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1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三十二)

第三十二章

痛定思痛之后,徐雅决定反其道而行之,不是说条条大道通罗马吗?从中国运些小商品到美国来卖也是可以的,要说中国某些商品的价钱确实也低廉,如果不介意等得伤筋动骨花儿也谢了话,海运的运费还是十分低廉的。只是拓广市场是个比较大的难题,开实体店,租金和人工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而且铺头一签都是一年以上的合约,投资大回收期长风险也是极大。思虑再三,徐雅还是决定放弃,剩下就是向周围的人兜售,这和街边小贩吆喝买卖没什么区别,徐雅的自尊和自信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尤其是人们那疑惑的目光,欲言又止的询问:“徐雅不是做大买卖的吗,怎么销售起袜子和手绢了?”。徐雅好一番明示暗示:英雄莫问出处。但是一点掩饰的作用也没有,不论生活在世界的哪个地方,人们的好奇心都是一样的。再到网上销售,成本是几乎没有,但是生意和成本也搭成了正比。加上利润换成美金,就少得让人心悸。一段时间下来,除了邮局的邮递服务热闹了一些,家里多了几个堆放存货的纸箱,在徐雅手上买过东西的顾客是屈指可数,网上的商店更是冷冷清清,客人寥寥无几。为此徐雅还收获了不少国内仅剩的朋友的取笑:“徐雅,你那算什么生意呀,赚得到钱吗?赶紧回国和我们一起赚大钱吧!”

徐雅的心反倒在这些失利和取笑中坚定下来了,回国或许是光明正途。那时的美国因为次贷危机,房价大跌,很多中国人都借机会收纳了不少房子,陈肃强也是蠢蠢欲动,几次三番提醒徐雅是买房的时候了,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徐雅曾经扬言房子非三千尺以上的不看不买,陈肃强气结得要死,那么好高骛远干嘛?家里总共才两个半人,要那么大的房子干嘛?为了不把没有见识的陈肃强吓出心脏病,徐雅还没有放出自己的另一个雄心伟志,那就是要把房款一次性付清。但后来股市的藤萝跌宕里,买房子的首期被冲洗得一干二净,徐雅为了堵住陈肃强的悠悠之口,便把这个理由抛了出去。陈肃强听得浑身冷汗,大有燕雀难知鸿鹄之志的感叹,也知道自己在家里终究是没有翻身有话事权的,便由得徐雅折腾做梦去了。徐雅稳住了陈肃强,可这这千载难逢的买房好机会,是绝对不可以错过的。

囊中空空的徐雅记得出国前,有个客户为了拿到贷款,曾经偷偷地介绍给她买了个极其优惠的小产权房,当时花了六万人民币不到,现在估计翻了二十倍不止,要是可以顺利脱手的话,这边房子的首期应该是解决了。当时徐雅很懂得运用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的理论,她积极地各方投资,尤其那时她的表兄弟们,都开始进行地是跨国业务,什么香港的房地产,伊拉克的石油,说得天花乱坠,难分真假,徐雅那时觉得加入这些生意,虽然轮不上自己操刀,但是形象立马不同,多么显赫的人物啊,生意都不是一般的凡响,这些年来,表兄弟们倒是没有辜负她的期望,每次和她聊到投资,都感觉是千万倍的涨势,徐雅投资不多,但按这说法打了五折去,收回的投资一次性付清房款也不是梦想。

何况徐雅的心中,还有另外一个辉煌蓝图。当年徐雅帮着后妈拿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好地段房子,以极其低廉地价格买下了,如今这价格就是买房子的洗手间都不够了。徐雅真地是帮了后妈一个巨忙。但徐雅从没有想过要白帮这个忙的,这些年房子一直出租着,后妈租金也应该收够了,如今中国的房价也差不多是巅峰时代,徐雅想着赶紧出手套现拿回自己的一半是正事。

徐雅回国时,没和陈肃强说这么多,从来男人在她眼里就上不了台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只是说要带孩子回去走走,住上几个月。陈肃强虽然觉得这趟远行有些师出无名,但是徐雅的性格是凡反对都无效,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投了赞成票。家里一刹时还被稳定和谐的气氛所笼罩,不小的夫妻也因即将的距离而依依惜别起来。

刚回国的日子似乎还挺顺的,那套小产权的房子经了点小波折,终于脱手,扣掉一些打点费,真地是狠狠地大赚了一笔。这边陈肃强也租到了阿玲那里便宜方便的房子。徐雅不经喜上眉梢,看来回国这步棋是下对了。可是到去回收投资的时候,徐雅的精心算盘就难敌这天灾人祸了。她还不知道国内风水早就轮流转了,如今欠钱的是爹是爷,要钱的没有那几把钻子就找地哭去吧!

表兄弟们对徐雅撤资,先是好一番摆事实说道理地劝说,期望她收回这么目光短浅的决定,无效之后,就开始玩失踪,徐雅心急火燎地一番狂追,得到的结果不过是几顿饭而已。逼急了表兄弟们也据实相告:那些投资项目不过是美好的想法,具体实行的日子还有待考究,如今此刻,要钱的话肯定是没有的了,要命的话有但是徐雅要得也没用了,他们建议,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徐雅给气得七窍生烟,看来追回投资变成了论持久战,徐雅想着大家一起耗好了,就是去吃饭也要把这些投资吃回来。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的,徐雅这边只好着手开始为后妈的房子打算。十几年的光阴后妈由中年步入老年了,越发没有安全感了。鉴于上次婚姻留下的血泪教训,除了钱后妈是什么都不会相信了,对于这个提议,虽然徐雅说时批戴着光环,后妈却想也没想就全盘否定:“那是我的房子,房产证只有我的名字,卖和不卖都是我的,我死了就是我儿子的···”徐雅听得牙根恨得直痒痒,心里说:“后妈你可别让我初一十五都做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典故你不知道?我既然可以让我爸娶你,难道我不可以叫他赶你出门吗?”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心,终究隔着肚皮。

 
夏婳的头像
 #

是的,尤其家务事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