自解释法律条文,法官的插话赏析,摇头晃脑的涨姿势呢

。。。

南希发问:“控方有正当理由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铁梅:“法官大人,没有。”


南希:“辩方有正当理由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刁兄:“法官大人,没有。”


阿立暗想:看来这刑事案,俺木有希望陪审了。等民事案吧。

 

南希又发问:“无需理由,控方要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铁梅:“法官大人,没有。”


南希:“无需理由,辩方要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刁兄和传魁稍微耳语一阵:“法官大人,请潘长江兄出局。”

南希:“请小潘兄回到后排所有候选人座位里。”

小潘起立,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南希:“米砂锅,电脑里再抽一位中奖者。”

米砂锅:“号码某某某号,小白兄。”

小白兄(中年米男)举手起立。走到陪审员席,刚才小潘兄的位置上坐下。


铁梅过去:“小白兄?自我介绍一下。”

小白兄自我介绍。

铁梅看似随意问了几句:“法官大人,没有问题了。”


南希:“辩方?”

刁兄:“法官大人,没有问题了。”

 

南希重新问一次:“控方有正当理由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铁梅:“法官大人,没有。”

南希:“辩方有正当理由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刁兄:“法官大人,没有。”

 

 

南希又发问:“无需理由,控方要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铁梅:“法官大人,没有。”

南希:“无需理由,辩方要排除选上的陪审员里的任何一位吗?”

刁兄和传魁稍微耳语一阵:“法官大人,请沙奶奶出局。”

南希:“请沙奶奶回到后排所有候选人座位里。”

沙奶奶起立,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南希:“米砂锅,电脑里再抽一位中奖者。”

米砂锅:“号码某某某号,阿立兄。”

 

乖乖!阿立举手起立。走到陪审员席,刚才沙奶奶的位置上坐下。

铁梅过来:“阿立兄是什么职业?”

阿立:“俺是理工男,偶尔酱油诗。”

铁梅:“成家了?单身?”

阿立:“成家几十年了。阿立嫂不上班的。阿立嫂的美食诗坛和文轩都严重有名呢!”

铁梅高兴的点头:“法官大人,没问题了。”

 

南希又重复问了两次,控辩双方还要排除人吗(有正当理由或是毫无理由)?都说没有了。

 

南希先对后面的候选人说:“大家别走,接下去还要挑选民事案的陪审员。无论挑上或没挑上的,一年之内本法院不会再挑到你们了。但陪审员候选名单是本地区所有法院共享的。你们仍有可能被巡回法院联邦法院挑上。”

看大家对各级、各类法院所知甚少,南希继续解释:

地区法院District Court)受理的案子较小。一般审理时间是一天到几天。

巡回法院Circuit Court)受理的案子可能更大。一般审理时间可以是一天、几天到几周。

联邦法院Federal Court)受理的案子也许更大,或者牵涉到联邦法律等。审理时间从几天、几周到几个月都有可能。

这下想起来了:阿立以前几次收到的陪审员通知,都是巡回法院寄来的。

 

南希对俺们七位选上的刑事案陪审员:“这个案子下周四开庭审理。你们下周四9点半之前到本法庭报到。预计审理时间是一天。”

对铁梅:“检方要传唤的证人名单很长。你确定一天审讯时间够了?”

铁梅:“法官大人,一天够了。”

南希:“好的。陪审员们如果需要证明下星期四需要出庭(不能上班),走之前到米砂锅那里去。然后可以走了。回家不能和任何人讨论案子,连什么案子也不能说。”

南希又关照:“大家记住自己的座位。下周四出庭仍然同一个座位。”

南希再关照:“陪审员和控辩双方的任何人都不能有任何交流。切记、切记!”

 

有几个陪审员直接走了,估计也是不上班的。俺们几个人走到对面米砂锅的桌边。米砂锅给每人的通知书上盖了个印,填上下周四的出庭日期、时间。

 

出了法院,回到停车场。拿出手机,先向阿立嫂报告:回家了。

回到家,阿立嫂:“没选上吧?”

阿立:“哈哈,选上啦!下周四还要出庭。”

阿立嫂:“神马案子?”

阿立:“严重保密,不能说的。”

。。。

周四早上提前来到法院。停好车,手机关了,放在车里。

大约9点就进入法院,过了安检。

四顾张望,很快见到几个陪审员。大家点头招呼。看大门开了,大家一起走到里面最靠墙的那个窗口。

对里面的美女:“俺们是陪审员,来报到的。”

美女:“是吗?没通知俺。别急,俺问问看。”

里面美女正询问呢,米砂锅出现在通道门口。

米砂锅:“早上好!大家无需再登记。直接跟俺去法庭就可以了。”

这时6个陪审员都在,独不见韩裔‘啊答戏’(‘大叔’?)。

米砂锅:“俺刚才看到他过的。没关系,大家先跟俺走。回头俺再去找他。”

 

大家跟着米砂锅上楼。进入第三法庭。先过了最后面的旁听席。中间一块区域(控辩双方座位)有一半人高的木墙。紧靠木墙外围是一小通道。

米砂锅领队,沿小通道右边走过去(通道右边就是俺们的陪审员座位)。

米砂锅继续前行,陪审员座位右边有个小门。大家跟着进去。

原来是陪审员休息室。

室内一长桌。桌上有一大袋新鲜‘杯狗’(bagel),和两盒不同风味的‘奶油芝士’(cream cheese)。

休息室右面是一小厨房,有水池、饮水器、大咖啡瓶(咖啡已做好)。还有洗手间。休息室木有窗户,好像与世隔绝了。

韩国‘啊嗒戏’没多久也来了。不围着桌子和大家一起坐。自己坐在靠墙的椅子上。

 

米砂锅:“大家在此休息,侃侃大山。别讨论、猜测与案子有关的任何事。开庭时,俺会来带大家。到时按座位顺序排好队,跟俺走。”

“还有,你们要推举一位发言人。到时需要向法庭报告审案结果等。”

小白兄自告奋勇做发言人。也没人和他争。就是小白兄了。

 

阿立先去咖啡泡一杯,加奶(自然是不加糖)。

杯狗俺也爱吃,挑一个。杯狗都已经对半切好的。两半各自涂上不同的奶油芝士。

啊嗒戏兄不和俺们交流。阿立因此想给他起个绰号。

看他那酷相,就想起早期韩剧明星‘裴勇浚’来。

这裴勇浚兄,特爱装酷。电视里别人随便一句话,比如“您吃了吗”,镜头切过来,他半天不说话(据说严重师奶杀手)。俺的赶脚似乎是想学高仓健、学成了‘三不像’。

俺们的啊嗒戏兄,姑且就当是裴勇浚吧。昵称裴兄。

大家侃大山。不赘述了。

 

出庭的事,这集看来不能写了。文章又已太长了。

 

话说那段时间正好是江南杨梅季节。

把兄弟绿岛阳光在诗坛写的:

西西里自驾(10)陶尔米纳山城》里,提到了西西里枇杷(4欧元/公斤)。

诗友们闲侃、羡慕起江南枇杷来了。

阿立跟着闲侃《白沙枇杷,雅蜜!现在杭州还是杨梅季节呢》:

“这几天微信老被看诱人的杨梅照片。昨天早上学生群(阿立以前浙大做过班主任)里,在扭腰的小唐说刚法院陪审员滴干活。补贴(虽然要6-8周才能收到)可以吃杨梅了。接着她又好像说要回国了。童鞋们就热闹起来。平时不写诗的也来一句:‘千金一挥飞机票,原来却是为杨梅。”


阿立也报告:昨天一整天要法院陪审员滴干活。补贴杨梅钱早晚也能拿到,可惜俺们这里木有杨梅啊。童鞋们又开起立老师的玩笑来:‘等拿到钱,速冻杨梅也不行啦!’”


杭州的童鞋就发杨梅照片。


‘碳梅啊!阿立老师吃不到,识货还是识货滴’。


望梅止渴也可以是隔洋望杨梅:

 

 

 

杨梅没吃到,嘴里却是滋润起来。呵呵。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集链接阿立法院陪审记 3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北雁高飞的头像
 #

真是长知识了,“无任何理由都可以让你出局”啊!

胡传魁如果对美食过敏,也可以叫立兄出局呀。:-)

这个系列写得太值得了,我们长了见识,立兄立嫂以后自己看看也很有意思。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当时在法庭上,真的是有‘不断涨姿势’的赶脚。以前俺自以为对美国司法还了解一点的,不断被推翻。

这次北雁推动俺写出来,阿立嫂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些细节呢。平时要说这些,那还不要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呢。Cool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长知识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谢一弘临帖留言!

记得一弘也是律师。美国司法操作与中国肯定有很多不同之处吧?

 
春阳的头像
 #

欢迎大侦探来文轩!!!

 
予微的头像
 #

有意思,涨姿势。我到目前只去报到一次,呆坐一天玩手机,没有机会被提问。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是吗?俺以前一次也没去过法院。都是要去之前的晚上打电话去问,说不用去了。这是第一次,直接去了,不用打电话。而且居然就被电脑抽中了。早知道该买彩卷?Coo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