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18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822

你在这里

【五律】咏桃 和绿岛兄、雪葵兄

 

【五律】咏桃 和绿岛兄、雪葵兄

 

(兼和女王、灵机兄等诗友)

 

梅樱争绣女,又待赏春桃。

十里花颜近,三生情路遥。

临湖多少彩,对镜几人娇。

向晚红霞远,停杯把月邀。

 

阿立注:

前天(2月25日)转发了微信的 “没看过《三生三世》,千万别错过杭州的十里桃花!”一文。

绿岛兄昨天先骑驴(七律),雪葵兄今日跟着骑驴。

女王、灵机兄等诗友们也各赋诗。

阿立骑驴实在不胜,勉为其难、偷工减料,骑头小驴(五律)吧。

‘绣女’者,前日诗中之竹叶青、绣眼鸟也。

2017年2月27日


谢诗坛曹雪葵兄评诗:


阿立兄五律咏桃大作精彩!赏析几句:

送交者: 曹雪葵 2017年02月27日13:58:57 于 [诗词歌赋]


阿立兄原玉:【五律】咏桃 和绿岛兄、雪葵兄(兼和女王、灵机兄等诗友)

送交者: 杭州阿立 2017年02月27日



梅樱争绣女,又待赏春桃。

十里花颜近,三生情路遥。

临湖多少彩,对镜几人娇。

向晚红霞远,停杯把月邀。



古典诗词是咱们使用汉字最极致的形式,属于象牙塔尖,再无其上。连盛唐诗人其实也仅精其一。比如老杜七律,王维五律,李白古风,白居易长歌,王昌龄七绝等等。。。


(阿立注:删去了曹兄对俺们诗坛诗友风格的评论部分)


五律与七律绝非每句仅仅差两个字的区别,而少了两个字决定了它的写法与七律截然不同。七律每句七个字,可以分成

2+2+2+1 --- 共4个音步。而五律每句五个字,只能分成

2+2+1 --- 共3个音节。

虽然只差一个音节,却极大地限制了句式的变化,这是个“先天不足”。

要弥补这个先天不足怎么办?词句就得精炼,因为你木有浪费的本钱。

假如作者忽略精炼,则句子,甚至全篇就很显得“松散”,而七律或稍不精炼呢,却不大显眼,因为它多两字。比如崔颢的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这一联精炼吗?答:不精炼。跟杜甫的

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

一比较就可看出后者才叫精炼。但前者崔颢那一联是否显得“松散”?俺个人是不觉得,因为太炼字反而烘托不出那种悠远的氛围。

再看一首王维的五律,来进一步感受五律精炼之重要:

初出济州别城中故人 王维

微官易得罪,谪去济川阴。

--- 看,上面这一联要是翻译成现代汉语字数会增加不少。但七律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译成汉语几乎不用增加几个字。原因:一个倾向精炼,一个不忌松散。


执政方持法,明君照此心。

闾阎河润上,井邑海云深。

纵有归来日,各愁年鬓侵。


本着这个标准,咱们一起逐句走过阿立兄这首五律大作:



梅樱争绣女,又待赏春桃。

--- 又待 稍微松一点,但这一联可以通过。

十里花颜近,三生情路遥。

--- 颔联字面上虽似不炼,但语意炼,通过。

临湖多少彩,对镜几人娇。

--- 颈联稍嫌松散。另外“多少”与“几”意赘,且

“多少”vs“几+人” 

不是很工。

向晚红霞远,停杯把月邀。

--- 尾联也稍稍地嫌“松”。

 

可见五律因字少,首要避免松散,而求精炼。所谓的“精炼”或在遣词造句上求炼,或在语意上求炼。大约读一首五律,一上眼即先察“精炼”与否;而读七律则先察“变化”与否。当然精炼和变化都是古典诗词的“通用”要求,这里要说的是因体裁天生的不同而侧重也不同是也。

嗯,阿立兄初次骑小毛驴,属于成功之作。祝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文中加了诗坛曹兄对阿立的小毛驴(五律)的评论。曹兄很客气。阿立今天写的时候,对后二联(颈联和尾联)确实不满意。有点儿勉强。只能说第一次写五律,勉为其难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