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三十)

第三十章

阿玲对自己的前夫,这个把自己逼得进退无路的男人,有怨有气有心伤,但是却没有恨,阿玲仿佛天生就缺乏恨这种情感的。就像对她自己的父母家人,不管他们如何无理,过份地伤害她,她的立场从未动摇过,对父母从来都是孝顺二字当先,对弟弟能帮的也绝不推辞。对在自己面前,孩子一般困扰的前夫,她更是好言安慰,要体谅妈妈,也要疼惜老婆。阿玲想虽然立山不是她的老公了,但依然是女儿的爸爸,她的亲人,她不希望仇怨延续到下一代身上,在女儿面前,总是小心翼翼地维护她们父亲的形象,虽然那形象怎么精心维护也和高大搭不上边。阿玲也从不说她们奶奶的半句闲言,反复地提醒她们奶奶年龄大了,尤其要尊重。

阿玲给立山生下的两个女儿,相貌都随阿玲,漂亮得一塌糊涂不说,性格也似妈妈,随和大方,体弱的老二,尤其聪明可爱,每次见到奶奶,又搂又亲又抱的,一点隔阂也没有,乖巧得让人心疼。立山妈的肠子都悔得有些痛了,在被珍妮气得哑口无言时,更追念起阿玲的万般好来,设想着要是没有让立山和阿玲小夫妻离婚,自己也应该是儿孙满堂,其乐融融了。都不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闲气和钱财的损失。

每年春节的惯例,立山妈都要全家带领去照相馆拍一张全家福,照片里的珍妮气从来没有顺过,不是看着阿玲的女儿碍眼,就是在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立山或是立山妈斗气。以至于立山妈每次看到照片里笑靥如花的孙女,怨气的媳妇,就难免悲从心来。所以除了钱,立山妈对孙女还是很大方的,经常从餐馆给她们打包吃的,也经常收罗朋友孩子穿小了的衣物送过来。钱上小气,立山妈也是有苦衷的,如今的媳妇是个大花的主,自己怎么着都得给孙子留下什么吧!

前婆婆的作为,在外人眼里,可能觉得很难接受,阿玲却不以为然,反而以感激的心态去看,这个世界谁也不欠谁的道理在多年的跌打滚爬中,阿玲早就铭刻在心。所以当她眼中应该是高高在上的陈肃强热情地伸出援助的双手时,阿玲是感激涕零了。

陈肃强搬出去没多久,阿玲的小女儿又生病了,一直发烧。美国总统奥斑马上台后,医疗费高涨,弄得全国人民提到看医生都是胆颤心惊地,看完一次医生比在YMCA健身了两个月的效果还好,腰间顿时缩水几英寸。普通人看医生和见瘟神都几乎是一个感觉了,能躲就躲,不到万般无奈绝对不主动送上门。面见儿科医生一次两百大洋对阿玲来说是很大的开销,更何况很多的时候答复就是回家先观察几天。钱泪教训之后,阿玲一般主动采取先观察几天之后再去确诊。

但是小女儿早产体弱,照顾起来难度比一般孩子也大得多,小女儿发烧睡觉时偶尔会出现痉挛的情况,那时的孩子气息全无,翻着白眼,有时还伴着抽搐,吓得阿玲三魂七魄全不见,因此911 打过好几次。但是医生也没有很有效的治疗办法,无非是给了一堆关于这方面的资料,说会随着孩子长大,神经系统的完善变好,再就是孩子发烧时大人要密切注意。所以小女儿发烧,阿玲都是彻夜不眠的。立山当初对女儿的情况是着急但无法上心,因为他白天需要正常工作,晚上他需要继续安睡。这两年陈肃强在同一屋檐下,知道了孩子这个情况,就和阿玲轮流值班,让疲惫不堪的阿玲也得到一点休息。阿玲都几乎习惯这种方式了,这又变回她独自守候孩子的时候,心中的凄苦是平添了万分。

小女儿的烧持续了两天,柜台买的退烧药效过后,温度重又回升。阿玲再也等不得了,赶紧约了医生。一番折腾和等候,阿玲的心才稍稍安了下来,医生说孩子染上了B型流感外加中耳炎才会高烧不退,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谢过医生护士,阿玲拖着昏昏欲睡,满脸通红的女儿去拿药。知道取药是要等近半个小时的,阿玲故意挑了家大超市,正好也给家里买点食物和生活用品。半小时后,阿玲却没有如愿拿到药,工作人员说因为治流感的药价太贵超过了两百块,所以他们需要征得阿玲的同意才开始配药。呆在那里的阿玲有欲哭无泪的感觉,是因为陈肃强太宠自己和孩子了吗?以前这样的情况男人都是先把他们送回家休息,再独自出门拿药。所以都让经常买药的阿玲忘了药房的有些规则了。

等阿玲终于拿到药回家时,天空中是响雷阵阵,乌云滚滚,很大的风雨马上就要来了。有很多人因此选择在超市门廊想等风雨过后再出去。但是看到坐在购物车几乎睡着的女儿可怜的模样,阿玲的心揪着揪着地疼,她还是决定要和风雨抢一下速度。没有意外,阿玲抢输了,刚把女儿的安全带系好,狂风骤雨毫不留情地劈打过来。阿玲放好东西再上车,全身都湿透了,刚换上的薄薄的夏装贴在身上难受得要命。阿玲抹了几把脸,脸上横流的早已分不清是泪还是雨,和湿漉漉的头发沾在一起,阿玲只觉得冷,冷得透彻心骨,她身体不住发抖,看不见的心在那里抖得更厉害。

跌跌撞撞地把车开回了家,阿玲早已没有力气把女儿抱上楼,便把女儿安置到了陈肃强以前住的房间。阿玲想先伺候女儿服下药,让孩子先睡觉,再去给自己擦干换衣服。女儿给灌药这一折腾,反而清醒了不少,乖乖地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起身要走的妈妈胳膊问:“强叔叔为什么搬走了,他怎么不来看我,他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阿玲的泪随着问题倾泻而出,女儿被吓着了,伸出小手试着阿玲的泪:“妈妈不哭,我不问了,我不问了····”

阿玲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坚定地握着女儿的手,很认真地回答也是对自己说:“强叔叔马上就会来看你的,不久之后,他就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分类: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我很少读小说,不过你的这部长篇跟读下来了,似乎能感到你对人物的评判,认同呢

 
夏婳的头像
 #

谢谢跟读,若是有这样的感觉,真是我功力不够,我其实内心希望是不带任何批判和指责,只负责叙说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孩子的心是善良的。

 
夏婳的头像
 #

谢谢跟读!问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