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 19 )

余韵亚有神经病(19 )

「听说前一阵子,有个病人撞墙自杀,好像叫做乔治什么的,不知妳知道不知道? 因此之故,检查得比以前严格得多啦。 」詹姆斯的母亲以为醒亚不知道,特地告诉醒亚这件事。 ,

「不是说病人撞墙自杀吗? 他们怎么反而检查火柴小刀等危险对象呢? 」醒亚不解的问道。

      「就是因为病人撞墙,医院才没有什么大罪,但也担当了防范不周之过,何况,有病人要自杀,对医院的名誉也不好,少不了也要检讨的。 」詹姆士母亲很有道理的说。

「你知道不知道企图自杀的那位病人现在怎么样了? 」那位多情种子,捧了韵亚的手,深情地吻着韵亚的手背的那种虔诚的样子,尚是历历在目。

      「他已经被救活,现在已经被送到州立医院去了。 」詹姆士的母亲说。

正在此时,詹姆士已经出来见客了,醒亚本来想问詹姆士的妈妈,詹姆士对有人自杀的事知道不知道? 知道的话,有没有受到影响了呢? 比及见到詹姆士穿了新衣,扭着怪脸,倒拖了一双脚,发出嗬嗬响声的样子,知道问也是白问了。

正在此时,检查的人查出醒亚的两双竹筷,詹姆士母亲的一把叉子,还有别人的指甲刀等,都坚持不放行,要留下来等一会儿会完了病人之后才肯发还。

     「中国竹筷是吃饭用的,没有竹筷不能吃饭了! 」醒亚无可奈何地辩解。

     「很多中国功夫电影都用竹筷子做武器,太危险了! 」这位美国医院的工作人员说。

「你看过中国功夫影片? 」醒亚问道。

     「第五电视台每天演两个小时半中国功夫片,你这中国人难道不看? 」他问。

       醒亚要上班,哪里会看。

     「喂,妳的儿子出来啦! 」这位工作人员对一位手抱初生婴儿的年轻母亲说。

这位年轻的母亲专心地等待着他的儿子,一双眼睛一直朝里面看,看得醒亚心惊肉跳。

原来她是韵亚年青男朋友的母亲,难怪贾克那么年轻,他的母亲手里抱着一个出生婴儿,看起来比妹妹醒亚还年轻,最令醒亚不自在的是;那个叫贾克的青少年坚持要他心爱的女人出来见他的母亲,而且坚持要两人手牵手出来。

       现在情形就是这样,贾克的母亲把带来的食物放在桌子上,手中抱了小婴儿与大儿子贾克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话。

小青年贾克的手,一刻不放松地牵着中年妇人韵亚,韵亚的左手被贾克扯着,坐在另一个桌边,桌上放了妹妹醒亚带来的食物。

「没有竹筷,吃不成饭! 」醒亚终于找到了一个题目来讲话,韵亚不开口。

「我去要一把塑料叉子来吧! 」醒亚站起身来,走到外面,向工作人员要塑料叉子。

「我们已经将你的姐姐韵妮移到单人房间,而且白天将她的房间锁了起来,因为她将男病人一一不同的男病人带到她的房间去,我们不许她关门,她也无所谓,就让门开着,堂而皇之地与那些男病人在里面做那不可以开门做的事。 」

「不可以吗?... ,。 」醒亚的脸涨得通红,不知如何回答。

     「当然不行,以前有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居然怀孕了,病人怀孕了,不是我们的责任吗? 」那位工作人员很气愤的说。

        醒亚不知如何答腔,只能看看左右,又看看姐姐,这两天韵亚的脸开始又圆来起来,下巴也变成了两个,身体也胖了起来,整个人好像被吹了气似的涨了起来,最使人伤心的,是她的脸上又显出茫茫然愚蠢的表情。

韵亚分明一点也没有听见妹妹与医务人员的对话,由这一点可以知道,这种手牵手的会客法并不是韵亚的主意,完全是小青年贾克的主意。

韵亚很明显地已经神志不清楚了!

        醒亚才张口说:「姐,...。 」

韵亚突然不能控制地张口大笑。

        哈! 哈! 哈!

小贾克仍然牢牢的牵着他爱人的手,而他的爱人正在大笑不止,他也不注意。

醒亚当然是见过韵亚这样子笑的,但是每次见到,仍然免不了要伤心、惊讶、无可奈何!

         哈哈! 哈哈! 哈哈!

「姐,妳又笑了! 」醒亚心悸地说。

      「我? 是很好笑,控制不住,好笑! 」韵亚也对醒亚说,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那位医务人员见韵亚笑成这样,摇头说道;「你姐姐自从这次入院到目前为止,一直拒绝吃药,所以病情不能控制。 」

「没有吃药吗? 」醒亚随口问道。 美国法律规定,只要病人不伤人也不伤害自己,医院不可以强迫病人吃药的。

很明显的,将房门打开与男病人在房内做那不可开门做的事是不能构成强迫吃药的罪名的。

      「而且,一定要经过法院审判明文规定以后,我们才可以执行法院的规定。 」

「负责治疗我姐姐的医师在不在? 我可不可以去看她? 」醒亚问。

      「白医生也说过想见妳,请你稍等待一下,我这就广播去找她。 」助理护士匆匆去了,不久就听见扩音器里面寻找白医师的广播,再过一会儿,助理护士匆匆忙忙进到会客室来,对醒亚说道;「白医师在她办公室等妳,请向左转,第三间就是了! 」

        醒亚依照他说的话,找到了白医师的办公室,这位医师金发碧眼,相貌精明果断,年轻有为,正是醒亚最心仪最想做的那种典型女强人。

      「妳的姐姐韵妮保曼,前前后后病了有20年左右了。 」白医师一面说话,一面翻阅手中韵亚的病情数据及个人资料。

      「有时好,有时很坏...。 」醒亚点头同意。

「有的幸运的病人,会渐渐好起来,有的病人,会渐渐坏起来... ,妳姐姐是属于哪一种呢? 」白医生继续一面讲话一面翻着病历。

      「她现在每次发病的时间,比廿年以前长,而不发病的时间,比廿年前短。 」醒亚据实以告,心情很坏。

      「那是属于不好的啦⋯⋯。 妳有没有参加过家属互助会呢? 」白医师问醒亚。 家属互助会是由医院社会工作人员主办的一种组织,如此家属之间不但可以互相帮助照顾病人,有时大家互相倾诉吐吐苦水,也可以互相安慰,交换心得。 总而言之,有了这个组织,使病人家族至少不会觉得孤立无助。

      ....。 」醒亚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她是不可能参加这种互助会的,她哪里抽得出那么多时间和精力。

「我们这里这种组织很多,讨论会、互助会...,我们医院里的社会工作人员莉莉最清楚,倒底妳应该参加哪一种,妳告诉她就好。 若不知道有哪几种,向她调查询问,她也会告诉妳。 」

「我要上班,还要管家...。 」醒亚吞吞吐吐地说。

「哦,妳也是职业妇女,什么职业呢? 」白医师和颜悦色地问。

「我是做商业应用计算机的。 」醒亚回答。

「太好了,终归有一天,我们可以把病人的数据输入计算机之中,让医师可以使用。 」

「其实,你们医院的巨型计算机中,一定有各个病人的数据。 」醒亚指出,那时,个人计算机尚未发展到让每个医师可以使用而已。

「其实,关于精神病的知识,一切尚在摸索之中,以前古典派医师都认为是受社会环境的影响,现在学者认为与个人遗传绝对有关系。 总而言之,最后归根结底,是病人的思想功能发生问题,问题的现象,要的是思想功能不正常,另一种是情绪不正常,当然,两者是相关的。 」白医师分析着说。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余韵亚有神经病(19 )

「听说前一阵子,有个病人撞墙自杀,好像叫做乔治什么的,不知妳知道不知道? 因此之故,检查得比以前严格得多啦。 」詹姆斯的母亲以为醒亚不知道,特地告诉醒亚这件事。 ,

「不是说病人撞墙自杀吗? 他们怎么反而检查火柴小刀等危险对象呢? 」醒亚不解的问道。

      「就是因为病人撞墙,医院才没有什么大罪,但也担当了防范不周之过,何况,有病人要自杀,对医院的名誉也不好,少不了也要检讨的。 」詹姆士母亲很有道理的说。

「你知道不知道企图自杀的那位病人现在怎么样了? 」那位多情种子,捧了韵亚的手,深情地吻着韵亚的手背的那种虔诚的样子,尚是历历在目。

      「他已经被救活,现在已经被送到州立医院去了。 」詹姆士的母亲说。

正在此时,詹姆士已经出来见客了,醒亚本来想问詹姆士的妈妈,詹姆士对有人自杀的事知道不知道? 知道的话,有没有受到影响了呢? 比及见到詹姆士穿了新衣,扭着怪脸,倒拖了一双脚,发出嗬嗬响声的样子,知道问也是白问了。

正在此时,检查的人查出醒亚的两双竹筷,詹姆士母亲的一把叉子,还有别人的指甲刀等,都坚持不放行,要留下来等一会儿会完了病人之后才肯发还。

     「中国竹筷是吃饭用的,没有竹筷不能吃饭了! 」醒亚无可奈何地辩解。

     「很多中国功夫电影都用竹筷子做武器,太危险了! 」这位美国医院的工作人员说。

「你看过中国功夫影片? 」醒亚问道。

     「第五电视台每天演两个小时半中国功夫片,你这中国人难道不看? 」他问。

       醒亚要上班,哪里会看。

     「喂,妳的儿子出来啦! 」这位工作人员对一位手抱初生婴儿的年轻母亲说。

这位年轻的母亲专心地等待着他的儿子,一双眼睛一直朝里面看,看得醒亚心惊肉跳。

原来她是韵亚年青男朋友的母亲,难怪贾克那么年轻,他的母亲手里抱着一个出生婴儿,看起来比妹妹醒亚还年轻,最令醒亚不自在的是;那个叫贾克的青少年坚持要他心爱的女人出来见他的母亲,而且坚持要两人手牵手出来。

       现在情形就是这样,贾克的母亲把带来的食物放在桌子上,手中抱了小婴儿与大儿子贾克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话。

小青年贾克的手,一刻不放松地牵着中年妇人韵亚,韵亚的左手被贾克扯着,坐在另一个桌边,桌上放了妹妹醒亚带来的食物。

「没有竹筷,吃不成饭! 」醒亚终于找到了一个题目来讲话,韵亚不开口。

「我去要一把塑料叉子来吧! 」醒亚站起身来,走到外面,向工作人员要塑料叉子。

「我们已经将你的姐姐韵妮移到单人房间,而且白天将她的房间锁了起来,因为她将男病人一一不同的男病人带到她的房间去,我们不许她关门,她也无所谓,就让门开着,堂而皇之地与那些男病人在里面做那不可以开门做的事。 」

「不可以吗?... ,。 」醒亚的脸涨得通红,不知如何回答。

     「当然不行,以前有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居然怀孕了,病人怀孕了,不是我们的责任吗? 」那位工作人员很气愤的说。

        醒亚不知如何答腔,只能看看左右,又看看姐姐,这两天韵亚的脸开始又圆来起来,下巴也变成了两个,身体也胖了起来,整个人好像被吹了气似的涨了起来,最使人伤心的,是她的脸上又显出茫茫然愚蠢的表情。

韵亚分明一点也没有听见妹妹与医务人员的对话,由这一点可以知道,这种手牵手的会客法并不是韵亚的主意,完全是小青年贾克的主意。

韵亚很明显地已经神志不清楚了!

        醒亚才张口说:「姐,...。 」

韵亚突然不能控制地张口大笑。

        哈! 哈! 哈!

小贾克仍然牢牢的牵着他爱人的手,而他的爱人正在大笑不止,他也不注意。

醒亚当然是见过韵亚这样子笑的,但是每次见到,仍然免不了要伤心、惊讶、无可奈何!

         哈哈! 哈哈! 哈哈!

「姐,妳又笑了! 」醒亚心悸地说。

      「我? 是很好笑,控制不住,好笑! 」韵亚也对醒亚说,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那位医务人员见韵亚笑成这样,摇头说道;「你姐姐自从这次入院到目前为止,一直拒绝吃药,所以病情不能控制。 」

「没有吃药吗? 」醒亚随口问道。 美国法律规定,只要病人不伤人也不伤害自己,医院不可以强迫病人吃药的。

很明显的,将房门打开与男病人在房内做那不可开门做的事是不能构成强迫吃药的罪名的。

      「而且,一定要经过法院审判明文规定以后,我们才可以执行法院的规定。 」

「负责治疗我姐姐的医师在不在? 我可不可以去看她? 」醒亚问。

      「白医生也说过想见妳,请你稍等待一下,我这就广播去找她。 」助理护士匆匆去了,不久就听见扩音器里面寻找白医师的广播,再过一会儿,助理护士匆匆忙忙进到会客室来,对醒亚说道;「白医师在她办公室等妳,请向左转,第三间就是了! 」

        醒亚依照他说的话,找到了白医师的办公室,这位医师金发碧眼,相貌精明果断,年轻有为,正是醒亚最心仪最想做的那种典型女强人。

      「妳的姐姐韵妮保曼,前前后后病了有20年左右了。 」白医师一面说话,一面翻阅手中韵亚的病情数据及个人资料。

      「有时好,有时很坏...。 」醒亚点头同意。

「有的幸运的病人,会渐渐好起来,有的病人,会渐渐坏起来... ,妳姐姐是属于哪一种呢? 」白医生继续一面讲话一面翻着病历。

      「她现在每次发病的时间,比廿年以前长,而不发病的时间,比廿年前短。 」醒亚据实以告,心情很坏。

      「那是属于不好的啦⋯⋯。 妳有没有参加过家属互助会呢? 」白医师问醒亚。 家属互助会是由医院社会工作人员主办的一种组织,如此家属之间不但可以互相帮助照顾病人,有时大家互相倾诉吐吐苦水,也可以互相安慰,交换心得。 总而言之,有了这个组织,使病人家族至少不会觉得孤立无助。

      ....。 」醒亚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她是不可能参加这种互助会的,她哪里抽得出那么多时间和精力。

「我们这里这种组织很多,讨论会、互助会...,我们医院里的社会工作人员莉莉最清楚,倒底妳应该参加哪一种,妳告诉她就好。 若不知道有哪几种,向她调查询问,她也会告诉妳。 」

「我要上班,还要管家...。 」醒亚吞吞吐吐地说。

「哦,妳也是职业妇女,什么职业呢? 」白医师和颜悦色地问。

「我是做商业应用计算机的。 」醒亚回答。

「太好了,终归有一天,我们可以把病人的数据输入计算机之中,让医师可以使用。 」

「其实,你们医院的巨型计算机中,一定有各个病人的数据。 」醒亚指出,那时,个人计算机尚未发展到让每个医师可以使用而已。

「其实,关于精神病的知识,一切尚在摸索之中,以前古典派医师都认为是受社会环境的影响,现在学者认为与个人遗传绝对有关系。 总而言之,最后归根结底,是病人的思想功能发生问题,问题的现象,要的是思想功能不正常,另一种是情绪不正常,当然,两者是相关的。 」白医师分析着说。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