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情人节致吾妻

情人节致吾妻

 

文/姜尼

 

又到情人节了,突然想起与妻结婚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些年四海漂泊,挣扎生活,异常的疲倦,多数情况下忘了情人节要给妻准备些礼物,甚至结婚纪念日也多匆忙而过,不曾有什么纪念。这两年微信发达,自幼热爱文学,现流连于多个文学群,以至于早早的各种微信不断地提醒情人节,于是就想着这个情人节也该给妻子备些礼物。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令人激情难忘的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国家经济逐步走上正轨,各行各业一派欣欣向荣。多年的思想禁锢终于解脱,大量的西方理论潮水般涌入中国,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思维。那个年代,民风淳朴,青年男女谈婚论嫁真是把感情放在第一位,裸婚盛行。现在看电视“非诚勿扰”、“爱情保卫战”等娱乐节目,对青年人婚恋观拜金主义之严重深感惋惜,颇有落伍时代之感。

 

我和妻都是八十年代大学生,我还比她高一届。但由于我学制很长,妻大学五年毕业了我还在学校苦读。那时候大家好像经济条件都不好,上学的时候记得食堂打菜都捡便宜的买,实在馋的受不了才去买份小炒。记得那年妻子毕业分配在一家相当不错的医院工作。下班来看我时经常带些烧鸡、火腿什么的,总能痛痛快快大吃一顿,可又特别不好意思,因为总花女孩子的钱。妻单位效益很好,即使我毕业上班之后也比我收入高很多。虽然我看着学历挺高,但是工作是又累又脏的内科大夫,整天是看不完的病人、值不完的班,收入就是那么一点干干的死工资,以至于经常情绪低落,颇为抑郁。

 

我大学毕业后不久我们结了婚,但婚后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总挤在父母处。父母住的又很远,我们只好平常各自仍住在自己的单身宿舍。这种情况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难以想象,但那个年代却是司空见惯。后来我在单位占了一间单身宿舍,我和妻终于有了一个安身立命的窝。但那个条件还是很差,首先就没法做饭,从父母那里拿来个煤油炉子,就在屋里偶尔做顿饭,大部分时间还是在食堂买这吃,好在当年食堂饭菜很便宜。那个楼是个五层学生楼,二三层是男生,四五层是女生,妻每次去洗手间得到四、五层楼去。尤其后来怀孕之后也是如此非常艰难,可我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想起来非常的惭愧。

 

妻很能干,一般有个感冒发烧根本就不休息。都怀孕好几个月了,还骑着那辆漂亮的红色锰钢弯樑二六飞鸽上下班,时常还去逛商场。后来肚子越来越大,上班也就逐渐减少,我们的收入一下子减少了很多。那时候我正好在附属医院轮转内科急诊。由于不在本科工作只保留基本工资,没有奖金,我们的生活水平一下子下降很多。内科急诊又是最幸苦的工作,而且夜班很多,夜班基本上就是忙个通宵根本就不能睡觉。下了班人累的就只想能睡一会儿,也不能怎么照顾妻子,现在想起来颇感愧疚。

 

医院的夜班很有意思,就是值完夜班第二天上午不能走,还得上半天直到中午,大家把这种班叫值二十八小时。医院食堂中午饭有时候卖油炸的鳎傌鱼。一到值二十八小时,我中午就赶紧去食堂,赶巧了买一饭盒鳎鰢鱼带回去,妻子特别喜欢吃鱼,看着怀孕的妻子终于吃上一顿喜欢吃的鱼,我心里真挺高兴。屋里没冰箱,也不能买太多的东西,买一只整鸡吃不完也没法放,而且还挺贵。后来我发现离我们不远的菜市场经常卖鸡架,鸡架上肉还挺多,于是就经常买些鸡架,又煮汤并吃些肉,给妻子改善些伙食。那段儿时间真亏了我的爱妻,现在想起来总觉得心里不好受。

 

有一天我下夜班回来,妻子说怎么觉得肚子里小家伙动的少了。我赶紧拿听诊器一听,胎心明显减弱了,有时候还挺慢。于是马上到了医院急诊,妇产科的李主任B超发现脐带绕颈两圈半,孩子在里面已经憋得够呛了。于是立即刨腹产,好在来的及时母子平安,不过妻子为了儿子肚子上挨了一刀,等将来他长大了再告诉他母亲为他受的苦。

 

九十年通讯实在是不发达,手机很大、很笨、很不普及,只是某些老板别在腰里联系业务用,俗称“腰里横”。BB机也很不普及,只有少数人才有。那年我在北大医院进修,和妻子的通讯联络很不顺畅,只能打长途电话到单位找人,经常打半天也找不到人。当时很想念妻子,当时还不是双休制,周末只休一天。一个星期六下班后我就急急火火奔北京站,坐上火车就往天津赶。妻子那头下了班就奔北京赶,最后走了两下子,谁也没见着谁。现在想起来真该买个BB机,也不至于让妻子那天那么折腾,等从北京折腾回来都后半夜了。

 

那年十月一日国庆节有几天假,妻子背后背着一个大包,前面抱着两岁多的小儿子,跟个农村妇女似的在火车上挤往北京赶。好在时间不长,而且车上多有好心人让坐才不至于太受难。我在医院的进修医生宿舍楼里租了一间房子,其实就是个空宿舍,两个双人床一并就是张大床。我借了两辆自行车,骑着车带着儿子把北京城好一顿转,尤其那天晚上天安门放焰火,实在是美好回忆。假期结束妻子又背后包,前面儿子的挤火车。现在一回想起那个镜头就觉着心里挺歉疚,可也挺佩服妻子,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子没想到那么坚强。

 

九七年我接到国外邀请到欧洲做访问学者,由于走的匆忙家里的所有事情都留给了妻子。第二年妻儿也办好了签证终于团聚欧洲。在欧洲那几年是一段儿非常美好的时光,我们一起游玩了很多地方,留下了美好回忆。三年后我们办好了加拿大移民,于两千年底登陆多伦多。登陆后妻儿又回到欧洲继续未完的工作、学习,我则尝试在加拿大找工作。很幸运我很快找到一个博士后的位置,并把家暂时安置下来,半年后妻子带着儿子来团聚。不想这次回签几多障碍,最后没有买到直航绕道美国费城。本来得到的信息过境无需签证,后告知必须办理过境签。辗转疲乏,多有惊吓。多亏友人帮助,最终顺利抵达多伦多。

 

二零零七年我得到纽约一个著名研究机构邀请去那里工作,还是我先行一步把工作和生活安顿之后,妻子带着儿子赴美团聚。儿子年幼又在上学,临行前诸多事宜又都是妻子一人操办。卖房子几多困扰,总算搞定;打包装箱每天都干到半夜。去纽约那日出海关又颇费周折,一个人开车十几个小时从多伦多到纽约,到珍珠河时已是半夜。

 

妻很能干,就像一台不停转动的发动机,几乎包办了里里外外所有家务。妻最喜欢把后院收拾成花园,买了好多花花草草,种在院子四周。我们后院有一处地方长了好多荆棘,妻下定决心要把那个地方开垦出来。于是我买了镐、锨、锯等工具,轮流干了好几天终于铲除了所有荆棘,把那块地种上了西红柿、黄瓜、冬瓜、生菜等蔬菜,到秋天的时候还真有不少收获。吃自己家出产的有机菜特别放心,一点儿农药都没过。

 

前年我们卖了旧屋换到城南,由于家里的东西很多很杂,很难一次性搬完,请搬家公司很不划算。最后和妻子商议我们自己搬家。我们最后在U-Haul租了个小货车,但是我虽然G牌十几年但开车不是很多,一直在城里上班,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公车,开小货还真不很自信。妻在北面上班天天开车,最后她决定开货车,我在副驾帮着看四周车辆。就这样妻子开着小货车忙乎了两天,终于把家给搬完了。又买了些新家具并把屋子粉涮一新,包括地板都是从Homedepot借的打磨机重新打磨刷了一遍。其中很多劳动绝对是重体力劳动,把我累的都直咧嘴。妻子最会收拾房子,我和儿子整天乱堆乱放,最后都是妻子重新拾掇好,把家里弄得温馨舒适。

 

前些日子翻翻旧相片,看到妻子中学时在校队拉小提琴的照片,谁能想到这么个文文弱弱娇滴滴的小女生,在今后的生活里四海漂泊竟然释放出这么大的能量。妻子对家的贡献很大,儿子也知道妈妈为这个家受了多少难,今后一定会孝顺他的母亲。那么多情人节也没给妻子送过什么,这个情人节离我们结婚纪念日也不远,就想着该给妻子送点什么。送个花什么的都是年轻人的节目,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出去 吃顿饭妻子肯定嫌贵,也留不下什么印象。于是觉得还是送吾妻一篇文字,也让她知道她的幸苦我都是记得的,而且文字一直会留存久远!

分类: 

评论

余國英的头像
 #

只羡鴛鴦不羡仙!

 
姜尼的头像
 #

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