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三十六)

第三十六章

在这个生死轮回,永不停息的世界里,对于死亡,王真一点也不陌生,虽然称不上经常,却也是夹杂在日常消息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仿佛那些政界要人的政见,一直在新闻里呱噪不停,离自己的真实生活还有一些距离的。但是公公的离去,这么伸手可触的 真实,让王真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感。生命是如此地脆弱,如此地不堪一击,就像风中的落叶,只有随风而去听任主宰。公公那么雷厉风行强悍的人,在疾病和死亡面前也没有任何优势。原来真正的平等是实现在死亡面前,再强有力的生命也有可能消逝在瞬间。

这种认知给王真带来地不仅是无奈,更多地是失落和绝望。更何况她对公公的离去有着挥之不去的罪恶感。她曾经还以为她有大把机会对公公述说自己的委屈,也可以请公公主持一个公道,大家都有地是来日方长处理这些恩怨是非。但事情的戏剧性发展却把王真摆在帮凶的位置,她希望死后真地有天堂,那么她还有机会可以和公公重新相见,说一千一万个对不起让公公亲耳听见。

公公临终前,婆婆刻意的那个把他们一家三口的手放在一起的举动和话语让王真明白二老还是希望她和赵力一起生活的,虽然以前王真也这样猜想过,可是如今算是老人的遗愿,意义和感受还有分量自然又是不同。如今似乎连拒绝都无处安放,更别说细细地理论,而压力却是成倍地增长。仿佛要是没有做到和赵力好好地在一起,那凭空的罪孽又增重好多。之后的日子里,婆婆待王真就像以前一样,赵力什么都没有和他们倾诉过。这其实更让王真难受,她觉得或许大家摊开了来谈的话会轻松很多,只是这样的氛围下,她自然不敢再轻举妄动。除了沉默,她可以做地并不多。

王真家那边姐姐非常地愤愤不平,几次三番劝王真回美国后赶紧把婚离了,再找个男人过自己的日子。青春已经耽误了一半多了,可别再耗了!说得王真涕泪长流,只是婚姻又不是玩游戏,哪有那么容易马上分,马上找,还有小乖····姐姐说:“如果你这样瞻前顾后,那就别离了,人家死了男人也不是有大把不嫁的!”

王真气得冒火:“姐你怎么这样胡说八道的!”

姐姐也是真伤心:“我是心疼你被人家欺负成这样了,还对人家感恩戴德的,唉,话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自己的命你自己去决定!”

王真的父亲自始自终除了叹气,没有一丝言语,母亲倒是专门和王真找机会谈了,但基本是两个世界的物种,沟通的结果是彼此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可以遥遥相望是最好的境界了,要相互理解,估计还要等最新语种发明。母亲是苦口婆心:“真真,赵力在外面又不是乱玩女人,男人和男人能干啥,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夫妻之间就是睁眼闭眼,这人眨眼就一生了。”

王真知道没有办法和老妈解释得清楚同性恋和异性恋,就如老妈的眼里批萨和卷饼没啥区别,都是面和一些菜混在一起,只是吃的人不同才有了不同的名字。但是老妈的睁眼闭眼论却很震撼,。谁也无法预知自己的明天有多少,谁也无法操纵生命离去的轨迹。她和赵力都是人到中年了,他们又还经得起多少折腾。像公公这样的离去让人伤筋动骨地痛又能承受几回?只是睁眼也好闭眼也罢,再到眨眼都不由王真来操纵了,她不过是个配合演出者。

赵力怎样想,王真是越来越没有把握。事实上和赵力分开的这两年里,虽然没有见面,反倒是赵力对王真最好的两年,各个节日和生日,都会有赵力精心挑选的礼物快递过来,赵力似乎在很努力地赎罪。可是现在因为公公的离去,形势又逆转过来了,赵力仿佛多看王真一眼都不愿意。这些天人前人后除了必要的话,连一个字都不会和王真说。王真也尽量去体谅,毕竟这是艰难时期,但是却还是无法避免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道具而已。如果按赵力的本意,他根本是不需要这个道具,王真的存在,给死去的公公一个面子而已。

葬礼结束后,王真带着小乖回娘家住了几天,就到了要回美国的日子了,去和婆婆道别时,婆婆抱着小乖舍不得撒手,赵力一旁说:“就几天而已,马上就见面的。”王真一听,难道赵力要办婆婆来美国吗?她用问询的目光看着赵力,赵力却故意冷冷地避开。

赵力送王真母子去机场,一如来接,还是一声不吭。办好了登机手续,托运了行李,赵力俯身抱着小乖:“跟爸爸说再见!到了美国给爸爸打电话啊!”放下小乖,看都没看王真一眼,转身就走,王真强忍住委屈的泪,叫住他:“赵力,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说,在爸的事情上如果你一定要怪罪于我,我无话可说,但这真地不是我希望发生的,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让你告诉他老人家····”

赵力听见王真叫他,停住了脚步,静静地听王真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想敷衍着对王真说:“不关你事的,你想太多了。”等他沉淀好表情回转身,却没看见王真,王真和小乖的背影早已消失在熙熙攘攘地机场大厅人群里。

赵力有些发愣,一股巨大地悲怆弥漫了他的心头,他忽然有难言的恐惧和慌乱感,从他们相识以来,王真对他的感情从不掩饰,眼角眉梢都狂热地写着,赵力对这从来都是那么有把握,还记得婚礼上朋友逗乐用筷子敲了两下赵力的头,还穿着婚纱的王真即刻不顾形象地跳起身掩护,比起若干年后的邓文迪救默克多要英勇得多。亲友们善意的笑声当时让赵力还有些恼怒,他觉得王真太不矜持了。

这一路婚姻走来,世事千变万化,但是王真一直都在那里,即便是和王真分居的这两年里,他知道王真是因为爱得太深才受伤太重。是他无法逾越自己的心坎,他们之间沟壑也好,距离也罢,他都是操作人。他是想逃离而不知该如何逃得合适和彻底,生平第一次,他觉得弄丢了王真,还不知该如何找回····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感情的路,有时最难走。

 
夏婳的头像
 #

情关难过呀,谢谢跟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