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二十七)

第二十七章

王真绞尽脑汁地设想了那个“她”可能的样子和应对的办法。王真一直觉得自己相貌普通,家境平平是硬伤。和赵力之间不仅仅感情落差大,这些外在条件也是客观存在的,也每每让王真不由自主地自卑。每个女人对于感情的侵入者,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肯定比自己强万千倍,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找回自己的自尊和自信。王真也不例外,王真想象中的“她”不一定貌美如仙,但肯定漂亮可人,能干大方。那么剩下的就是性格问题了,如果“她”一看就是狐媚小三,只是想投机取巧,并不是真心和赵力过日子的,王真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勇斗一把的,凭这么多年的相处,她坚信婆家是坚强的后盾,姐姐也教了好多招该如何应付这类型的。兜兜转转跌入俗套的故事,不是王真可以控制的,但是不管怎样,王真希望小乖有完整的童年,何况王真对赵力的爱从没有改变过,和这个男人厮守到老是王真最初也是她最大的心愿。

如果万一“她”是贤良淑德的,也愿意和赵力同甘共苦的,那么就转身送上祝福吧,感情上的胜负得失从赵力的态度上早已分得一清二楚,走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王真还有至少背影是美丽的愿望。

尽管千万种可能都想尽了,王真还是忐忑不安的。她几乎不眠不休了几天,不过她依然还是精神百倍的。因为她还是想去揭那个谜底,那个事关她终身幸福的谜底。

时刻终于来临的时候,王真手脚发凉,头脑一片空白,几乎不能思想,她不停地对自己说要冷静要冷静。当看到那个英俊帅气的男人,王真第一个感觉是搞错了,然后是五雷轰顶,她想去扑灭心底的电闪雷鸣,却起到反效果,噪声翻倍地轰炸着。男人很有风度起身给王真让座,谦和地微笑着看着她,王真莫名其妙,也有些不知所措,她把难以置信的目光转向赵力。赵力正深情地注视着男人,那目光是炙热的,赤裸裸地没有一丝一毫地遮掩地述说着爱意。那目光是王真苦苦一路追寻而从没有享受过的。

三个人都无言无语,连空气都仿佛静止在那一刻,各自的情感却在千军万马地奔腾,静默中无声地倾诉胜过了所有有声地表达,前尘往事一起涌上王真的心头,那些刻意被自己忽略的不经意,赵力种种的不可思议,翻江倒海地搅动着,她终于醒悟明白了。从头至尾,赵力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结婚,赵力的心思也从来没有在她身上过,他们的故事是俗套的发展趋势,却也有着不同凡响的情节刻画。王真抑制不住全身开始发抖,她无助地求救地看着赵力,期待对方的解释,哪怕一个支持的回望也好,不过收获地都是失望。

安排这次相见,赵力的想法一点也不王真少,那些不眠不休也在也在赵力身上真实地上演着,迈出这一步对赵力他们来说不仅不容易,还是有历史意义的,为了给彼此打气和鼓励,赵力还暗暗地拉住了男人的手。直到王真泪流满面地飞奔出去,赵力才如梦初醒地甩开男人,尾随着王真而去。

王真不可抑制地狂吐着,她是心理生理上全觉得恶心,她也期望可以把所有的一切吐得一干二净,从此再无关联。赵力不知所措地守候着,他知道这一切因他而起,他有不可推脱的责任,在王真面前,他是罪该万死不可饶恕的,可是他内心的痛和挣扎呢,他从没有刻意制造或是希望这个局面,他只不过想按照自己的内心去真实不戴面具地生活,他也在问苍天,问得好无语,问得好心伤。

羞愤难当的王真大病一场,她真地有宁愿死了的念头,只是年幼的小乖是她脱不了的牵挂。赵力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生怕王真有个闪失,内心感觉罪孽深重的他,看着受煎熬的王真,想起这些年来王真的真情真意,他都有些无法面对自己,他甚至对王真说由王真来决定大家今后的日子。王真笑得好凄然,终于赵力也尊重她的意见了,在一切变得没有存在的意义的时候。她坚定地说出来内心真实的感受:“如果可以,愿你我今生从未相逢,如果可以,愿今生你我不复再见!”

王真带着小乖黯然离开了赵力工作的城市,她和小乖的人生路还很长,她必须坚强地面对。只是让她还依然如初对待赵力的家人,她觉得很是勉为其难,连自己的家人她都有些无法面对,如何镇定自若又如何若无其事?自觉和不自觉中,王真也开始采用赵力的做法----躲避。王真想着快刀斩乱麻的,但是赵力却以要帮他们申请绿卡把离婚给拦截下来了。本来若是摆出离婚的结局,一切都无需解释和掩饰了。

国内的家人鞭长莫及,怎么也无法得知事情的真相,更加焦躁起来,两边的父母都再三提出要来探亲,但是都被赵力和王真敷衍过去了。国内的家人一不傻,二不聋,赵力和王真的种种不正常和那些无法自圆其说的托词,怎么不让人生疑?两家人三番几次地一起研究探讨解决办法,屡屡无果后,才会让王真的姐姐求救到万广明那里。

王真也知道父母公婆是难以接受赵力的选择的,掖着瞒着或者是暂缓之道。如果要让他们知晓,怎么说王真还是希望由赵力去承担,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还自己一个清白吧。更何况,真要离婚公婆应该不会同意小乖跟自己,但是若真实的原因公布,公婆应该没有理由不让小乖跟自己生活。

赵力的推脱理由虽然有合理性,可也是再一次让王真见识了他的懦弱,也可以理解为善良,只是这个善良的陪葬品一直是王真,王真再也不想当炮灰了,她抹去眼泪,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如果你一定要我去说,我一定会实话实说,我觉得那样,对谁都不公平,对谁的伤害都会更大。看在小乖的份上,我希望你有些担当····”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娃,已经到27啦?!

先点个赞!问好

 
夏婳的头像
 #

谢谢立哥!问好!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真实未免有点残酷。

 
夏婳的头像
 #

生活有时是残酷的代名词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