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2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68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18)

余韵亚有神经病(18

醒亚想了一下,还是笑道;「姐,你自己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还没有说完,韵亚已经将上衣脱了下来,正在扯那背后的钩子准备要脱胸罩,把醒亚真正吓了一跳,不由得失声喊道:「姐! 」

韵亚娇笑了起来;「嗯,我爱穿漂亮的衣服! 」

醒亚连忙笑着阻止;「姐,这件衣服有伤风化呀! 什么时候买的呢? 」

姐姐韵亚笑嘻嘻地回答;「是男朋友送的礼物。 」

醒亚正色说道;「送你这件衣服的人太没有分寸了。 」

醒亚一面讲,韵亚仍然专心一致地在穿和脱,完全不理会妹妹说什么,醒亚无奈,只得继续说下去,她说;「这人怎么能送未婚女性一件这么不端大雅之堂的礼物呢,我不想看,我不想看,我要回去烧菜煮饭,反正这座医院正好在我办公室与住家之间,来看妳是十分方便的! 」

话犹未了,一位陌生的长发男孩,大约只有十五、六岁而已,一声不响地掩进门来,张开双臂来抱韵亚,不但把头埋在她的双峯之间,还拼命用手搓揉着摸她肥白光滑的屁股。 韵亚不但不以为忤,反而咯咯媚笑地鼓励着。

醒亚愕然,尖声喊道;「喂! 喂! 他是谁? 妳认识他吗? 怎么不认识的人.

那孩子呼吸沉重,开始掀开韵亚的裙子,且用力去褪她那薄如蝉翼般的内裤,韵亚也十分热心的去扯他裤子上的拉链。

「喂! 喂! 他不过只是一个孩子! 」醒亚又傻傻地嚷道,在一旁慌了手脚。

突然,门外有人边跑边叫,醒亚一听外面走廊里吵声大作,再转头看姐姐韵亚和那小男孩似乎完全旁若无人,醒亚立刻将姐姐的病房门虚掩, 趁机跑出了韵亚的房间,自己的一颗心反而突突乱跳。

正在醒亚在犹豫要不要把姐姐的事情向医院里的工作人员报告的时候,突然又有一个男病人口中大叫,由厕所中推门冲了出来,厕所的门被他推开之后,里面明晃晃地可以看见一位叫做乔治的红发小子,滿臉鲜血如注,流得满地都是鲜血,他用另一只手扶着被鲜血染红的洗脸盆,站立不稳,摇摇欲坠⋯⋯

一位穿了医院制服的壮年男子闻声奔进厕所,厕所的门大开,他奔进去之后一把把红头发抱进怀里,那位撞牆的病人被他一拉,就此躺进医务人员强壮的双臂之中,鲜血将两人都染得通红。

另外有一位医务人员奔过去安抚那个叫喊的人,因为那个叫喊的人突然希斯地理得比流血的人还厉害。

眨眼间,就有人飞快地带了急救箱,担架⋯⋯进入厕所内,须臾就有两个工作人员把那撞牆自杀的红发病人抱了出去,又有人立刻过来将地上的血迹马上擦得干干净净。

这些人分工合作,有条有理,在醒亚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之前,整个病房一切恢复原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醒亚反而被这瞬间发生的事情,吓得一颗心更加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韵亚的房门关着,醒亚伸手轻轻推了一下,房门关得紧紧地,面的韵亚和那小男孩一定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一位红发青年乔治用刀片划腕自杀的事情

醒亚乘病房恢复平静之际,逃一样的离开了医院,后来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再去医院看望姐姐韵亚。

太不象话了! 醒亚说。

几天之后,醒亚还是有点不放心姐姐,又带了东西到医院去,这天医院的访客特别多,大家都坐在那里等工作人员来检查带去的东西。 只是以前检查都是问些;「有没有刀片、火柴等危险对象? 」若是答说没有,也就招招手让他们过关,今天不同了,检查特别仔细,耽误很多时间。

访客们一面等候检查,一面谈天闲聊。

一位长得十分慈祥和蔼的中年妇人对醒亚说;「今天我家詹姆士出院,出去之后,我 要带他去整容外科整容。 」

醒亚很客气地说;「你的儿子叫詹姆斯吗? 我虽然常来,只知你是他母亲,但不知道他的名字叫詹姆士。 」这位妇人经常来看那个长得恐怖有着嗬嗬叫声的青年,不用问就知道她一定是他的母亲,所有人都知道他脾气非常坏,只有做母亲才会老是一付逆来顺受的样子。

「小的时候,我们叫他詹米。 」这位慈祥的母亲非常和蔼的说。

「詹姆士生出来就是这样吗? 」醒亚问。

「这本照片薄上贴的全是一些他车祸以前的照片,他自己虽然没有喝酒,可是不幸被酒醉了的驾驶人开车撞到了,可怜无辜的詹姆士不但身体受到创伤,脑子更是受到震荡,希望手术过后,能恢复原来的一半就好了。 」詹姆斯的母亲一面擦眼泪,一面取出一本照片册来给醒亚看。

醒亚接过这照片本,一面翻看着忍不住一面叹气,心里不由得不感叹,想不到眼前这个只会口喊「嗬嗬」的怪物,在车祸以前原来这么魁梧强壮,面目英俊的,人生竟然这么靠不住!

这位可怜的母亲,她心目中「原来的一半」不知是什么样子? 照片中看到他穿了运动装与一些篮球选手们照的,有一张是穿的便服在家中后院与家人一同烤肉拍的,醒亚注意到照片内有一位美丽的女郎与詹姆士非常亲热,詹姆斯皮肤很白,头发颜色很浅,与他母亲同色,但这位女郎的头发又多又黑,醒亚不敢问她这位女郎是詹姆士的女友呢? 还是妹妹? 反正无论是什么人,问起来都不合适,因为醒亚从来没有看见这位女郎来探望过詹姆士,问了做什么呢?

詹姆士的父亲以及母亲,那倒是常常看见的。

「现代科学发展,什么奇迹都会实现的,何况只是整容复原呢? 」醒亚想了一下,决定这样说来安慰詹姆士的母亲。

詹姆士的母亲听了醒亚的话,果然心存感激地说:「醒亚,妳的心地真好,居然能常常来探望姐姐,想来妳也早就注意到精神病院来看望久病病人的,只有年迈的父母亲,很少有兄弟姐妹来探望的,你的姐姐病了有20年了吗?

「可不是,前前后后也有20年了吧! 」

在他们交谈的这一段时间,又陆陆续续来了一大群看病的访客,家人们也都带了大包小包,诸如花卉、盆栽、食品、衣物、收音机、唱片、甚至小的手提电视机,根据经验,知道这批访客来访的一定是初期生病的病人,或者是发病了不久的病人,因为开始生病的时候,他们不但外纵有父母,横有兄弟姐妹之外,还有一些非血缘关系的亲戚、朋友们来探访,世界对他们尚有关注 ,等生病久了,情况就会大为改观。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访客,使得在入口检查的人,更是忙得不亦乐乎。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