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再说湘女

跨国婚姻里,湘女的泼辣与柔情
2017/2/28 今日女报

  她是我的一位读者,在美国的一个网站上读到我的文章,就在文章后面给我留言。我以为她是想找个合适的华人教会,就和她约好星期天在我的教会门口见面。

她是个娇小纤细的女子,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很漂亮,眼睛大而有神,但那会儿却透着一丝忧郁。她随着我进了教会的大门,和我一起做完礼拜,休息的时候才对我说,她来自湖南,曾经是她住的地区小有名气的歌星,来美国一年多了,生活上还算适应,但并不开心。她喜欢在网上写博客,也喜欢浏览别人的文章,读了不少我的文字,她觉得她跟我已经是朋友了,虽说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想她一定是积累了很多话想找个人倾诉。果然,我俩一人端了一杯咖啡,在教会的书店一角坐了下来,她开始从头细说。
  她在国内时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女儿,但丈夫外遇,从此夫妻分道扬镳。离了婚的她带着女儿生活,忙碌却也快乐,她的歌声得到人们的喜爱,日子过得去。可是,充满文艺细胞的她喜欢写作,就这么在网上写着写着,遇到了一个他。这个他是美国人,喜欢中国文化。两人先是用中英文结合的方式套近乎,慢慢地,心越来越近,到了后来就成了相识恨晚。

他说想到湖南来看看,从没见过面的两个人终于面对面了。他看上去没有她想象的那么老,很快,他们就在一起了。他要把她带出国,她同意了。她想着,离婚女人在国内很难再找到贴心的男人,去国外或许能开始新的生活。
  他们俩结了婚,按理说,一切都完美了。可是,没有!
  她有很多苦恼。首先,她希望把女儿接过来,他不太愿意。他离婚但自己有两个孩子,现在孩子已长大搬走,他不希望再拖个还在读小学的孩子来当电灯泡。其次,她希望自己能出去做事,赚点钱,有自主的空间,但是他不允许,他说他们不缺钱,他希望她在家里陪他。这一年来,她就是窝在家里,没有朋友,想念女儿,也没有太多的自由,两个人天天相对,他的中文进步了,她的英文也进步了,却没有了当年在网上谈情时的热情。
  百无聊赖之际,她读到了我的文章,她觉得可以与我做朋友。那次见面后,我把她介绍到了一个写作小组里,她结识了一些新朋友,也常在朋友相聚时唱歌,我感觉她看上去快乐了一些。
  可是不久后,那个小组里的人告诉我,她的婚姻出现了大危机,随时有离婚的危险。再见到她,刚想问问她的近况,她主动告诉我她怀孕了,还没来得及祝贺她,她又说丈夫不想要这个孩子,硬要她去堕胎!她不舍,教会里的人也说她是基督徒,不应该堕胎,她很痛苦。
  我问她,她丈夫不愿要孩子的原因是什么?她说可能他觉得自己年龄太大了,而且好不容易把两个孩子都抚养成人了,再养个小孩,想想都怕。而再问她自己想要孩子的原因,她就觉得爱上一个男人,为他生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女儿不在身边,再生一个小孩,生活也就不会那么枯燥无聊了。她真恨自己没有能力,如果可以经济自立,她怎么样都会生下这个孩子。
  我进一步问她,觉得他还爱她吗?她说每次她被别人攻击时,丈夫都是第一个站出来保护她的。于是,我从她的眼里和话里读出了一个女人的爱和珍惜。我当然也听得出夫妻两人在孩子问题上的分歧,他们其实是两代人嘛,更是两个时代背景下的人。她觉得夫妻之间一定要有孩子才能白头到老,而他觉得只要过得开心,不一定要生孩子。
  后来有好一阵子都没见到她,听说她选择了人工流产。我试着联系她,却联系不上了,据说是搬走了。我在她博客上看到她写了一段话,大意是不管靠哪个国家的男人,都不如靠自己。
  我依旧不停地写作。我自己的孩子那会儿正面临考大学的当口,我写了不少陪伴孩子升学的经历和感受。有一天,在我的育儿文章下面,我又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是她!她写道,她的女儿也正值青春期和升大学的关键时刻,很多我写的有关青春期孩子教养的心得,她都感同身受。从她的评论里我了解到,她终于把女儿从中国接过来了,而且似乎一切都很安宁,我很为她高兴。
  都说湘女很“泼辣”,我从她身上却看到了一个湘女的柔弱多情。她泼辣的个性,隐藏得很深,直到把自己逼入绝境才为自己的人生“翻盘”,才明白中国男人和外国男人一样,不能完全依靠,女人,最终还是得靠自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女人因为软弱或者因为爱或者因为性格,种种原因,自我经常迷失,无论在哪里,无论遇到谁,我们最应该坚持的是不要丢掉自我。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早上在读《哲学是什么》的简化版,读到上帝造了亚当,然后给亚当造了夏娃,夏娃被蛇引诱,本质,夏娃是亚当的诱惑。再本质,是上帝给了亚当一份诱惑。回到人心,即便是夫妻,我和你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是各自独立的人。

人,始终是被大千世界诱惑着的,无穷无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